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如冰似玉龍泉瓷:奪得千峰翠色來

中國文物網 

 元代龍泉窯青釉露胎開光八仙紋梅瓶
龍泉位於浙江西南部,毗鄰福建、江西。 境內叢山聳峙,溪流縱橫,風光秀美,瓷土資源蘊藏豐富,山高林密,燃料充足。 龍泉溪位於甌江上游,水運暢通,燒製成的龍泉青瓷通過水運直抵溫州港口。 優越的自然環境為龍泉窯生產青瓷提供了十分優越的條件。 接過越窯青瓷大旗的龍泉青瓷,盡攬自然界的蒼蔥與潤澤,以其“千峰翠色”的明麗和“如冰似玉”的晶瑩著稱於世,把中國青瓷藝術推向極致,成為青瓷世界一朵最絢麗的奇葩。
中國青瓷燒製技藝的最高水平
龍泉青瓷是中國傳統製瓷史上一朵璀璨的明珠,故宮陶瓷專家陳萬里曾這樣評價龍泉青瓷:“一部中國陶瓷史半部在浙江,浙江陶瓷史半部在龍泉。”足見龍泉青瓷在中國陶瓷史上的地位。 其燒製出粉青和梅子青釉,把美薈萃於如玉的釉質和優雅的造型,代表了中國青瓷燒製技藝的最高水平。
在中國製瓷史上,龍泉窯燒製時間長、分佈範圍廣、影響重大。 它興起於北宋,南宋至元達到鼎盛,明代晚期後開始衰落,生產歷史近千年之久。 龍泉窯完美地​​融合了大江南北兩大窯區瓷業的菁華,並在“官窯”和“民窯”兩個不同文化層次的相互激盪中成長發展,成為中國歷代青瓷工藝的集大成者。 在漫長的歲月裡,龍泉青瓷作為中國瓷器的代表,遠涉重洋,在各國人民的仰慕與讚嘆中送去了偉大的中國文明。
奪得千峰翠色來
創燒於兩晉時期的龍泉青瓷曾以一色青釉獨領風騷,其釉質溫潤如玉​​、閃爍著翡翠般通透的光澤,精緻靈動,乾坤萬象,把中國的“青釉之美”演繹到極致。 龍泉青瓷作為中國瓷苑的一顆明珠,受到世界青瓷愛好者的喜愛,其技藝傳承千年,幾經興衰,留給後人一個傳奇。
龍泉人利用當地的獨特的自然資源,把土、水、火的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演奏出優雅的泥巴之樂。 龍泉窯工成功地創燒出粉青、梅子青等釉色,開創了中國青瓷新美學,把中國青瓷的釉色之美髮揮到了極致。
龍泉窯工對中國青釉瓷的貢獻巨大,青、青白只是大致的劃分,青釉就可以分析出十幾種色調,細微的差異常常是以精湛的技藝體現出來的。 尤其釉色純正的粉青和梅子青,把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對自然生命的讚美和“奪得千峰翠色來”的氣勢完美地演繹出來。 龍泉人創造出獨特的青瓷配釉技術,把中國青釉瓷的質地美推上頂峰。
南宋後期創燒的薄胎厚釉器物最被推崇,胎色有白和黑灰兩種。 龍泉青瓷的最大特點是多次施釉,因其胎色是白或者黑灰,多次施釉可以用釉色遮蓋出原本較深的胎色,讓瓷器充分發揮青釉之美。 通常窯工先施一遍釉,乾了以後再施一遍,以此類推,多次施釉是龍泉青瓷製作中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一般來說釉比胎厚的多。 龍泉青瓷雖然是多次施釉,但釉色並不沉重、模糊,而是如湖水般瑩澈,具有厚釉施透之感。
對“玉”品德觀的崇尚是龍泉青釉瓷的一個非常核心的價值取向,無論從文化方面還是從青瓷的工藝上對“玉”的研究和追求很到位。 龍泉窯中以粉青、梅子青為代表的厚釉變傳統的石灰釉為高溫下粘度強的石灰鹼釉,以多次施釉的工藝,令釉層溫潤如玉,滋潤柔和,猶如美玉,閃爍著翡翠般通透的光澤,精緻靈動,乾坤萬象,“玉”也成了龍泉青瓷常見的代名詞。
精湛的開片控制技術
開片是指瓷釉中的裂紋,它是因胎、釉的收縮率不同而在焙燒後的冷卻中形成的。 原為燒造中的缺陷,但因其紋理有特殊的效果,成了一種人為的特殊裝飾。 南宋後期,龍泉青瓷發展迅速,許多高檔品甚至割捨了美妙的開片,以無言勝有聲,登上了靜穆的巔峰。 不少上品青瓷也減省了裝飾,而突出純潔如玉的質感,表現瓷器特有的材質之美了。
一件瓷器開什麼樣的片,大片還是小片,用何種方式開片都是有講究的。 人為是可以控制的,體現出龍泉窯工的精湛技藝,如根據胎釉的配方不同、收縮力不同,出現的效果也不同。 也可以通過拉伸壓塑、熱脹冷縮的後期處理,這些開片控制技術是龍泉人特有的技藝,創造了中國陶瓷美學的新意境。
龍泉窯精品現身北京春拍專場
2016年5月29日,中拍國際春季瓷器專場拍賣將推出一組龍泉窯精品佳作,這些龍泉青瓷器多為海外回流器物。
 元代龍泉窯青釉鳳耳瓶
元代龍泉窯青釉鳳耳瓶,盤口,直頸,斜肩。 雙耳作鳳首,相背對稱,高踞於瓶的上端,矚目遠眺,神情端莊。 棒槌形瓶體,頗具穩重感。 通體施粉青釉,釉色柔和淡雅,光澤猶如青玉,通體開細小紋片。 此器既無精美的雕飾以譁眾,也無艷彩濃抹的紋飾以媚人,唯以其風格之敦厚,造型之秀美,釉色之溫潤,幻放出迷人的魅力,為宋代龍泉窯精品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