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7日 星期二

半神文化的起源-為什麼中國人祭祖?


一直到距今約五千年前,神州舞臺出現人類歷史重要的一幕——黃帝時代的降臨,黃帝為中華民族創造了豐富燦爛的中華文化,在中國歷史上受到無比的尊敬。其實中國人敬天法祖的特性,甚至把祖先當成神明祭祀,與黃帝被認為中華民族共同祖先有著密切關係;此外也與上古神傳時代的人神共處有關,黃帝之後有絕天地通=的傳說,於是人神分隔,中華民族就在神傳的文化基礎上,從黃帝時代開啟了以人為中心,一幕幕璀璨的半神文化序幕。
由於蚩尤的暴虐百姓,涿鹿之戰後,黃帝被諸侯尊之為天子,天子的意義就是上天的愛子,賦天命行天道于人世。
所以實際上,黃帝成為中國歷史首位以武力、以兵征天下的形式臣服諸侯,統一了華夏族的帝王。
英明的黃帝接著又立百官,制典章,舉賢能,封禪祭天,大治天下;命臣民建屋室、種五穀、作衣裳、造舟車,甚至文字、醫學、曆法、算數、樂器、陶器、蠶桑等各種發明相繼出現,中國的文明奠基于黃帝時代。
史籍上說,黃帝在位的一百年中,中國沒有仇殺毆鬥,人們謙讓和睦,風調雨順,年年豐收,甚至虎豹不傷人,鳥獸蟲蛾都受他的教化影響,是個道行天下,人間天堂」的盛世典範,因此後世尊稱軒轅黃帝為人文初祖。
這位中國歷史上的首位天子,司馬遷在《史記》上說黃帝獲寶鼎與神策,治世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說,存亡之難,形容黃帝懂得順天而治,知陰陽、生死變化之理,行道天下,是個修煉得道之人。
古史中很多黃帝求道、問道的記載,他得法悟道後,治理國事同時煉丹求鼎、靜心修煉。紀元前二五九八年,黃帝在橋山山下,鑄造了一個大鼎,當鑄成那瞬間,天忽然開了,降下一黃龍迎接他。
黃帝與隨身的宮臣七十多人一起跨上黃龍,白日升天,圓滿功成。福份不足的群臣來的太遲,只能抓住龍鬚,結果龍鬚脫落,他們也掉下來了。
這時候,萬民百姓親眼仰望這神聖壯觀的一幕!這些沒跟上的臣子與百姓,感恩懷念之餘,把黃帝遺留下來的衣服,埋葬在橋山山下,即今天陝西黃陵縣的黃帝衣冠塚。
這就是為什麼黃帝成為中華民族共同祖先的典故!也是為什麼中國人對生命圓滿的結束就是歸天成神的原由。
所以中國人對過世的祖先,也認為另種形式的歸天成神,祖先在天之靈能庇佑看護子孫,所以家家戶戶供奉自己祖先,同姓親祖甚至建造祠堂共同祭祀,年節祭祀祖先,敬天祭祖就這樣成為中華文化的一大特色。
'
半神文化造乾坤-人本文化的真正涵義:從中國歷史的角度看,我們都知道中國從黃帝開始有了文字,也開始了以人為本的文化發展,人類確實從此以後一步步邁向文明,不斷的創造、不停的豐富著人類的文化,但是文字的出現其實也將人類帶進一個更複雜、更難生存的世界,也代表著人類的原始天性同時漸漸被複雜的人性取代了。
黃帝承接著神傳文化與人本文化的交接,黃帝不再像神話時代的三皇般,以神祉的形式降世,而是以治世的帝王得道的修煉人出現於世,人類可以通過修煉再回歸於天,天代表神的世界,人是神造的,來自於天,回歸於天,天人合一的觀念自古以來就根深蒂固的深植在中國人內心中。
'
而人與神之間連通的唯一管道就是修煉,人之所以為萬物之靈,之所以珍貴,在於人擁有這個先天的神性,而修煉彰顯的正是人類的這部份特性,所以歷史上很多修煉人都有許多神奇心靈力量、特異功能、超然豁達的生命觀,像薑子牙、諸葛亮、劉伯溫是著名輔佐真命天子的軍師道士,像一葦過江的達摩祖師、峨嵋山搬木的濟公和尚,創太極拳的張三豐,民間中除妖降魔的呂洞賓等八仙傳奇;許多知名歷史人物,像蘇軾、王維、李白、陶淵明、孟浩然、白居易等等都是修煉人。
不只是儒、釋、道三家構成的中國主流思想裡充滿著修身、修行、修煉的概念,先秦以前,各行各業、諸子百家都稱道,人本文化的深層涵義不就是:只有人賦天命于人世,能通過修煉返出自己的這個神性、佛性或稱先天本性,其它物種就沒有這個殊勝的特性,這是生而為人的尊貴!
從這個角度我們來看整個中國的歷史,如果文化是神傳的,人是神造的,神造人的目地,似乎是讓人能基於神性,來創造人類這層的文化,豐富人類這層次的生命,同時再返回自己先天的本性,那麼修煉代表的意義不就是,一個覺悟的人,一個知天命的人,一個悟道的人,一個半神恢復成為神的過程嗎!在生命的長河裡,許多次我們單純的臨世,在人間成長,無明中有喜樂追尋卻也飽嘗生命無奈的苦汁,我們曾經歡喜也曾痛苦,有過悲憤也體驗哀傷,在愛恨情仇善惡交織下,錙銖計較的迷失在人世生活中,象無根的生命
'
當一個歷盡了紅塵歲月洗煉的人,再度感悟到自身保存的神性、先天本性後,開啟生命返本歸真之路,這就展現出了半神的生命特性,而整個中國歷史、文化裡處處充滿了這種特性,這個連結人神的半神文化特性,就讓中華文化多元而神奇、玄妙而多彩、博大而精深、悠遠而綿長、歷久能彌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