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約瑟芬皇后的珍珠項鍊(圖)

 三聯生活周刊

作者:李晶晶
海水珍珠的總產量僅為淡水珍珠的四十分之一,再加上現在世界海水污染日趨嚴重,天然海水珍珠的產量就更加稀少了。 除了 ​​稀有性的優勢,由於海水珍珠多為有核珍珠,尺寸往往大於淡水珍珠,而且海水珍珠表面常比淡水珍珠平滑,外觀更勝一籌。
法國瑪勒邁鬆與布瓦普萊城堡國立博物館內,有一幅由喬瑟夫·卡爾·史提勒(Joseph Karl Stieler)繪於1820年的肖像畫《巴伐利亞公主奧古斯塔》(Princess Augusta Amalia of Bavaria),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原巴伐利亞公主暨羅契騰堡公爵夫人奧古斯塔·阿馬利亞(1788~1856)身著白色的薄綢禮服和皮草披肩,頸間佩戴著一條珍貴的珍珠項鍊,淡雅動人。 奧古斯塔公主出生於維特爾斯巴赫(Wittelsbach),其父為巴伐利亞國王馬克西米利安一世(Maximilian I),統治著古老維特爾斯巴赫王​​朝。 身為長女,奧古斯塔因政治原因與拿破崙忠勇能幹的繼子、駐意大利總督歐仁·德·博阿爾內(Eugène de Beauharnais)結婚。 雖然這只是一場政治婚姻,但出乎意料的是夫妻二人過得十分幸福。 奧古斯塔也與博阿爾內的母親約瑟芬皇后(Josephine)關係密切。
约瑟芬皇后約瑟芬皇后
約瑟芬皇后慈藹慷慨,在世時常贈珠寶給奧古斯塔於米蘭宮廷佩戴,潤色妝奩。 畫中的珍珠項鍊極可能屬約瑟芬皇后所贈。 對於項鍊來源的另一解釋亦可追溯至1814年約瑟芬皇后辭世,其豐厚的私人收藏由一對子女歐仁和其妹荷蘭王后奧坦絲繼承後而得。 除了鑽石、彩色寶石、鑲嵌飾物、浮雕及珊瑚珠寶首飾以外,兩人還分得了五條各有361、35、40、60和42顆珍珠的項鍊,一排黑珍珠,一條流蘇和30顆大型對稱的水滴形珍珠。 由於奧坦絲繼承了五條項鍊中最奢華不菲的鑽石項鍊,從而推測歐仁繼承了母親最頂級的珍珠收藏。
1795年拿破崙平定保王黨叛亂後,成為國內軍總司令。 他在社交場合上認識了約瑟芬,並對她很青睞,約瑟芬卻根本看不起這個比自己小6歲的矮個子。 於是拿破崙對她展開熱烈的追求。1796年,拿破崙毀棄了與德茜蕾·克拉里的婚約,於3月9日與約瑟芬結婚。 1804年12月2日,拿破崙在巴黎圣母院稱帝,教宗庇護七世(Pope Pius Ⅶ,1742~1823,意大利籍教皇)出席了加冕典禮。 按照慣例,應該由庇護七世為拿破崙戴上皇冠,但拿破崙卻示意庇護七世離開,親手將皇冠戴在自己頭上。 隨後將皇冠戴在約瑟芬的頭上,親自將她加冕為皇后。 兩人愛得纏綿癡情,拿破崙字裡行間洋溢著真誠與熱情的情書就是最好的明證:“我的愛人,得不到你的信息,確實使我坐立不安。立刻給我寫上四頁信來,四頁充滿甜蜜話語的信,我將感到無限快慰……”
隨著拿破崙政權被推翻及約瑟芬皇后離世,歐仁與奧古斯塔移居巴伐利亞。 歐仁在他的岳父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庇護下,被封為洛伊赫騰貝爾格公爵,並獲得艾希斯特作親王國,夫婦兩人得以在該地繼續王室生活。 除了一名早逝的女兒,歐仁與奧古斯塔膝下六名子女均與歐洲各貴族豪門締結婚姻。 其中一子為葡萄牙女王瑪麗亞二世之王夫,另一子則為俄羅斯帝國皇帝尼古拉一世之女婿;女兒艾米麗更是越洋至南美,成為巴西的王后。 他們的長女以歐仁母親的名字約瑟芬命名,全名為約瑟芬·馬克西米利安·歐仁妮·拿破崙(1807~1876),於1823年遠赴瑞典,與不久後將登基為王的奧斯卡一世結婚,瑞典國民都愛稱她為約瑟芬娜。 約瑟芬娜出嫁時已為本珍珠項鍊的繼承人,連同她祖母約瑟芬皇后的其他珠寶一起帶到瑞典,而這些珠寶首飾至今仍屬瑞典王室所有。
约瑟芬皇后旧藏珍珠项链約瑟芬皇后舊藏珍珠項鍊
一幅繪於1837年的王室家庭肖像畫中描繪了約瑟芬娜,以及她的丈夫奧斯卡王儲,奧斯卡的雙親卡爾十四世,德茜蕾王后及約瑟芬娜的五名兒女。 畫中的約瑟芬娜佩戴著祖母的天然珍珠及鑽石項鍊,還有珍珠及浮雕王冠。 此王冠現仍屬瑞典王室所有,現任瑞典王后席維亞嫁與現任瑞典國王時在婚禮上亦戴此王冠。 從約瑟芬娜一身潔白優雅的打扮可見,除了繼承了約瑟芬皇后的名字與珠寶以外,約瑟芬娜還承襲了祖母無可挑剔的高尚品位。 禮服的低領設計、蓮蓬般圓滾蓬鬆的短袖和約瑟芬娜挺拔的身姿,不但完美展示她身上的珍貴飾品,亦顯示出約瑟芬娜的年輕美貌。 出身於維特爾斯巴赫王​​朝舊政制與拿破崙帝國新政權融合為一的家庭,約瑟芬娜深受熏陶,明白如何善用稀有珍貴的珠寶來彰顯鞏固前帝國元帥貝爾納多特,即卡爾十四世·約翰新成立的瑞典君主政權。 約瑟芬皇后傳下來的這條天然珍珠項鍊渾圓潤潔,七顆水滴狀珍珠可拆卸。 約瑟芬娜去世後,這串珍珠項鍊代代相傳於她的後裔,一直至本世紀,此項鍊仍在王室婚禮與其他正式場合中成為眾目焦點及話題。
早在史前時代,人類就開始佩戴珍珠製成的護身符和項鍊,以求繁榮、信念和忠誠。 今天在法國盧浮宮博物館可以看到目前已知最古老的珍珠項鍊之一,一條於1901年在一座公元前5世紀的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墓穴發現的珍珠項鍊。 由於航海和潛水採捕的危險性,採珠人的工作十分艱鉅凶險,上等珍珠一直都是奢侈品。 因此,能獲得一顆完美無瑕的珍珠極為稀有,以致珍珠在過去2000年一直被視為地位與財富的象徵。
2011年紐約伊麗莎白·泰勒專場拍賣中,一顆名為“La Pérégrina”的古董珍珠,拍出1.159億美元,由西班牙王室購回。 這顆珍珠分量驚人,重達203格令,相當於55克(珍珠每100格令需要生長10年的時間)。 這顆水滴形珍珠是全球最為人熟悉的古董珍珠之一。 關於它最初的來源有兩種說法,一說是委內瑞拉出來的,也有說法是1579年從巴拿馬海灣捕撈上來的,不管說法如何,這都是在當時發現的最大天然珍珠。
法國作家及珠寶歷史學家弗朗索瓦·凱拉斯(Francoise Cailles)對這顆珍珠的歷史做過詳細的研究,最初西班牙國王腓力二世本打算買下這顆珍珠,作為送給女兒的結婚禮物,結果看著這顆珍珠實在太美了,以至於最終留給了自己。 後來他在去世前的遺囑中將這顆珍珠的等級提升為王室珠寶。 此後的200多年時間裡,這顆珍珠一直記錄在王室檔案中,受到西班牙歷代君王、王后的珍愛。 畫家委拉斯開茲在17世紀所畫的西班牙伊莎貝王后肖像中,也看到這顆珍珠的踪影。
1808年法國占領西班牙後,拿破崙的長兄約瑟夫·波拿巴掌權。 5年以後,反法同盟攻入法國,約瑟夫·波拿巴退位並逃到美國。 臨走的時候帶了部分西班牙王室珍寶,包括這顆珍珠。 考慮到退位後,波拿巴家族處境的困難,這顆珍珠在幾年中都沒有公開佩戴,以至於很多人都好奇它的下落。 19世紀40年代才重新在路易·拿破崙王子(後來的拿破崙三世)手中重現。 這是約瑟夫·波拿巴給他的,以用於英國流放期間的政治活動經費。 於是,這顆傳奇的珍珠後來賣給了英格蘭阿伯康(Abercorn)公爵及公爵夫人。 一直到20世紀初期,1914年阿伯康公爵夫婦把這顆珍珠賣給了倫敦的珠寶商Hennell&Son,Hennell打算把它賣給當時的西班牙國王阿方索八世(Alfonso Ⅷ),畢竟有著歷史淵源。 但是當時“一戰”已經開始,西班牙國王無暇顧及。 這顆珍珠被一個匿名的美國百萬富翁買下,從此這顆珍珠一直在美國私人手裡,直到1969年被紐約Parke-Bernet畫廊送至拍賣行。 情人節那天,理查·伯頓在拍賣會中以3.7萬美元的高價,力壓一位西班牙王室成員,買下“La Pérégrina”作為伊麗莎白·泰勒37歲生日禮物。
在拍賣場上拍出高價的珍珠項鍊幾乎都是海水珍珠。 20世紀初,一顆顆珍珠在倫敦、巴黎、日內瓦最為盛大的拍賣會上綻放異彩,瑪麗·安托瓦內特(Marie Antoinette)、葉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the Great)和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Sultan Abdul Hamid)的項鍊隨著清脆的槌音各投歸宿。 約瑟芬皇后的珍珠項鍊在200多年後,經由日內瓦蘇富比拍得330萬瑞士法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