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字帖《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詞》的故事


和訊網 
上海書畫出版社在1976年出版的《大楷字帖——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詞》上海書畫出版社在1976年出版的《大楷字帖——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詞》
◆ 耿忠平
乙未春節前夕,與幾位師兄一起去給恩師張大衛先生拜年,我帶去了一個朋友贈予的特殊禮物,一本由上海書畫出版社在1976年出版的《大楷字帖——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詞》,作者就是張大衛。 如今已75歲的他,看著這本39年前的舊物,詼諧地說:“人生一眨眼,這也成文物啦。”在感慨之餘,他給我們講了這本字帖背後的故事。
1975年春,上海書畫出版社公開向全國各工礦、農村、部隊、文化館發布徵集書寫書法字帖的通知。 當時,張老師還在上海周浦一家工廠工作,因為他的國畫作品曾入選全國美展,有的還榮獲過市青年美術創作獎等,已是當地一位小有名氣的書畫家了。 一日,廠支書告訴他縣文化館送來徵稿通知,點名要他參加,當得知是出字帖,感覺一定很難,所以並沒有上心。 不日廠支書又問及此事,並鼓勵他說:“寫寫看看,不取是正常的,胡亂將就選個應付一下嘛。”於是,張老師按命題寫了一幅楷書《魯迅詩》寄去,算是完成了一個政治任務,也就忘了。 兩月後的一天,他因公去南匯縣城辦事後,傍晚回廠交差時,廠支書告訴他,書版社要你寫什麼東西,派兩人拿了介紹信來調查,知道你歷史清白,為人本份,做事踏實,是根正苗紅的工人階級,政審就通過了。 張老師接過介紹信一看,來訪者就是方之木(即方去疾)和周志高兩位先生。 第二天,張老師給出版社去電,正巧是方先生接的。 他說:“看了你的《魯迅詩》書作,尤其是那個'之'字,寫得特別好,評審組已一致通過,決定請你寫《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詞》,先照要求寫幾頁寄來看看吧。”可見當年出版社對此事是十分重視和謹慎的。
說起張老師的書法,其功底的確了得。 6歲起執筆臨顏體,讀中學時在美術老師指點下學柳體,後在青年宮求教於胡問遂先生。 胡先生稱讚其筆致乾淨利落,已深得柳體神韻,若再研究褚遂良的《伊闕佛龕碑》,對顏體的感受會更深刻。 因此一本《伊闕佛龕碑》他臨習長達十二年之久,可見其毅力非同一般。 在創作《大楷字帖》時,他不僅寫出了唐楷嚴謹的法度和多姿的神采,筆墨中又恰到好處地顯出骨力遒勁、舒卷自如的個性風格,這也充分地說明了他在長期的筆墨實踐中,對傳統的體悟、理解和把握,是十分到位的。
當幾句歌詞寫好寄出沒幾天,方先生就來電說,很好,很好,把歌詞寫全盡快寄來吧。 當全部完成寄出後,一個多月也不見回音,張老師不免心中犯怵。 一日終於盼來方先生來信,原來,他們將書稿送到工廠、農村和部隊等地,廣泛聽取了工農兵人民群眾的意見,受到一致好評。請擇日來出版社對個別字的結體略作調整,即可出版。 那時的交通並不像如今這樣方便快捷,因此第二天天剛濛濛亮時,吃了定心丸的張老師就坐了兩個多小時的長途公交趕到市區。 在方先生的辦公室裡忙到近中午才完成,正欲告辭,客氣的方先生執意要他吃了午飯再走。 張老師告訴我,吃飯時,方先生去食堂特地買了三塊大排,硬塞給他兩塊,那年月吃肉是憑肉票的,一下子吃兩塊,這奢侈至今難忘。
第二年春,《大楷字帖——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詞》如期出版,一次印刷就高達505萬冊之巨。此帖出版不久,出版社陸續收到全國各地的許多來信,在稱讚的同時,希望能開設書法班,學習書法等等,可見人們對書法藝術熱愛之情。 字帖出版後,張老師僅得到30本樣書,面對各方的索要,他只能請人到市區書店先后買了70多本,近半個月的工資,一轉眼都送完了,且自己一本也沒留。 一日,他找到方先生問是否還有樣書可贈,方先生笑而不答,轉身拿出一刀特級淨皮宣紙送給他,權作答謝,這價值相當於一個多月的工資呀,幾經推辭張老師才拿了半刀,方先生翹著大拇指說,你正是當代活雷鋒呀!
來源:新民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