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 星期二

黃鶴樓上過尼加拉瓜的郵票

 中國網 

清朝“同治樓”老照片清朝“同治樓”老照片
退休幹部成民間收藏家2000件藏品“講述”黃鶴樓故事
黃鶴樓上過尼加拉瓜的郵票
尋找記憶中的黃鶴樓
本報記者明眺生實習生徐芬
23日,武漢晚報啟動黃鶴樓老照片、老物件徵集以來,市民參加踴躍。
有市民報料:66歲的黃岡籍退休幹部姜普林,專門收藏與黃鶴樓相關的老照片、老物件。 13年來,他輾轉全國各地,淘得各類藏品2000餘件,成為擁有黃鶴樓相關藏品最多的民間收藏家。這些藏品,“講述”了與黃鶴樓相關的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 昨天,武漢晚報記者前往東西湖區某小區,採訪了定居在這裡的薑普林。
民国时期吉云生钱庄印制的钱票上印有“同治楼”图案民國時期吉雲生錢莊印製的錢票上印有“同治樓”圖案
一張民國紙幣
勾起黃鶴樓收藏癮
走進姜普林面積20餘平方米的私人“博物館”,只見牆上掛滿了黃鶴樓詩詞書畫,桌上擺滿了與黃鶴樓有關的書刊、陶瓷、酒瓶、座鐘、油印機等老物件。 6本收藏夾,保存著黃鶴樓照片、板畫、紙幣、票證、菸標、火花貼等各種紙質小藏品。
姜普林1990年開始玩收藏。 2002年,他偶然收集到一張民國3年(公元1914年)“湖北官錢局”發行的紙幣,發現上面的黃鶴樓只有3層,比現在的少了2層。 “這是怎麼回事?”當時,在黃岡市文化行業供職的薑普林,開始尋求答案。
後來得知,有著近1800年曆史的黃鶴樓,曾屢建屢毀,屢毀屢建。 紙幣上的黃鶴樓,於清朝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重建,是古代最後一座黃鶴樓(俗稱“同治樓”)。 不幸的是,該樓毀於清朝光緒十​​年(公元1884年)一場大火。 現在的黃鶴樓,於1981年9月動工重建,1985年6月10日竣工開放。
黃鶴樓悠久的歷史文化,引起了姜普林濃厚的興趣。 從此,他將收藏方向轉為專門收藏與黃鶴樓相關物品。 為收藏方便,退休後,他乾脆在武漢近郊買房定居。
13年來,姜普林通過各種渠道,花費十幾萬元,淘得2000餘件黃鶴樓相關藏品。 這些藏品,大致分為書畫、圖書、郵/幣/卡、陶瓷、商標、票證、辦公/生活用品及其他等八類。
“我被黃鶴樓徹底俘虜了。”姜普林幽默地說,這些年,只要聽說哪裡有黃鶴樓相關“寶貝”,他必得之而後快,有多少錢“砸”多少錢。 他給自己定下一個規矩:黃鶴樓相關藏品只買不賣,除非與藏家交換,否則絕不出手。 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與黃鶴樓公園合作,在園內闢專門展廳,展出這些黃鶴樓“寶貝”。
最老黃鶴樓照片130年前拍攝
各個朝代建造的黃鶴樓,曾出現過多種不同“版本”,而清朝的“同治樓”,是唯一有照片傳世的古黃鶴樓。 姜普林收藏的黃鶴樓老照片中,就有一張“同治樓”的原版照片。
記者看到,這張泛黃的老照片上,黃鶴樓巍然聳立,直筒狀的3層塔樓,靈動的飛簷,獨具特色的攢尖頂,顯得雄偉而壯麗。 頂樓牌匾上“南維高拱”四個大字,清晰可辨。 照片左上角,印有“古黃鶴樓”四字;背面,蓋有一枚標明“次品”的圓形圖章。
姜普林說,2008年,他從漢口南京路一對開寵物店的中年夫妻手中,購得這張他們家傳的老照片。 經收藏圈朋友鑑定,這張照片應該是攝於清朝光緒年間,因同治樓毀於光緒十年八月(公元1884年9月),這張照片至少已有130年曆史。 背面的“次品”圖章,表明這張照片出自當時某個照相館,應屬非賣品。
從“同治樓”被毀,到黃鶴樓重建,黃鶴樓有101年有名無樓的“空白期”。 其間,武昌長江邊黃鶴樓故址上,先後修建過西式的警鐘樓(公元1904年)、中式的奧略樓(公元1908年),這兩座樓,均於1955年修建武漢長江大橋時被拆除。 其中,奧略樓常常被遊客誤認為是黃鶴樓。 姜普林收藏的黃鶴樓老照片中,可以看出這兩座樓的模樣。
姜普林還收藏了一張民國時期的“同治樓”彩圖。 這張“大中華菸廠”印刷的長約30厘米、寬約20厘米的宣傳畫,下方有“武昌古黃鶴樓”的印刷體文字。 這張彩圖是姜普林花5800元,從武漢一位藏家手中購得,到手後,他興奮得一夜未睡。 他認為,這張圖上黃鶴樓畫得十分精美,頗像一張放大的“同治樓”彩照,不僅有藝術價值,還有一定的史料價值。
兩張木刻畫見證黃鶴樓“入戲”
在漫長的黃鶴樓“空白期”,雖然樓沒了,但黃鶴樓的文化仍在民間傳承。 姜普林收藏的許多老物件,清晰呈現了這份傳承。
姜普林向記者展示了兩幅彩色木刻畫,這兩幅畫均取材於京劇《黃鶴樓》。 這齣戲講的是劉備借荊州安身,周瑜想趕走他,雙方在黃鶴樓激烈談判的故事。 其中一幅畫上,周瑜一隻腳踏在木椅上,雙手執翎,怒髮衝冠;劉備被逼無奈,低眉頷首作揖求情;趙雲見主公受辱,左手叉腰,右手高舉,似向周瑜示威。 3個英雄人物表情生動,動作誇張,傳遞出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
姜普林稱,3年前,在山東濰坊舉辦的全國文獻資料紙品收藏交流會上,他一看到這兩幅木刻畫,意識到是珍貴藏品,馬上將其買下。 從畫作的紙質和印刷技術判斷,應是民國時期的作品。 《黃鶴樓》題材戲曲最早出現在元朝,後來全國不少地方都上演過《黃鶴樓》戲曲。 據清朝《伶官傳》記載,清朝的同治皇帝為了給慈禧祝壽,曾親自披掛上場,在京劇《黃鶴樓》中飾演趙雲。
武汉最早的黄鹤楼牌烟标武漢最早的黃鶴樓牌菸標
最早黃鶴樓菸標棉紙製作
姜普林的藏品中,有一枚武漢最早的“黃鶴樓”牌香煙菸標。
記者看到,菸標底色為紅色,上面印有綠色的“同治樓”圖案,以及繁體的“黃鶴樓”、“上等香菸”字樣;兩側還印有“香煙”的英文單詞。 這款10支裝的“黃鶴樓”牌香煙,由清末民初的“三勝永”出品。
5年前,聽說荊門市一位藏家手中有這張菸標,姜普林連忙追到荊門求購,但藏家已出手。 於是,他輾轉江西、湖南等地“追踪”,最終在岳陽一場拍賣會上購得。 姜普林說,印製這張菸標的紙張、顏料都比較特別。 紙張以棉花為原料製作,現在已經不生產了;顏料用的是天然礦物質顏料和植物顏料,而不是現在的化學顏料。
姜普林還收藏了一張民國時期吉雲生錢莊的銀票,上面印有“同治樓”和晴川閣圖案。 這張銀票是他12年前,從湖南一場拍賣會上購得,也是他收藏的唯一一張銀票。 他說,吉雲生是湖南益陽一家私人錢莊,銀票上印有清朝黃鶴樓圖案,彌足珍貴。
解放後,武漢許多老國企生產的商品,也以“同治樓”為標識,姜普林很喜歡收藏這些標識及實物。 上個世紀50年代,武漢酒廠生產的黃鶴樓牌白酒有兩個品系:“回籠酒”和“漢汾酒”。 這兩種酒標,姜普林各收集了一枚。 武漢市醬油、糖果、火柴等商標,只要以黃鶴樓命名或印有黃鶴樓圖案,他全部收集。 他還收藏了漢產黃鶴樓牌電子管收音機、黃鶴樓牌油印機等實物。
他說,這些“武漢造”曾伴隨武漢人成長,見證百姓生活和城市變遷。 隨著一些老國企逐漸淡出市場,這些東西正迅速從人們的視野消失,再不搶救和收藏,將來就可能看不到了。
尼加拉瓜发行的黄鹤楼邮票尼加拉瓜發行的黃鶴樓郵票
黃鶴樓上過外國郵票
姜普林收藏了不少以黃鶴樓為題材的郵票。 其中最珍貴的,是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發行的一枚黃鶴樓郵票。
這枚郵票上,除了有1985年重建開放的黃鶴樓圖案,還有祥雲和孫悟空的卡通形象,以及“Nicaragua”的英文。 姜普林介紹,這枚郵票是紀念1996年在中國舉辦的第9屆亞洲國際集郵展覽而發行。 之前,我國提供了不少風景名勝圖案供尼加拉瓜選擇,設計人員唯獨相中了黃鶴樓圖案。 這是目前發現的唯一一枚外國發行的黃鶴樓紀念郵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