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小銅壺中有大世界

新浪收藏

小銅壺小銅壺龍嘴大銅壺龍嘴大銅壺民國銅壺民國銅壺
早期铜壶早期銅壺
煮奶铜壶煮奶銅壺
銅壺曾經是人們司空見慣的生活器物,其實越是我們身邊的東西人們也容易忽視,殊不知,這小小的銅壺中也有大世界。 在漫長的歷史中,銅壺的大小、造型、主要用途都有不小變化,尤其是在北方少數民族地區,銅製器皿更是被廣泛使用。 時至今日,原本的銅壺漸漸淡出日常生活,走入收藏領域,今天呼和浩特晚報記者帶您看看不同時期、不同地區、不同用途的銅壺和銅壺背後的故事。
□文/圖呼和浩特晚報記者張秋焱
龍嘴銅壺沏茶湯
收藏品中含回憶
“大銅壺裡積煤柴,白水清湯滾滾開,一碗衝來能果腹,香甜最好飽嬰孩”,這大銅壺在老人的記憶中是和溫暖的茶湯聯繫在一起的。 “茶湯”相傳源於明代,由天津、北京傳到我市,現在已經很難見到了,就連沏茶湯的大銅壺也逐漸成為了收藏品。
市民李宏介紹說,過去沏茶湯一般用的是龍嘴大銅壺,這種銅壺的個頭大,外觀十分精美,是純手工製作,全銅,一般龍嘴大銅壺可盛水40公斤。 從一片銅打出一個壺,這需要經過上萬次敲打才能成形,有的更多達10餘萬次。 每一次錘打都是工匠與銅之間的對話,也因為這個對話造就了銅打壺的優美與雋永,這是工業化量產、模具製造永遠無法追趕的氣韻。 銅壺上部和下部各有一圈銅飾花紋,壺嘴和壺把的上方鑲飾著一條銅龍,有的銅壺壺嘴飾一大龍頭,壺把就是由一條龍構成,龍鬚、龍爪、龍鱗清晰可辨,龍嘴上伸出兩​​根龍鬚尖端有兩個紅絨球,隨著沖水的過程而不停顫動。 沖茶湯時要先將黃米放入碗內,用熱水調勻,然後用特製大銅壺裡的開水沖入碗內,將其衝熟,撒上紅糖就好。 聽起來是不是很簡單? 要做起來就難了,那麼大的壺,一手執碗、一手扶壺柄,開水一出壺口,正好注入碗內,要一氣呵成,才能衝熟茶湯,水出得猛,會澆在自己手上,燙了自己,這裡面全是功夫。
牧區人離不開的銅壺和奶茶
各式各樣的銅壺在北方地區尤其多,對於生活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來說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市民額爾敦提起牧區人家常見的銅壺時說:“大家都知道,牧區人都喜歡喝奶茶,這主要有三種因素導致。一是因為在牧區和高寒地區肉食較多,蔬菜很少,需要奶茶來幫助消化;二是因為草原上的氣候多為冬季寒冷,夏季乾熱,冬季大量飲奶茶可以迅速驅寒,夏季可以驅暑解渴;第三是牧區的人口比城市稀少,各個居民點之間距離較遠,外出放牧或辦事,口渴時不容易找到飲料,離家前喝足奶茶,途中再吃些乾糧,可以較長時間耐渴耐餓。”過去人們熬奶茶沒有現在這麼講究,奶茶的原料簡單,茶和牛奶或羊奶,把磚茶搗碎以後,放入適量到銅壺裡面,加水煮開,再放入適量的牛奶或羊奶,加少許食鹽,奶茶就好了。 而在牧區最常見的銅壺和人們印像中“矮胖”的水壺有一定差別,它的造型以長筒形最多見,壺身的一側帶有把手,可以懸掛在馬鞍上,方便攜帶。 時間一長壺的內側就會留下和馬鞍摩擦的痕跡。
同樣是銅壺,到了南方地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比如說成都有名的蓋碗茶,沏茶時也要用銅壺。 那種壺嘴長達一米多的大銅壺,在茶館的堂倌們手中成了一種噱頭,其隨手間就把​​裝滿開水的大銅壺玩得風車斗轉,讓人眼花繚亂。 但是北方銅壺的造型更加突出實用性,你怎麼玩也玩不出那種花樣來。
除了這種大銅壺,還有不少小銅壺,有溫酒的,也有沏茶的,這類銅壺的體型不大,有不少構造精巧的佳作,其中一些銅壺上篆刻有詩詞、字畫和花紋,主要是用於觀賞,其中又以茶壺居多。
盛酒放水還計時
小小銅壺作用多
銅壺是做什麼用的? 如果您拿這個問題隨便去問人,大家的答案肯定和煮水沏茶有關,可是您知道嗎? 過去的人拿著銅壺倒酒,還用銅壺計時,從不用它去煮水。
銅壺作為一種盛放液態物體的器物早在商周時期就已經出現,最早是用來盛放酒水的,在《詩經》中就有相關記載。 但是在很長一段時間中銅壺的造型千奇百怪,和現代人常見的壺相似點不多。 商代的壺多是扁圓形,大腹、貫耳、圈足。 西周的壺圓形長頸,大腹有蓋,兩旁有耳,作獸頭銜環。 春秋時的壺,鼓腹長頸,肩上有兩個伏獸。 戰國的壺更接近於後來的瓶子,還出現了方形、八角形、瓠形等形狀比較特別的壺。
如果你去故宮博物院參觀過,可能見過我國先民們用來計時的銅壺。 要知道我國古代是沒有鐘錶之類的計時工具的,那該怎麼計算時間呢,聰慧的古人利用了銅壺和水,這種計時工具也叫銅壺滴漏。 發明這種銅壺滴漏計時器的年代現在還沒有定論,據說在夏商時就已經出現。 當時的人在銅壺內盛滿水,壺身靠近底部處有一個小洞,壺中豎插一根刻有刻度的木尺,木尺下端固定在一塊船形木塊上,使其浮在水面上,當水從小洞滴出後,人們根據水位降低後標杆上的刻度來判斷時間。 宋代著名詩人王安石在詩中寫道:“冰殘玉甃泉初動,水澁銅壺漏更長”,說的正是這種用銅壺計時的方法。 後來為了提高計時的準確性將多個漏壺組合在一起使用,壺數最多的是4壺一套,據說僅有兩套存世,其中一套是清代製造的陳設在故宮博物院的保和殿。
來源:呼和浩特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