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永樂宣德青花瓷的伊斯蘭風情


永樂、宣德青花瓷的伊斯蘭風情永樂、宣德青花瓷的伊斯蘭風情
伊斯蘭藝術是圍繞伊斯蘭宗教儀式、弘揚其教義和信仰而展開的藝術。 伊斯蘭教義有諸多的禁忌,它不允許反映世俗的一切感觀,人物和動物形像也被禁止,這就促使那裡的藝術家們用華麗的植物圖形、幾何圖形和書法來美化器物的表面,這是伊斯蘭藝術的靈魂,永樂宣德青花紋飾中大量的伊斯蘭因素,也主要為這三種紋飾。
(一)伊斯蘭藤蔓紋飾
伊斯蘭藤蔓紋飾是一種類似於中國纏枝花卉紋飾的植物紋樣,它以蔓藤為載體,採用S型波線、拋物線、螺旋線等形式,將枝、葉、花、果等無休止地穿插纏繞,覆蓋滿器物的整個表面。 但是,即使繁複到無可附加的程度,卻仍能保持清晰的脈絡,具有極強的整體性、規律性、節奏性。 這種特徵和審美取向體現在永樂、宣德青花瓷上,最廣泛使用的是西番蓮紋。 西番蓮紋最早出現於近東的敘利亞,是對於中亞地區普遍生長的一種枝葉盤曲、莖上有小花,十分優雅柔美的蔓藤植物的描繪,成為伊斯蘭教寺院中最重要的裝飾花紋。 後傳入我國,因其來自外邦,故被稱為西番蓮紋。
(二)幾何形紋飾
穆斯林向來重視天文學和數學,因為穆斯林必須依據星宿來確定禮拜的方向。 後來隨著農業和航海發展的需要,其天文學更發達。 數學與天文學有著密切聯繫,因此阿拉伯的數學也發展到了很高水平,他們創立的幾何形裝飾體系顯示出對數學抽象思維的喜好與理解。 幾何形紋飾的特點是以圓形、三角形、方形或菱形等為基本構成單位,呈90度或60度相互交叉,在有限的空間不斷地作四方重複、連續,從而組成變化萬千與結構複雜多變的幾何紋樣,給人以工整完美的藝術美感。 其中以等邊三角形相互交錯,疊壓而成的正六角星形,在伊斯蘭地區流行了上千年之久。 在猶太人著作中,把這種六角星和五角星也稱為大衛之盾牌,認為它具有抵抗惡魔、驅病避邪、提供保護的力量。
(三)阿拉伯文字裝飾
用阿拉伯書法作紋飾是永樂宣德青花瓷上的裝飾題材之一,它通過點線的搭配和變化無窮的組合,佈局跌宕起伏,具有流暢的韻律美。 阿拉伯、波斯文字裝飾的內容主要是讚頌真主及穆罕默德,反映《古蘭經》的教義,或說明瓷器的用途。 天津藝術博物館收藏的永樂青花阿拉伯文盤座,意為“讚頌歸於真主”,“萬物非主,惟有真主”。 台北鴻禧美術館收藏的永樂青花纏枝花紋執壺,流口上方刻有波斯文,意為:“賈哈哥瑞王之子阿克比爾沙哈二十年之物,回教年1035年”,即公元1625年,可證明此類器物在當時是專為外銷而燒製的。
來源:中國瓷器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