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日 星期日

吳越兩國引領五代玉器風騷

 大洋網-廣州日報

杭州雷峰塔地宮 出土的五代玉童子杭州雷峰塔地宮出土的五代玉童子
蔣衛東
1989年畢業於北京大學考古系,曾任​​浙江省良渚博物院院長,現為中國文物學會玉器專業委員會理事、中華玉文化中心專家委員、浙江省文物鑑定委員會委員。
五代十國時期(公元907至979年),分裂割據的政治局面,雖然不利於玉文化的高歌猛進,但玉料的進貢、交易和玉器的製作都未停頓,全國各地出土的五代玉器數量不多,卻也有江寧南唐二陵青玉哀冊、​​合肥西郊南唐墓銀鎏金玉步搖、成都前蜀王建永陵雲龍紋玉帶等較重要的發現。 尤其偏安東南一隅的吳越國,先後有杭州錢元瓘家族墓、三台山五代墓、臨安水邱氏墓、康陵和雷峰塔地宮等處出土玉器80餘件,器型有玉佩、玉璜、玉梳背、玉墜、玉簪花、龍形玉飾、玉牌飾、鴛鴦形組合玉飾及各類花形飾片,琳瑯滿目,獨領五代玉器風騷。
五代玉器,器型和紋飾主要承繼唐代遺風,但八曲海棠杯、獸首杯、胡人伎樂紋、獅獸紋等唐代流行的散發著西域風情的器型和紋飾均告銷聲匿跡,傳統的龍鳳和時尚的鴛鴦、蝴蝶、牡丹、靈芝等花鳥題材成為玉器造型和紋飾的主流。 玉器琢刻技法豐富多樣,或鏤空或陰刻或圓雕,技藝精湛成熟,風格寫實細膩。
守舊之餘,五代玉器也頗多創新,一些新器型、新紋樣還對後世產生了深遠影響,如南唐二陵的玉哀冊、吳越國康陵鐫刻吉祥語的白玉牌飾、雷峰塔地宮的玉童子和玉“開元通寶”錢等,都是同類型玉器中最早的出土資料。
康陵出土的玉牌飾略呈長方形,上端中間穿孔,周邊碾刻纏枝牡丹和松針,兩面中間分別鐫刻“千秋萬歲”和“富貴團圓”,這是目前所見最早的鐫刻吉祥語的長方形玉牌飾,相似的鐫字玉牌飾在明清時期十分盛行。
雷峰塔地宮出土的玉童子,頭形圓潤,面目俊秀,五官端莊,雙手扶腰,上半身右傾,內著圓領套頭衫,外套右衽半臂衫,腰部繫帶,雙腳著靴,立於浮雲之上。 此件玉童子衣衫飄逸、下擺刻劃密集平行短線紋、袖口緊收有條紋、衣紋多長短平行弧線、靴上飾網格等特點,顯然是沿襲唐代玉雕人物的風格,而後腦勺外凸、五官寫實精細、衣紋作“米”字等特徵,卻是隨後兩宋玉雕童子流行的元素。 五代玉器承上啟下的特徵,由此可見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