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玉石赏鉴:春风十里不如析木之绿

   新浪收藏

  王安石有名句“春风又绿江南岸”,一个“绿”字道尽春天之美。事实上,绿色不仅是春天的自然界色彩,也是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人文性色彩。在传统色彩体系中,绿色(古称为“青”)为“五色”之一。五色包括青、黄、赤、白、黑五种色彩,对应着五方、五行和四时。具体来说,东方谓之青,为木主春;南方谓之赤,为火主夏;西方谓之白,为金主秋;北方谓之黑,为水主冬;中央为土,也即黄色。
  五色最初是先人对自然万物色彩的概括,随着文明的发展,五色逐渐演变成一套严格的色彩体系,规范着先人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等级制度和宗教礼仪都十分严格的商周时期,色彩已经成为区分尊卑的标志,分为“正”“间”两大类,正色象征尊贵,间色象征卑贱。
这件作品的绿色静而不滞,观之素净典雅。这件作品的绿色静而不滞,观之素净典雅。
  正色也就是“五色”,在当时的宗教活动和政治活动中运用五色要遵循严格的规定。具体到玉石来说,玉石既是祭祀的礼器又是表明身份阶层的佩饰,在宗教活动和政治活动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所以典籍中多见规范玉石色彩运用的记载。
  如《周礼》言:“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从中可见五色与祭祀礼器的关联。而在政治活动中,贵族阶层的衣着要根据官位等级选择相应的色彩,就连佩戴的玉石色彩也有严格的规定。《礼记·玉藻 》明确记载“天子佩白玉,公侯佩山玄玉,大夫佩水苍玉,世子佩瑜玉,士佩瓀玟”。
  从“以青圭礼东方”和“大夫佩水苍玉(苍为深青色)”的描述中,我们不难发现绿色的特殊地位。在宗教礼法中,绿色仅次于象征天地的黑、黄色,具体到政治阶层,绿色对应的是位极人臣的大夫。从《诗经》“青青子衿”“青青子佩”的诗句中,我们也能推测出绿色在当时的受推崇程度。
  从古至今,人们对“五色”的喜爱从未减少。具体就玉石而言,和田白玉一直以素净高雅的“白”备受推崇,南红玛瑙、黄龙玉、墨玉走俏的背后少不了传统色彩文化的支撑,而“绿”色玉石长期以来以翡翠为尊。翡翠的绿美则美矣,但作为明清时期的外来玉种,翡翠的色彩审美与传统五色审美有较大差异。事实上,在传统软玉家族中,有一种历史悠久的玉石,其质地足以与和田玉比肩,且拥有丰富多变的绿色,它就是析木玉。有趣的是,在传统五色文化中,绿对应东方,而析木玉的产地恰好是辽东。
原石绿色浓烈而古雅,打光后呈现出温暖的黄绿色调。原石绿色浓烈而古雅,打光后呈现出温暖的黄绿色调。
  从矿物成分来说,析木玉与和田玉同属透闪石玉,质地极其细腻,最上等的析木玉甚至可以达到无结构(肉眼看不到颗粒物)的形态。从色彩来说,析木玉以“绿”闻名,以“绿”为贵。从类似春日新芽的黄绿色到如松柏的苍绿色,析木玉的绿色多达百余种,或清淡、或浓烈、或雅致、或古朴,给人多样的审美感受。
  析木玉的历史可以追溯至红山文化时期,距今近六千年。在玉石历史上有着“北红山,南良渚”的说法,可以说,析木玉是历史最为古老的玉种之一。经过亿万年的自然演化,又经数千年的文化积淀,我们才得见析木玉的一抹秀色。如此珍稀无匹的绿色,即便春风十里也终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