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7日 星期三

南懷瑾:25種入定方法

南懷瑾:25種入定方法
《楞嚴經》的價值一直被大家所公認,本文所講的其實就是對不同悟性的人,採取的不同方法,如果只用一法很容易出現偏差。
阿難與大眾,蒙佛不厭其詳的開示,慧性覺悟,忽然圓通得到再無疑惑的地步。 雖然領悟到一六解脫的道理,但是還沒有達到圓通的本根。 於是又請求道:“我們歷劫飄零在生死苦海中,猶如苦兒一樣,孤零地飄泊他方;我自己何心何慮,與佛誼屬天倫血統。好像失乳孤兒,忽然遇著慈母。如果因此際全面能夠成道,今天所聽到的妙密法語的開示,就應該等於本悟。否則,同沒有聽到是一樣的。唯有希望佛再發慈悲,教導我妙密莊嚴修持的法門,以完成佛開示的最終願望。
這時,佛普告在會大眾中的諸大菩薩,以及諸漏已盡的大阿羅漢們說:“你們菩薩及阿羅漢們,在我教導的佛法當中,已經得成無學的果位。我現在問你們,大家最初發心的動機,以及悟到十八界的功用,哪一樣是最圓滿通達的?怎樣才是進大了三摩地的方便法門?”
( 一)聲。 聞聽妙理的修法: 首先起立發言自述的,是橋陳那(譯名了本際)等五位比丘。 (比丘,是佛弟子出家男眾的名稱,具乞化破魔等意義。橋陳那等五人,是從佛最初出家的弟子,也就是佛成道後最先聽佛說法得度的人。)他說:“我是最初見佛成道的人,佛成道後,也是對我王人最先說法得度的。佛為我們宣講三轉四諦法輪,我們就悟明四諦的道理。(四諦是苦、集、滅、道。說世界一切皆苦。苦是生死的果實,世間是純苦無樂,世人所認為的樂,只是偶然暫時相對性的另一苦因而已。但是世人偏認苦為樂,並且還要去積極追逐苦果,自招種種煩惱。唯有自心滅除煩惱,不再造作苦果,才得寂滅的樂果。若能隨時隨地觀察思惟,息滅自己的煩惱,就是修持正道。).佛問我們理解與否時,我首先說理解到了。佛就印證認可,說我是得最初解的人。我當時理解得到的,並沒有別的方法,只是聽到佛說微妙道理的聲音。由這聲音使我理解到微妙的道理,心領神會。息滅煩惱的苦果而得寂滅至樂的正道,證得阿羅漢的果位。佛現在要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位。如我所實驗得到的,還是以多聽妙理為最好。從聽妙理的聲音悟道,乃是最上乘的修法”
( 二)色。 觀察色相的修法: 優波尼沙陀(譯名色性空)起立自述說,“我也是最初看見佛成道的人。佛教我觀察身體內外的不淨相,生起極大的厭離心。悟到一切色相的性能,都從不清淨而來。身體的色質,終由白骨化為微塵。最後終歸於虛空。推窮其究竟,虛空與色相,兩種都沒有自性,因此得成無學果值的道業。(不淨觀是一種修持的方法。對於煩惱障很重,貪欲心很盛的人,修之較為適當。觀的人手方法,是運用思惟去看,觀察,觀想的意義。不淨觀包括九種想:1。胖脹想,2。青波想,3。壞想,4。血塗想,5。膿爛想,6。蟲咬想,7。分散想, 8。白骨想,9。燒想。人身是個臭皮囊,由死亡而到壞滅,自然地都會現出這九種現象。臭皮囊先發胖脹,跟著築起青淤的頗色,開始一決一塊地敗壞。然後血化為膿,開始腐爛,生出蛆蟲。皮內毛血漸漸 ​​分散完了,只剩了白骨一具。漸漸久了,白骨也就隨風化為飛塵。無論官貴貧賤,智愚賢不肖,男女老幼,美的醜的,到頭來都是一樣。所以修習這種方法;最容易生起離生出俗的觀念。同時也很容易解脫人我的執著,和身體生理的障礙。這種修法,最好先由禪坐去思量觀察。他人與自己,都是下個臭皮囊包裝著一身內外不潔淨的東西。什麼是美的與醜的,皮包骨頭以內,都是肚腸屎尿,有什麼值得貪戀可愛呢!漸漸觀察清楚,構成了一個觀念。就覺得此身不值得留戀,心境非常乎靜;妄想雜念漸漸沖淡,歸於平靜。到了這個程度,不淨觀即成就了。然後產生兩種現象,但是有的人可能會有,有的人並不一定會有。第一種現象,舉目觀看人們,無論男女老幼,都是一具白骨骷髏架子。這種現象既已形成,就不必再繼續做不淨觀或白骨觀。只需要守住眉心中間一點白,制心一處,專精不亂。久而久之,就會發生第二種現象:並此一念亦自然而空,可以得入正定;由此精進不懈;逐步上進即可以證果。)因此佛就印證認可,說我是得到了色性空的人。身體色質既已空盡,對於自性妙有功能,生起色質的作用,達到妙密圓通的果地。我從色相上證得阿羅漢的果位。佛現在要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所實驗的,從觀想色相上起修,乃是最上乘的修法。
( 三)香。 嗅覺的修法, 香嚴童子起立自述說:"我最初聽佛教我仔細觀察一切有為法的現象。那時我就辭佛獨居,宴息清心,寂然安處。掃除心理一切妄念。忽然看到比丘們燃燒沈水香,香氣悠然進入我的鼻子孔裡。我就觀察這香的氣味,既不是沈水香木所發生,也不是虛空研發出。既不是煙,又不是火。它進了鼻孔,不知香味究竟是從哪裡來的?它無影無踪地去了,又不知道香味歸到哪裡?因此發現這個分別思維的意識,也是如此。妄想意識消散,就歸於空寂。由此證得無煩惱的無漏果位。(說明意識妄想,猶如煙霧,時生時滅,來去都沒有踪跡可尋。自然不必追尋執著,也不必去掃除清理,因此可得安然休息的境地。)佛就印證認可,賜給我香嚴的名號。妄想意識的心理狀態,與自然界物理現象的能量互變,都如塵氛氣流一樣,時起時滅。從燃燒香氣的道理,可以證到萬有現象的微妙作用,悟澈自性的密圓功能。我是從香氣莊嚴證得阿羅漢的果位。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實驗得到的,以鼻觀香氣莊嚴,乃是最上乘的修法。(佛法中教人燒燃好香,不僅是莊嚴道場,同時也具有從鼻觀而得清心的妙用。至於可以解積驅蟲,變更空氣的潔淨,還是其末節的作用而已。)
( 四)味。 舌觀味性的修法: 藥王藥上兩位菩薩,及同行眷屬五百天人們,起立自述說:“我從無始劫數以來,便是世上的良醫。口裡親嘗這個娑婆世界各種藥物,草本的、木本的、金石等礦物,名稱數量約有十萬八千之多。這些物理性能,完全知道。所有藥物的鹹、甜、苦、辣、酸、淡等味性,以及它的變化作用,冷熱、有毒、無毒的性格,我也完全了解。我因為從佛修學佛法,了知這一切味性,它的根本自性,既不是絕對不存在的空,也不是永遠固定的有;既不是依賴身心的關係,才顯見它的功能。但是離開身心,又不能表達它的作用。因為分別藥物味性的初因,而得開悟自性本體的功能。因此佛就印證認可,許我兩弟兄是菩薩位中的人。現在佛的法會中,為傳承佛法的法王子,(藥王藥上兩昆仲,從久遠劫數以來,遇琉璃光佛前身的教化,自己便發心歷世為良醫,做濟世救人的功德事業,遍嚐世間的藥物性能。如以現代語來說,等於是個大醫師,並且是研究物理他學的大藥劑師。從真實的慈悲救濟時動機出發,由盡知物理的性能,而悟得萬物與人佳的本體。)我因為田了解味性而覺悟,發明自性,登於大乘菩薩的果位。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所實驗得到的,以研究親嘗物理的味性去體會,乃是最上乘的修法。"
( 五)觸。 觀察身體感觸的修法: 賢首菩薩及其同伴道侶等十六位開士,起立自述說:“我們從前在威音王佛的時侯,聽聞到佛法,就發心出家了。因為隨例跟著僧眾入浴,忽然悟到水的因緣。它既不能洗滌塵垢,也不能洗淨身體,水始終是中性的。無論潔淨與污垢,它都不沾滯,自性得無所有。這種過去世所了解的記憶,直到今生都不會忘記。從那個時侯起,佛就稱我為賢首。現在從佛出家,到達無學的果位,(水性永遠是清淨的,無論污穢或乾淨的東西,它都不容納。輕微的使它漂流而去,粗重的使它沉埋下去,本性自己還是不垢不淨,自性真心猶如水性。微細的,好的妄想,猶如本土的浮塵,輕輕地隨時溜去。粗重的,惡的情慾;猶如水中的沉澱,深深地沉埋下來。但是能知能覺的自性,卻始終不變、由此體會,可以領悟到自性的實相。再說,心上的妄念,猶如水上的浮塵與波紋。漚生漚滅,以及浮塵與波紋的變化,又始終變不了水性。但能心如止水,靜觀心波浮塵的變化,皆如夢幻,自然可以領悟到自性的實際。賢首菩薩,過去世雖然從佛出家,但常以輕慢的心,傲視別人,因此墮落塵劫。後來轉從常不輕菩薩的教化,對一切眾生,決不輕視。對任何人,都很恭敬。所以得到賢首的名號。)我因為微妙為感觸,明白了自性有如止水的道理,得到佛的法要,成為繼承佛道統的法王子。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歷經驗得到的,從微妙感觸作用去體會,乃是最上乘的妙法。"
( 六)法。 心空意念的修法: 摩訶迦葉(譯名大飲光)與紫金光比丘尼(紫金光原來是迦葉尊者的夫人,出家後便稱比丘尼。比丘尼是佛弟子中出家女眾的名稱。)同時起立自敘說:“若干劫前,在這個婆婆世界上,有不位佛出世,名叫日月燈。我有機緣親近他,得聞佛的法要,依法學習修持。等到日月燈佛滅度過世以後,我就供養他的捨利子。在佛像與舍利子前面,常時燃燈供養,永遠繼續著這一點光明。並且用紫金色的光質,塗在佛的形像上面。從此世世生生,身體經常充滿著紫金色的光華。這位紫金光比丘尼,就是我生生世世的謄屬,與我同時發心。(過去在毘婆屍佛滅度過世以後,佛的塔像金色毀壞了。有一位貧家的少女,對著佛像發生無限的傷感,心裡很想為之修治完整。可是自己沒有資財,便去乞討。得到了金錢,就請來匠人為佛裝金,這位裝金的匠人,很歡喜地和她共同完成了這件功德。功德完成以後,兩人結為夫婦,生生世世,永不分離。經過九十一劫,雖然生在人間天上,身體經常都得紫全光色。當釋迦佛出世的時候,夫婦又同時發心出家。這個少女的前身,就是紫金光比丘尼。)我觀察世間六塵,(生理的五官與心理意識的各種現象)-種種的作用,一切都似變幻中顯現出的幻象,最後終歸於壞滅。唯有心空一念,寂然不動,才可以修到身心寂滅的境地,這樣始能在定中度過百千劫的時間,猶如一彈指的剎那。(心空一念,就是意根上解脫的無上妙法。天台宗與密宗的修止觀等方法,就是依這個道理修持的。心意識是最難空寂的。迦葉尊者所述的方法就是觀心的一門。靜坐觀心,識知心意識各種現象,思惟分別妄念等相,都如空中鳥跡。又如浮光幻影掠過長空,忽起忽滅,隨時變幻化去。若能不隨變化,不去追逐不捨,只任其自生自滅,不排除,不執著,自然現出自心一段空相。然後即此心空一念,還要放去。到了空空的境界亦空時。就可悟明這一段妙用。)我因為修習心空一念的方法,與嚴守苦行頭陀的規範,得成阿羅漢的果位。佛就說我是頭陀中最成功的人。因為從這個了解心意妙法而開悟明白,消滅一切有漏的煩惱。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從觀察心意識的方法去體會修證,乃是最上乘的方法。"
( 七)眼。 眼的見精修法: 阿那律陀(譯名無貧)起立自述說:“我最初出家的時候,經常喜歡睡眠。佛責備我猶如畜生一樣。我聽了佛的申斥,慚傀反省。涕淚自責。自己發憤精進。七天當中,晝夜不眠不休,因此雙目失明。佛就教我樂見照明金剛三昧的佳法。我因此可以不需對眼,只憑自性的真精洞然煥,看十方世界中的一切,猶如看到手掌中的果子一樣。佛印證我已經得成阿羅漢的果位。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旋轉能見的根元,返照以至於無,就是第一妙法。”(樂見照明三昧,經教中但有其名,究競不知道是如何修法?自阿難教授提婆達多修習天眼,得到眼通等神力以後,提婆達多反因神通狂妄自用而成魔障。以後顯教經論,就沒有修法的記述了。密教所授眼通及觀光的修法,也是利害參半。而且沒有得到正定的人習之,不但無益,反容易受害。所以對於這一修法,不需詳細補充說明。本經所載阿那律陀的自述裡,對於這個原理原則,也已很明顯地說出。眼的見精,分為能見與所見的兩種。眼見到外界的一切境象,都是所見的作用。即使雙日失明,心裡還是看得見眼前是一片昏暗。這種昏暗的境象,依然是所見的作用。它是從自性能見的功能上所發出。由此體會,返還所見的作用,追尋這個能見眼前現象的自性功能。久而久之,所見的作用,完全返還潛伏到能見的功能上,然後並此能見的功能,也渙然空寂。在道理上,就叫做能所雙忘。在事相上,完全大於性空實相。旋見,就是返觀返照的意義。循元,就是依止自性本元的意義。由自性空實相,泊然定住在常寂的無相光中,漏澈十方的天眼作用,就自然發起。但切須記得,如為求得天眼而修,不依性空而定。不但能所不能去,縱使能夠得到部分天眼,都是浮光幻影,便為魔障。再說,所謂眼通,並不是有如肉眼的眼。到了那時,由自性定相所發生的功能,與虛空會為一體。無盡的虛空,和能觀的作用,渾然合一。虛空與我,只是一雙眼 ​​而已。)
( 八)鼻:調伏氣息的法門: 周利磐特迦(澤名道生)起立自敘說:“我缺乏誦持多聞記憶的能力。最初遇到佛的時侯,聽聞到佛法就出家了。佛教我記億四句偈語。在一百天以內,記後又忘前面,始終不能背誦。(道生在過去迦葉佛的時侯,為律、論三藏都通的沙門。有五百個弟子。但是道生非常吝惜經義,不肯盡心教導,所以得如此愚鈍的果報。他的哥哥出家在先,因為他太愚鈍,叫他還俗。道生就拿了一條繩子,到後園樹下去自殺。佛以神力解救了他。指著掃帚,叫他專念掃帚三字。他忽然領悟到佛是教他把心地上的塵垢掃除開淨,由此而悟道。)因此佛又憐憫我的愚鈍,教我安居自修,調攝出入的氣息。我那時觀察氣息,由微細而到窮盡。了解它的生起、存在、變易、消滅的一切經過,剎那之間,也不得固定常存。因此心境豁然開朗,得到大無礙的境界。再加進修,到達煩惱漏盡,完成阿羅漢的果位。現在得在得佛的座下。印證我己經得無學的果位。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體的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從調息到反息。息止心空,依空取證,就是第一妙法。”(修習調伏氣息法門,有很多種方法。天台宗六妙門的止觀修法,也是著重在調息的修法。生命存在的生理機能活動,就靠氣機的往來。氣息有四種現象:有聲的叫做風。結滯的叫做氣。出人有力的叫做喘。綿綿不絕,無聲不滯的叫做息。妄心想念的心盛,氣就粗浮。換言之:氣息靜止時,想念妄心就比較輕微。心息二者,是互相為用,互為因緣的。在各種調息的方法中,還有一種簡捷修法。首先迴轉眼光,攝念合於氣息。然後返用耳根聽覺,]聽自己的出入氣息。先只聽到出人氣粗重有聲,這都屬於風與氣或喘的階段。久而久之,心息合一相依,綿綿不絕,這才叫做止於息上。而且這時候的氣息,若有若無,身心輕快無比。由此再加進修,氣息不起呼吸的作用。聽聞與感覺,也不能覺察。妄想雜念,就渙然冰消,心息都入於空寂大定的境界。再加向上精進,就得果無疑了。 )
( 九)舌。 舌的味性修法: 橋梵缽提(譯名牛__)起立自述說:"我因為在過去世造有口業。看到一個老年比丘,沒有牙齒,吃東西時像牛吃草一樣,我就輕慢侮辱他。所以生生世世,得牛__病的果報。(猶如牛的反嚼,是食管與胃部的病。)佛就教我一味清淨心地的法門。我因此得斷滅一切妄心,進入正定三昧的境界。觀察滋味的知性功能,既不屬於身上,也不屬於物質。一念之間,就超越世阿所有煩惱的習漏。從此內脫身心,外遺世界。遠離欲、無明、煩惱的三有束縛。猶如飛鳥出籠,離開一切塵垢,妄心自然銷滅,得以認識正道的法眼清淨,成就阿羅漢的果位。佛就親自印證認可我已經登無學的道果。(舌觀的修法:比較不容易普遍,並且也很難修。通常人對於滋味的食慾都很深切。首先要能不貪濃厚的食物,漸使淡薄。再漸漸減少飲食,歸到平淡無味,進而達到沒有食慾的貪戀。由此生理髮生轉變,心境妄念也隨之皆空,自然進入正定的三昧。所以佛法制度中的頭陀行,教人日中一食,而且必須淡薄。禁絕濃甘的飲食,實在有很深的作用存在。道生尊者由舌根悟道,亦只在一念之間的轉變。(心不在焉,食而不知其味,可以了然於胸了。)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從返還追究能知味性的自性功能,就是第一妙法。"
( 十)身。 身體感覺的修法: 畢陵伽婆蹉(譯名餘習)起立自述說:“我最初發心,跟佛學道。經常聽佛說世間一切事物,是純苦無樂。有一天,到城裡去乞食,心裡卻在思惟佛法的精義。不知不覺間,腳上被毒刺刺傷,立刻覺得全身都發生疼痛。就在這個時候,我想到因為有一個知覺的作用,所以才能夠知道這種疼痛的感覺。這個知覺雖然知道有了疼痛的感覺。近照追尋這個知道疼痛感覺的知覺自性功能,卻本來清淨無物,並不受疼痛的影響,也沒有感覺的存在。千是我又再加思惟。我這個身體上,難道有兩個覺性的存在嗎?這樣一尋根究底,所有妄想雜念,就都歸攝到一念。再一追尋這一念的根本,身心忽然空寂。這樣住在空寂當中,經過三七二十一日。一切煩惱習漏就都空盡,成就阿羅漢的果位。得到佛的親啟印證。認為已經發明了自由登達無學的果地。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清通達佛的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返還止住在自性本覺上,遺忘了身心感覺知覺的作用,就是第一妙法。”
( 十一)意。 意念空寂的修法: 須菩提(譯名空生)起立自述說:“我從很久遠世歷劫以來,心已得到無漏的境界。自己能夠回憶到過去的受生經過,和歷劫中無數次的生生死死。當我初在母胎時,就知道空寂的境界。這 ​​樣乃至使十方世界,都成空相。同時也可使於一切眾生,證得空性。現在蒙佛開示啟發,了然自知自性正覺的真空無相。證得空性的圓滿光明 ​​,得到的阿羅漢的果位,頓時進入佛性寶明空海的境界,相同於佛的能知能見。佛就印證我已成無學的果地。認為解脫性空,以我為最上乘。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體的果地。如我所經驗得到的,使身心世界一切心物和事理等所有現象,了然不留於心中。放下一切意念的染著,入於空寂無相的境界。最後將空寂無相的境界也一併空去,到了空無可空的實際。那時萬緣都寂,萬法皆空,歸於無所得的大定,就是第一妙法。”
( 十二)眼識界。 心眼觀照的修法: 舍利弗起立自述說,我從久遠世歷劫以來,就觀照自心的清淨境相。 這樣歷劫受生,所經歷的生生死死的次數,已如恒河中的無量沙數。 對於世間及出世間種種事物變化的道理,一見就通。 獲得無礙的境界。 有一天,我在路上遇到迦葉波三位弟兄聽說他們互相講論佛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亦名為假名,亦名中道義。”他們說就是佛法大乘的要義。 我聽了,就悟到心念本來是空無實際的道理,於是就從佛出家。 見到自性正覺的光明圓清之體,得大自在大無畏的智慧,成就阿羅漢的果位。 現在做佛法傳統中的長子,乃從佛口說法開示所化生。 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 如我所經驗證得的,由觀照自心。 久而久之,照見自心本來的清淨實 ​​相,心境發出自性的光明。 待光明圓滿到了極點,自然能知能見自住是佛的體用。 才是第一妙法。 "
( 十三)耳識界。 心聲聞聽的修法: 普賢苦薩起立自述說,“我已經為過去無量數佛的法王子,一切十方世界的佛,教授他們的弟子脩大乘菩薩道的根本時,都教他們修習普賢的行持。這種普賢的法門,乃由我而建立。(普賢菩薩,舊譯又名普現。顧名思義,就是在一切處顯現的意義,普賢菩薩的修法,是代表大乘苦薩迸的大行。有顯教密教位法的異同。但都是根據華嚴經的普賢行願品為基礎。密教修法,如金剛薩捶大法等,以咒語配合瑜伽觀想作行持。顯教修法,以身體力行為主。但一般修習念誦者,大多都是口裡念過去,沒有深思力行他的功用。為了發心位習大乘道的人,有合法的修持。現在融會顯密修法的道理,述說他簡單的規範。凡是真實發心倍習大乘佛道的人,首先要熟讀普賢行願品。當念習純熟以後,要深思他的意義與意境。然後把他說的十大行願,構成一種意境上的曲境界。例如以第一行願禮敬十方諸佛的法門來說,當你起身禮佛,或者在禪靜中,起意禮數十方諸佛的時侯。自己忘記身心的感覺,在意境上,構成一個沒有時間空間的廣大無邊的境界。意想十方諸佛都於一一顯現在面前。每位佛前,都有一意境上化身的我,在體前恭敬禮拜。依次如啟請、供養,一一都有我在前面,發聲讚歎,或者念誦,每一行願,都要構成一神意境上的境象。這樣久而久之,意境形成妙有的實相。即有如普賢菩薩的實相莊嚴,乘坐六牙白象,也宛然顯現,如在目前。可以參看法華經上的記述。但是意境上一念收回,即如這些所有現象,也完全寂滅不生。身心都不執著,自然歸於了無所有的寂滅性相之中。至子其中的真空妙有,緣起性空的至理,也就可以在這種修法上去體會印證了。)普賢菩薩又說:"我用這種心聞修法的結果,能夠分別一切眾生的所有知見與意念。 縱使在無量數的遠方世界以外,有一個眾生,他的心理能夠發心修習此法,我就在那時,乘大牙白象,分出百千個化身,到他的前面。 即使他們業障深重,一時不能夠見到我,我也為他們暗中摩頂,愛護他,輔助他,使他漸漸的有所成就。 佛現在要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方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 我現在說出從前開始學佛,是用這心聲聞法的方法,發明悟了澄澈的自性,並且能夠發生妙用,可以自在地運用分別心,才是第一妙法。 (心聲等於是說心理電波的交感作用,可與現在心靈交感來參考研究。)
( 十四)鼻識界。 鼻息調氣的修法: 孫陀羅難陀(譯名艷喜)起立自述說:“我從前出家,跟著佛學道。雖然受過形式上的戒律,但是始終不能夠達到正定的三昧境界。心裡經常散亂浮動,沒有獲得煩惱漏盡的元漏果地。因此佛就教我與拘希羅(大膝氏)二人,先制心一處,專守一點。我制念在鼻端上,開始仔細觀想注視。用這種修法,經過了三七二十一天。就看見了鼻子裡呼吸的氣息,一出一人,猶如煙霧一樣。(能到達這個程度,身心的感覺,就由輕安而漸至於空無感覺。)因此身心就由內在自然發出光明的境界。再擴而充之,光明漸漸地圓滿,遍滿所有的空間。整個世界,都普遍地成為淨裸裸的清虛境界,好僅一個整體的玻璃體。再進一步,煙霧的現像也漸漸消散。鼻子的出入氣息,完全變成一片純目的光相。由此心開意解,一切煩惱習漏淨盡。所有出入的氣息,化作一片光明,可以照到十方世界,就得到阿羅漢的果位。佛就預記我將來會得證自性的正覺。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認為從消融氣息,達到氣住脈停。使氣息止伏久住以後,發出心性的光明。最後使光明淨裸圓清,滅盡一切煩惱的習漏,才是第一妙法。
( 十五)舌識界。 說法的修法: 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譯名滿慈子)起立自述說,“我從很久遠世歷劫以來,就已得辨才,宣揚佛的苦空妙理。(眾生世界,只有苦境,沒有絕對的樂事。世界一切,始終總歸於空的。)因此深深通達自性的實相,畢竟是空的。並且對於十方三世無量數佛的秘密法門,我都能為他在眾生界裡,作微妙的開示和宣揚,得大無畏的功德能力。佛知道我有大辯才,就教我以言語聲音來宣揚佛教。我所以就在佛前幫助佛旋轉法輪。因為如獅子吼似的宏揚佛法,就在說法之中,自悟妙諦,得成阿羅漢的果位。佛就印證認可我,是善於說法的第一人。佛現在阿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認為用言語聲音來說法,降伏一切魔怨,消滅一切煩惱習漏,才是第一妙法。"
( 十六)身識界。 執身持戒的修法: 優婆離(譯名上首,原名車匿)起立自述說。 我親自追隨著佛,半夜裡越城出家。 又親自看見佛修苦行六年,降伏一切的魔障。 制服所有的外道。 解脫世間的愛網。 使煩惱和貪欲淨盡,得到無漏的果位。 蒙佛教我嚴守戒律。 由這樣執身持戒,乃至三千威儀,八萬細行,性業(與生俱來先天性的貪嗔癡等。)遮業(因時因地制宜的戒律等。)都完全清淨。 身心進入寂滅的境界,得成阿羅漢的果位。 因此我就成客為佛弟子中統領綱紀的上首。 佛親自印證我心,持戎修身,是佛全體弟子中的第一人。 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 我是擇善固執,嚴格修身,先使人格淨化 ​​。 得以身體力行都能淨化以後,從外而內,再使心念淨化。 淨化到了極點,心得通達無礙,然後身心就一切通利。 我認為由這樣圓滿菩提正覺,才是第一妙法。 "
( 十七)意識界。 意念觀照的修法: 大日鍵連(譯名大採菽氏)起立自述說:“我當初在路上乞食化緣的時候,遇到迦葉波三兄弟,宣講佛法因緣的道理。因此我頓時明白自心的實相,得到大通達。(意識所起的妄想心念,都從因緣所生。緣生緣滅,俱皆依他而起。由此在定靜的境界中,仔細觀察妄想心念的緣生緣滅,有如幻化,都是意識妄動的現象。如此去觀察每一意念的根本,都了不可得。那個能生妄想的心意識自體,卻是本來清淨不變的。在此清淨不變的淨境上,愈定久愈好。等到定力堅強,一念起用,就可以得神通自在的妙用了。)因此佛就嘉惠我,命我做比丘。我就自動地袈裟著身。自動地剃落鬚髮,能夠無掛無礙;遠遊十方世界,發明神通自在的大能力。在佛弟子眾中,推許我是神通無上,得成阿羅漢的果位。不但吾佛釋迦,就是十方一切佛,也都讚嘆我的神通能力,己經達到圓明清淨,可以自在無畏。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是從追尋妄想的起滅,得到妄念不生,退還到澄澄湛湛的心境實相。這樣定力愈久,自性心光發生朗耀。一切妄想妄念,猶如一股混濁的流水,漸漸得到澄清。定力愈久,心境便愈達到清淨無波光明無暇的狀態,才是第一妙法。"
( 十八)依火大種性修自身欲樂暖觸的修法: 馬當瑟度(譯名火頭金剛)起立自述說:"我記得在很久遠世歷劫以來,我的秉性貪愛淫欲。遇到空玉佛出世,說喜歡貧淫的人,這淫欲的心念,會引發身體上的邪火。淫心越來越盛,慾火越來越旺。邪火積聚,猶如一團銷魂蝕骨的烈焰,使心性昏迷墮落而不自覺。終將被慾火焚化身體,並使神識沉淪而不能自拔。空王佛就教我返觀自身內在的動能,以及往來流行的冷暖氣質等現象。我從內觀近照的方法,著手修持。神光內凝,化去多生積習的淫心,轉為大火炬似的智慧光焰。所以一切諸佛,都叫我是火頭金剛。我從自性功能所具足,引起生理本能所生火光三昧的力量,得成阿羅漢的果位。從此我心發大願力。如果一切諸佛成道的時候,我就做一大力勇士,親自為諸佛護法,降伏一切魔怨。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是從內觀近照身心的暖觸,得到無礙流通的境地,消除一切煩惱習漏。生起智慧的大寶焰,得登無上大覺,才是第一妙法。”(這種修持的方法,分為多門。其他異宗外道,也有這種修法。可是有究竟與不究競的差別。但都是專依身體上的生理本能著手,引發火功暖氣本能的流行,西傳西藏密宗有專門的修法。又有從配合欲界的慾樂定著手時。可是流弊也的確很大。因為修習這種方法,有迅速的大效力。但是形式容易,徹底了解它的道理與真實經驗卻很難。雖然速效的利益大,相反的,也會很容易發生弊竇。所以後世修持者,必須依有經驗、有成就的良師,方可修習。這種暖觸的產生,只是達到內觸妙樂,化去慾念習氣的第艹步「並非究竟。如若於內樂,還是不離微細的慾界。在密宗與瑜伽術,把這暖觸,名為拙火。或名靈熱與靈力。道家叫做元。修習這種方法,有它的專門程序與階層。如似是而非,稍有差錯,就發生相反的害處。但要知道,我們生命的來源,是先從色欲愛樂所生。要了脫生死之抗,證得菩提,必須也要從此而了。如經所說: “主因識有,滅從色除。”如果不從這種根本無明著手解脫,徒使壓制於一時,終歸還會遇緣而爆發,難以得到最後的圓滿成就。至於這種修法的原理,如火頭金剛的自述中,已略具端倪。詳細方法,可參訪有成就的明師而求之。)
( 十九)依地大種性悟到治平心地的修法: 持地菩薩起立自述說:記得過去世,歷劫無數,曾有千位普步佛出世。 我當時為普光佛座下的出家比丘。 常在一切要津和路口,或者田地險隘的所在,若有不平或妨礙車馬行走的地方。 我都為它修補或架造橋樑,或負沙土來填補它。 這樣勤苦精進的行持,經過無數次的佛出世,我都依舊如此做去。 或者有些人在熱鬧擁擠的地方,需要他人代勞負擔物件。 我就先去為他們挑負,送到他的目的地。 放了東西就走,決不要他的代價。 後來遇到毘舍浮佛(譯名一切自在)出世。 那時世上正患飢荒,我還是做一個出賣勞力的人,替人幫忙。 無論遠近,只拿他們一個錢的報酬。 如有車子與牛馬人被凹陷在泥淖裡。 我就盡我的神力,為他們推輪,救拔他們的苦惱。 那時國里的大王,辦設齋筵,請佛到宮廷來應供。 我就在這個時候,預先整治佛所經過的地方,接待佛的降臨。 這時,毘舍浮佛,摩著我的頭頂向我說:你應當平治自己的心地。 如果你心地平了,世界上一切險險的坎坷,也就平了。 我聽了佛的開示,自悟心開。 照見身體上的體質極微的分子,與組成物質世界的微細分子,都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差別。 而且這種物質分子的微生性,推導他的根本,都是空的,都沒有感觸的實體。 因此乃至於刀兵水火,也沒有什麼實體的感觸。 所以我就從一切事物的法則與性能上,悟得無生法忍,得成阿羅漢的果位。 現在又回心轉求大乘之道,入於菩薩位中。 自聽了諸佛宣揚妙法,對於佛的知見和實際理論,我首先認為應從治平心地來證明它。 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 我認為仔細觀其身體與物質世界的兩種微塵,其自性都是平等的,根本沒有差別。 其實,都是自性本體的功能,虛妄亂動發生塵質。 若使塵垢消除,智慧自得圓滿,使成無上大道,才是第一妙法。 "
( 二十)依水大種性梧到自性清淨的修法: 月光童子起立自述說:"我記得在過去無數劫以前,有一位佛出世,名為水天佛。他教授一切菩薩,使習水觀的方法,進人正定三昧的境界。(有一類修行的方法,先須配合環境。或在山之巔,或在水之涯,專修禪定,妄念自然容易清淨。因為水邊林下,能使心境自然安靜。住習水觀的人,常在澄潭清水邊去禪坐。攝念注視澄清冷寂的一潭清水,心境會很容易地寂靜下去。漸漸地忘其所以,得到心空境寂,忽然猶如忘身。到了那時,只有水天一色,物我兩忘,渾然成為一片。這是水觀的初步。再進而忘其所忘,空其所空。水色清光,都了不可得。自然進入了水觀的三昧。但與無上正覺,還了不相關。)我當時觀照身內的水大種性,都是一樣的。如涕淚唾液,大小便與精血等。推導它的究竟,那不過是水大性能的變化。而且身體內部的水,與世界內外所有的水分和海水等,都是同一性能,沒有什麼差別。我在開始成功這種水觀的時侯,只能使心水融化為一。水即我身,我即是水。卻不能忘去澄波止水的這一境界。那時,當我做出家比丘的時侯,有一次在室內安然坐禪,我有一個小弟子,從窗隙裡偷看。他只見室內滿是清水,其他什麼都沒有看見。就拿了一塊瓦片,叮咚一聲,投到水里去。看了一會兒,便自去了。我出走以後,頓時覺得心裡很痛。好像舍利弗那一次在山中入定的時侯,被鬼打了一樣。我自己研究,我已經得到阿羅漢道,好久都沒有疾病的事,何以今天忽然心痛?難道是道力退失了嗎?這時我的那個小弟子來了,告訴我剛才的事。我就同他說:“你再等我閉門人定之時,看到了了室內的水,就立刻開門入內,拿出這塊瓦片。 這個孩子聽了以後,當我再度入定之時,果然又看到了滿室是水,那塊瓦片清楚就在裡面,他就開門把瓦片拿走。 我出走以後,身體也就恢復如初。 後來又跟著很多位佛學習。 到了山海自在通王佛世世,才能夠忘去身見(感覺)的作用。 與十方世界所有的水分與大海水,完全合一,證入真空的自性。 悟徹水大種性的自性功能,與人我自性真空妙有的功能,都是同樣沒有分別的。 現在通到吾佛,得到童真苦薩的名號,入於菩薩之林。 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清通達佛的果地,我是從觀察水性一味流通的自在功能,得入無生法忍的境界。 我認為要求得圓滿無上正覺,修諦觀水性法門,才是第一妙法。
( 二十一)依風大種性悟明自性無礙的修法: 琉璃光菩薩起立自述說,“我記得在過去很久遠劫以前,有一位無量聲佛出世。開示苦薩本覺自性的妙明真心。觀察這個形成世界種性,以及形成一切眾生身體種性的,都是妄緣攪亂的風力所生。我就在這個時候,觀察空間時間裡的運動。以及身體與心念的活動,都同是這個風力的作用,其中並沒有什麼不同。那時,我就覺悟得,這一切動力功能的自性,來時既無固定的方所,去了也無固定的所在。盡十方世界所有的物質微塵的動力,以及眾生顛倒妄動的本能,都是這種風力的虛妄作用。大而言之,由三千大千世界以外,而至於這個世界以內。所有一切眾生,好使在一個瓶子裡面,裝了很多的墳蟲,瞅瞅亂叫。那都是身體以內的方寸之地,鼓動若一股風力氣機,狂亂嘈鬧。(世界與眾生生命存在的動能,都是一股氣的作用。天地在大氣中運行不息,才有古往今來的存在。眾生也依大氣而生存。人身猶如一個小天地。生命的存在,全憑方寸之間一點氣機的往來。一氣不來,生命就告死亡。妄念之動,必與氣息相依,念動之時氣必動。換言之,氣動念跟著就動。修持的人,有時雖要求念靜或念止。但因氣息不得靜止,所以妄心也不能止息。譬如樹欲靜而風不止。並非是樹不靜,只因樹是依風而動。風不止時,所以樹也不能自靜。因此西傳密宗或他家的修持方法,有專依氣息來修持。先使氣脈開解;心息相依。然後到達氣住脈停,心空境寂的境界。這 ​​二類的修持法門,都是依止風大種性而修的方法。)我遇到無量聲佛的教誨,不久就得到無生法忍。當時心開意解,就見到東方不動佛國,(親見自性本覺不動的真佛。)就為不動佛座下的法王子。並且能夠同時事奉十方一切諸佛。身心朗然洞澈;內外無礙而光明自發。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從觀察風力氣息無依的性能,悟到無上正覺自性的真心,證入正定的三昧境界,合於十方諸佛所傳的微妙心法,才是第一妙法。"
( 二十二)依虛空而悟到性空的修法: 虛空藏菩薩起立自述說;“我與釋迦牟尼佛,同時在過去劫定光佛前,證得無邊無際的性空法身,那時手裡拿著四個透體通明的大寶珠,照明了十方世界。所有微生佛國,在這光中,化為虛空。並且又在自己心中,觀想顯現出一個人的圓鏡。從這個大圓鏡內,放出十種微妙的寶光,照耀於十方世界的虛空中。所有一切世界中的佛國剎土,同時也都反射到這個大圓鏡中,參人我的身內。我的身體,與虛空合成一片,彼此不相妨礙。這個身體,就能夠通過任何微塵國土,廣做一切佛事,都可隨意自在。(這是一種用鏡壇的修法。在西傳密宗修法裡,叫做幻觀成就。效力最大,成就也很快。楞嚴咒壇的修法,也同此理。但有一點必須注意的。這一種修法,很容易生出實際的解脫覺受。如果沒有經驗過來的人的指點,也很可能人魔。這點須要特別注意。)我修得這種大神力是由於我仔細觀察地、水、火、鳳的四大種性,並無固定的性能可安依止。妄想生滅的現象,也沒有實體可得,等於虛空一樣。一切佛國,也都是同一自性的本體。因此發明,悟得自性,得到無生法忍的境界。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清通達的果地,我從觀察,虛空自性的無邊際,證入正定的三昧。若要求得神通妙力和圓滿自性光明,這才是第一妙法。"
( 二十三)依心識見覺悟徹自性的修法: 彌勒苦薩起立自述說,"我記得在很久遠的劫數以前,有一位日月燈明佛出世。我從他出家。但是我心裡還重視世間名聲,喜歡在貴族或士大夫中住來。那時日月燈明佛就教我修習唯心識定,證入正定的三昧。(唯識觀法。先須理解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原理。然後認識見覺心識的生起作用,都是依他而起的。心慧識的作用,是因外界所引發的,又說是性義法相的幻有。外界引起心意識以後,一般人就堅執我意,以為那是實在的。故簡稱這種作用,叫做遍計所執。如栗不執若這種遍計所執,也不再依他而起,空無所有,就是法性的畢竟空。然後空有都不執著,就是心識自性寂然不動的圓成實相。這種方法,完全先利用思惟觀察而修,不必再依止別的作用。)我就依這三種事理來思惟觀察。歷劫以來,事奉過無數的佛。漸使追求世間虛名的心,完全歇滅。這樣修持,等到燃燈佛出世,我才得成無上妙圓的識心三昧。證得虛空無盡中的佛國剎土,所有的淨與穢,有與無,種種現象,都是我的自心功能所變化顯現的境象。由此了解萬有功能。都是唯心識的變現。就是一切諸佛,也都是從心識的自性所產生。因此現在得到吾佛的認可證明,預記我遞補下一次的劫初,在這個世界上成佛,住持教法。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從觀察十方世界的萬有現象,都是意識所變。證到識心自性,本來圓滿光明 ​​,因而進入圓成實相的境界。遠離依他而起的心意作用。滅除遍計所執的執著習慣,得到無生法忍,才是第一妙法。"
( 二十四)念佛圓通的修法: 大勢至菩薩,與他共修的同伴五十二位菩薩起立自述說:“我記得過去無量數劫以前,有一位無量光佛出世。先後十二位佛,都用同一的名號相繼住世教化,達一大劫之久。最後的佛,名為超日月光。他教我修習念佛三昧。如何叫做念呢?譬如人們,有一個人專心憶念思想他,另一個人,卻總是忘懷不想這個想念的人。這樣兩個人,雖然遇見了,也等於沒有相逢。必須要這兩個人,彼此都互相億念,彼此都相思不忘。日久功深,憶念眾切。不但一生一世,就是經過無數次生死轉世,也就同形形一般,不能分離。你要知道,十方一切佛,伶惜憶念一切眾生,猶如慈母憶念子女一樣。如果兒子違背了慈母,自己逃避母愛,遠走他方。慈母儘管在想念兒子,又有什麼用處呢?如果這個兒子想念母親,也同他的慈母想念他一樣。如此母子二人,雖然歷劫多生,也不會遠離散失了。如果眾生心裡真切的在憶佛念佛。即生現在,或者將來,必定可以見佛。自性真心的自住佛,和我們眾生,並無遠近的距離,用不著假藉其他方法。只要自心得到開悟,見到自性的真心自然就心開見佛了。所以念佛法門,必須要隨時隨地念念不忘,猶如做染香工作的人,日積月累,自然就身有香氣。所以這種方法,也叫做香光莊嚴。我開始修習的方法,便是從一心念佛,得入無生法忍的境界。現在轉來在這個世界上,教化普攝一般念佛的人,歸到清淨光明的淨土。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對於六根門頭的修法,並無選擇其利鈍的分別心。只要將六根作用,都歸攝在念佛的一念。不妄想散亂也不昏沉迷昧,就是自性的淨念。這樣念念相繼無間,自然就可得到念佛的三昧,才是第一妙法。"
( 二十五)依音聲而證耳根圓通的修法: 觀世音菩薩起立自述說:“我記得過去無量數劫以前,那時有一位觀世音佛出現世間。我就在佛前,發起求證自性正覺的菩提心。觀世音佛就教我,從聞、思、修、(聞聲、思惟、修證)三個階段去修持,證入如來的正定三昧。我最初在耳根聞聲的境界中,就入於能聞的自性之流,亡去所聞的聲音之相。再由這了無所聞的寂滅中進修。有聲與無聲的動靜兩種境象,雖都了然無礙,而卻一念不生。如此漸加精進,能聞與所聞的作用功能,都渙然冰釋淨盡。至於能所雙忘,盡聞無相的境界也無所住。從此所覺與能覺也都空了,空與覺性就渾然一體,至極於圓明之境。由此空與所空都滅,自然就滅盡生滅的作用。於是絕對真空的寂滅自性,就當下現前。由此忽然超越世間與出世間所有的境界。十方世充;立即洞澈圓明,獲得兩種特殊妙性的功能。一、上合十方一切諸佛,本無自性的妙覺真心。所以與一切諸佛,同樣具有大慈的能力。二、下合十方一切六道(天、魔、人、畜生、餓鬼、地獄)中眾生的心慮。故與一切眾生,同樣具有強心的仰止。因為我誠心供養觀世音佛,所以蒙佛教授我修如夢似幻的由耳根聞聲熏習能聞性空的金剛三昧。我因為修得與佛具有同樣的慈力。所以此身能夠成為三十二類變化身。隨時隨地,為救度眾生,應化顯現於人間世。(現世音菩薩三十二應化身的妙用,具如原文不譯。若用現世間有限的智識去忖度,也許覺得是宗教上神話的說法。其實,都是真實不虛的,自有他的至理存在。從理論上說,三十二應化身,都不外身口意三門所發生的神通妙用。一是身能得到神而通之的妙用,能對機設教,變現各種不同的身教法門。二是口能講說無量不同的法門,都能契機契理,使人領悟受益。三是意得神而化之的妙用,能夠觀察一切眾生的根基,設立各種不同的教法,使其都得利益。)又因為從耳根聞薰,得能聞性空的金剛三昧,得到無為而生起作用的妙力。與諸十方三世,六一切眾生,生起同一悲仰的心情。能令一切眾生,於我身心中,獲得十四種無畏功德。(具如原文不譯。)又因為我獲得這種耳根圓通法門,修證而得無上大道。所以又能獲得四種不可思議的無為而作的妙法。(具如原文不譯。)佛現在問我們修什麼方法,才能圓滿通達佛的果地。我從耳根圓通的圓照三昧,得到緣心自在。因此入於自性實相的法性之流,得到正定的三昧。成就菩提正覺,這才是第一妙法。過去觀世音佛也讚歎我善能得入耳根圓通的法門,就在大會中,授記我為觀世音菩薩的名號。因為我成就觀聽的神妙法門,十方世界,都能圓明自在。 所以觀世音的名號,也就遍聞十方世界。 
(《楞嚴大義今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