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

“七魄”的奇妙作用力

 中國道醫研究院
人類的“七魄”,是一種客觀存在。“七魄”體元在體內的形成,具有幾十億年的退化史。它們是人類從純陽之體的“唯性無神”階段,逐步退化成陰陽複合體過程中的生命產物。
因為飲食的開啟,人類逐步從早期的無飲食、無呼吸、無人欲的純陽之體而逐步地蛻變,構成了後天的形質。
其中,在“精”、“氣”、“神”先天的三元系統中,體元系統中的“性”也就分化蛻變產生出“神”的系統。體內的“神”,就開始了分陰分陽的轉化。
其中,對肉體機能進行具體調控管理的體元,就是由“七魄”作為主導部分。“七魄”作為生命中管理型的體元系統,分管著肉體各系統中主宰執行層次的器官和組織中的體元。
“七魄”具有繞過中央決策系統體元的指揮,從而對主宰執行層次的各類體元直接行使指揮權的能力。也就是說,“七魄”能夠在並未接受陽我心神和陰我識神在大腦中行使意識支配權時,就具有直接指揮器官和組織的能力。這一點,在人類的夢遊現象中是一種極其典型的表現和驗證。
夢遊現象,是人類中許多人面臨和存在的難解之謎。但是,只要掌握了《道醫學》的基本原理,這也並不是難以認清的現象。
人在睡眠中,是“識神”和“意識活動”進入休息狀態的一種過程。然而,識神與意識活動的暫停,卻並不等於生命中全部的體元都完整地進入了休息狀態。
例如,陽我心神丹元仍然在主持著五臟器官中執行性體元的功能,共同完成著人體心跳和呼吸的正常進行,其中還包括著消化、泌尿、體液等功能的低頻率活動。
但是,睡眠下的“三魂”和“七魄”,卻並不一定會全部都處於休息狀態。它們可以完全擺脫肉體的羈絆,而各自離體進行獨立活動。
其活動軌跡與現象,回饋在大腦皮層形成夢境式的“錄影”,這也就是許多人所熟知的“做夢現象”。另一方面,如果“七魄”不是進行離體式的活動,而是仍然堅定不移地保持與肉體的結合,但是卻擺脫了“識神”通過“意識”的指令而共同行動,那麼也就必然會出現“夢游”的行為。
在眾多的“夢遊”現象中,下面的二個案例對於分析“七魄”的生理性極有幫助,其中反應出了“七魄”體元們的陰性本質特徵。對於研究生命真相,具有一定的價值和意義。
例一、體重莫名暴增63.5公斤,她夢遊暴食二十年竟不知道。據揚子晚報的報導,現年四十二歲的安娜·賴安是美國密蘇里州布魯 斯普林斯市人,她和四十五歲的丈夫肯尼經營著一家園藝中心。
當安娜二十多歲時,她的體重只有57.5公斤,身材適中。但如今,安娜的體重狂漲了足足63.5公斤,成了一個重達一百二十一公斤的“超級肥媽”,而且還患上了高血壓。尤其是在過去六年中,安娜的體重增長完全失控。有一次,她的體重在短短兩個月裡就增加了二十公斤!
體重的莫名暴增讓安娜困惑不已,多年來她採取了各種節食、鍛煉的減肥手段,但毫無用處。
直到兩年前,安娜才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增肥可能與夢遊偷吃有關。一天早上醒來後,安娜發現床上到處是食物,而廚房裡則亂七八糟。
2007年11月,睡眠專家斯科特·艾維洛夫醫生初步確診安娜患有“夢遊暴食症”。不久前,專家又用八台夜視攝像機監視安娜的夜間活動,終於令安娜的“增肥之謎”真相大白。
安娜一個晚上竟去了八次廚房,吃了超過二千卡路里食物!安娜說:“錄影表明,我動作僵硬地繞過了裝著水果的碗,直接去拿那些奶油蛋糕和速食之類的垃圾食物。”
據悉,目前安娜已經採取了各種預防措施,防止自己繼續在夢中偷吃。安娜說:“我儘量不在冰箱裡放任何食物,除了食用油和醬料之類的基本必需品之外。
但這也沒用,因為不管冰箱裡有什麼,都會被我吃掉。我們還鎖住了臥室門,但我夢游時總是能把門打開,或者是在開門時弄傷自己。為了去廚房,我已經把眼睛撞青了兩次,並撞掉了一顆牙齒。”
評語:這位女士的“魄力”,看來還是挺堅強的。她的七魄們的獨立活動性,頑固而且持久。意識對它們的中樞決策型調控指令,處於失靈狀態。
而且,其對飲食盲目的偏愛佔據了主導地位。對此,西醫當然是束手無策的,因為西醫這個智慧科學的鎮靜劑,只能作用於大腦皮層的細胞而間接制約識神。只有道醫和中醫知道其中的原理,可以運用能量藥物治癒這類疾病。
例二、男子裸體夢遊後三年不出門。三年前因午睡時夢遊,沒穿衣服就出了家門。母親發現後,將走到院門口的他拉回了家。從那以後,他不願出家門,也不願與任何人講話,一見外人進家,就躲進廁所或躺在床上。
昨天上午十一時,記者來到鄭州市鄭上路一家屬院,推開張家房門時,張月-化名的父母正在叫他起床。張月表情冷漠,像沒聽見一樣。老兩口叫了十幾遍,歎著氣關上了張月的臥室門。
“每天都是這樣,已經三年了,一句話也不說。”張月的父親說,他今年六十三歲,老伴六十歲,兩人靠退休金生活,家裡經濟拮据,兒子三十三歲了,還要靠他們養活。
張月的母親說,張月1994年技校畢業後,就參加了工作。
2006年4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兩點左右,正在家裡午休的他突然從床上起來,衣服也沒穿就開門走了出去。張月的母親發現後,他已經快走到了家屬院的門口。
她一邊喊著“兒子快回來”,一邊跑出去追趕,終於在院門口將裸著身體的張月攔住並拉回家裡。張月清醒後,並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家人的埋怨和指責使他羞愧不已。
從那以後,無論家人怎麼勸說,張月也不願離開家半步,甚至拒絕和任何人講話,經常一個人發呆或自言自語。張月的母親說,三年來,為了讓兒子到外面走走,她不知道費了多少口舌和心思。
從去年開始,張月的“病”更加嚴重,除了不出家門、不說話外,洗臉刷牙理髮都免了。
前天上午,張月的母親看到家屬院門口有一個通知,說辦事處要搞送崗位活動,希望沒有工作的社區居民趕緊報名參加,她忙跑回家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張月。勸了一天,張月無動於衷,這讓王玉枝老兩口急得上火。
張月的母親說,從兒子的行為舉止中,她感覺到兒子的精神不太正常,早就想帶兒子到醫院看看,可兒子根本不願出家門,這讓她和老伴十分無奈。
“我和老伴年齡越來越大,身體也不太好,萬一有個閃失,張月該咋辦呀?誰能幫我們打開他的心結,把他變成一個正常人,以後能獨立生活,讓我們以後少一份牽掛呢?”
評語:讀到這一篇發生在中國的這種案例,一方面,為中國道學文化和中醫文化的失落而悲傷;一方面,也能感受到人們的大腦被徹底洗白以後的蒼涼。
這一病例,其實是這位元男子的母親所製造的意外。如果她具有一點傳統文化的教育,就不會強行干擾夢游中的兒子,通過聲音和行為將兒子的魂魄驚散於體外。
傳統文化中雖然未見系統性地揭示夢遊的機理,但是在中國卻長久地流傳著“不能強力阻止和呼喊夢遊人”的口傳文化,否則夢遊者就會失魂落魄而患病。
這一案例,在其被從夢遊中因叫喊和拉醒後,產生不願出門、不願講話的“精神不太正常”,就是典型的部分七魄尚未歸體的表現。
然而,做父母的和記者皆都認同他是因為“羞愧”而產生了長達三年閉門不出的病症,這真是有點兒既莫名其妙,又荒誕不經。只是,還未知西醫的“科學”定性會說是什麼。
道醫和傳統中醫皆認為,在神志類疾病中,對於體元離體型的昏迷、昏厥、夢魘等等,可以採用呼喚、循經拍打等多種刺激類的方法。
但是,對於夢遊卻不能夠直接剌激,以避免魂魄受驚嚇而離開肉體不能回歸。這一病例,則是典型地丟失了口傳文化告誡而產生的疾病。
其魄驚散的位置,並不遙遠,找回既不費體力也不耗神力,其治療方法也極其簡單。可惜,當人們的大腦被洗白以後,寧可受活罪,也是難以用正確的方法進行調治。
由於這一案例,有利於研究道醫學,有利於認識生命的真相,故收錄並作一點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