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探索宋式家具之美

 新浪收藏

唐、五代家具是宋代漢族家具的發展之源,但宋式家具又是明清家具之源。 宋代的書法、繪畫以及文人畫理論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與影響。 而且,此時漢族工藝美術所獲得的業績與地位也是舉世矚目的。 總的來說,宋代漢族工藝美術具有典雅平正的藝術風格,其家具、陶瓷、漆器、染織多造型古雅、色彩純淨,並且內斂天真,不事雕琢,以質樸取勝,給人清淡雅緻之感。
其中,以宋代瓷器的簡雅之美影響最大,它既是中國瓷器長期進步的結果,也是宋代特有環境的產物。 譬如,以低賤模仿高貴,以材質低廉的器物模仿材質珍貴的器物是工藝美術史上的一般規律,但是一些宋瓷卻反其道而行之,如有的瓷器在造型上就模仿竹簍等普通百姓使用的日用品,這顯然是宋代文人趣味的作用,這種審美趣味甚至一直流傳到今天。 和宋瓷相似,宋代漆器也樸實無華,多以生活器皿為主,簡潔優美,並流行單色漆,顏色以黑色居多,紫色次之,朱紅色又次之,但多無紋飾。 也許正是在瓷器的影響下,它去掉了多餘裝飾,只以勻稱的造型、舒適的比例、潤澤的表面產生含蓄之美。 宋代之前,漆器大多講究彩繪、鑲嵌與雕飾;到了宋代,漆器風格一轉,以講究線形與比例的素器取勝。 宋代漆器凝煉的造型也會讓人自然想起西方現代主義設計理念中的“少就是多”,而且比較一下宋代漆器和後來日本現代漆器,會發現後者和前者在理念與風格上有驚人的相似之處。 另外,宋代服飾也趨於簡潔化和儒雅化,這不但是對唐代開放、熱烈、雍容、華美的服飾風尚的一種革新,而且對後世(尤其是明代)的服飾無論在形式上還是觀念上都有深刻影響。 和唐朝服飾相比,宋代服裝顯得簡樸適意,休閒自在。
當然,以上這些宋代工藝美術審美風格的形成源於一定的時代語境。
其一,政府的倡導。
與其他的統治者相比,宋代帝王們大多數提倡簡樸。 以修建陵墓為例,歷史上的許多皇帝很早就開始給自己修墓,如秦始皇十三歲登基後就給自己修墳;康熙八歲繼位不久就給自己建陵。通常是皇帝不死,皇陵工程不能竣工。 這樣下來,陵墓之奢華可想而知。 而宋朝則規定皇帝身前不能建造陵墓,皇帝死後,僅有七個月時間建造陵墓,因此宋代皇陵之簡樸在歷史上是少見的,(如右下圖)和漢唐那種以山為陵的氣派根本無法相比。 宋朝政府還頒布一系列政策來倡導儉樸。 如大中祥符元年(1008),真宗下詔:“宮殿苑囿,下至皇親、臣庶第宅,勿以五彩為飾。”天聖七年(1027),仁宗下詔:“士庶、僧道無得以朱漆飾床榻。​​九年,禁京城造朱紅器皿
7dd98d1001e93901d9503cb37bec54e737d196e9.jpg
當然,以上這些宋代工藝美術審美風格的形成源於一定的時代語境。
與其他的統治者相比,宋代帝王們大多數提倡簡樸。 以修建陵墓為例,歷史上的許多皇帝很早就開始給自己修墓,如秦始皇十三歲登基後就給自己修墳;康熙八歲繼位不久就給自己建陵。通常是皇帝不死,皇陵工程不能竣工。 這樣下來,陵墓之奢華可想而知。 而宋朝則規定皇帝身前不能建造陵墓,皇帝死後,僅有七個月時間建造陵墓,因此宋代皇陵之簡樸在歷史上是少見的,(如右下圖)和漢唐那種以山為陵的氣派根本無法相比。 宋朝政府還頒布一系列政策來倡導儉樸。 如大中祥符元年(1008),真宗下詔:“宮殿苑囿,下至皇親、臣庶第宅,勿以五彩為飾。”天聖七年(1027),仁宗下詔:“士庶、僧道無得以朱漆飾床榻。​​九年,禁京城造朱紅器皿。
也有不少宋代名臣推崇儉樸的重要性,如程​​頤建議皇帝“服用器玩,皆須質樸,一應華巧奢麗之物,不得至於上前。要在侈靡之物。不接於目”。 蘇軾也認為,禁止奢侈應從后宮始,他說:“臣竊以為外有不得已之二虜,內有得已而不已之后宮。后宮之費,不下一敵國,金玉錦繡之工,日作而不息,朝成夕毀,務以相新,主帑之吏,日夜儲其精金良帛而別異之,以待倉卒之命,其為費豈可勝計哉。今不務去此等,而欲廣求利之門,臣知所得之不如所喪也。”司馬光甚至認為要想上下風俗清明,仍必須依賴於法律的執行,他說:“內自妃嬪,外及宗戚,下至臣庶之家,敢以奢麗之物誇眩相高,及貢獻賂遺以求悅媚者,亦明治其罪,而焚毀其物於四​​達之衢。”高錫也執此種看法,他在《勸農論》中說,只有如此,“則奇伎淫巧,浮薄澆詭,業專於是者盡息矣。”當然,即使有政府的大力提倡,也不排除有些人,甚至包括統治者,繼續沉浸於奢侈的享受而不能自拔,這又另作別論。
來源:雅昌藝術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