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西安一唐墓出土水晶項鍊驚艷穿越時空

 中國新聞網

修復後的水晶項鍊,雍容華貴,熠熠生輝。資料圖 攝修復後的水晶項鍊,雍容華貴,熠熠生輝。 資料圖攝墓中出土的漆盒銀箔花飾。資料圖 攝墓中出土的漆盒銀箔花飾。 資料圖攝
中新網西安9月16日電(記者冽瑋阿琳娜)西安市考古研究院最新披露稱,當地考古工作者在一座未遭盜擾的唐墓中,搶救發掘了諸多唐代文物珍品,其中一條佩戴於墓主人頸部的水晶項鍊,其精美華麗程度不亞於現代水平。 專家推測墓主的祖先極有可能出自中亞“米國”。
據專家介紹,該墓位於西安市南郊,未遭盜擾,隨葬器物保存完好,有陶器、銅器及其它雜器共34件組,另有銅錢9枚,墓誌1合。
據墓誌記載,墓主為唐輔君夫人米氏,雲安郡人,祖先極有可能出自中亞“米國”。 墓誌稱讚其“坤與柔德,天資敏慧,處事周旋,性多閒雅”。
考古人員透露,墓主人遺體保存較為完整,串水晶珠的絲線已腐朽,水晶珠散落於頸部間。 經過整理,考古專家共發現有92顆水晶珠、3顆藍色料珠、4枚金扣、2顆紫水晶吊墜和2顆綠松石吊墜。 水晶珠大小不一,均呈扁球形,由兩端向中間對鑽成孔。 吊墜一端大一端小,其中小端嵌入金扣之中,形成墜飾。 經過修復後,這串水晶項鍊晶瑩剔透,熠熠生輝。
此外,在墓中發現的漆盒,木胎雖已朽無存,但在清理過程中發現了一些銀箔的團花、牡丹花枝、鸞鳥銜綬、瑞獸銜花枝等,推測原應貼於漆盒表面,此精美珍貴之器也絕非一般平民百姓所能享用。 出土的銀盒、鸞鳥銜綬鏡鏨刻手法細膩,紋飾寓意美好,不論大小還是品質,均堪稱珍品。
專家表示,米氏墓葬諸多出土器物,代表了盛唐時期手工業製作的高超技藝,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加之該墓出土有墓誌,紀年明確,因此這些器物也成為同類器物中的標準器,是唐代考古研究的寶貴資料。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