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學誠法師:惡口傷人易招惡報嚴格律己遠離煩惱

佛教講身口意三業,可謂周到而又詳實。 世人往往只重身業,認為只有真正做出為非作歹之事,才有可能遭受惡報,至於說幾句話、興起幾個念頭,很難引起世人重視。 其實有時候口業、意業後果更直接也很慘烈,不可不戒。 《無量壽經》有云:“遠離粗言,自害害彼,彼此俱害;修習善語,自利利人,人我兼利。”
均提惡語辱罵老僧,竟五百世投生為狗
在網絡上看到不少“去死吧”“你是豬”之類的不文明用語,雖然網民們只是一時情緒,並無特別惡意,但其造成的影響卻不容輕視。儒家講“非禮勿言”才能做到“仁人”,而佛教則把說髒話稱為“惡口”,不斷宣說它的危害。
佛陀規定,出家人嚴禁說髒話,剛出家的小沙彌有一堂必修課,叫《沙彌律儀》,裡面講述了一個沙彌因“惡口”而受到懲罰的故事。 這個小沙彌叫均提,聽到一個老比丘讀經的聲音很難聽,就嘲笑他“你讀經的聲音像狗叫一樣”。 沒想到這句無心之語,讓均提落得五百世投生為狗的可悲下場。 很多剛出家的小沙彌聽到這個公案,總是帶著半信半疑的神色——只一句玩笑不會有這麼恐怖吧?
記得幾年前在《讀者》雜誌上看到一篇《最好勿學吹口哨》的文章,大意是:1786年春天,法國國王路易十六的妃子瑪麗·安多尼到巴黎戲院觀看演出,觀眾裡有個來自貝利那的年輕公爵奧古斯丁,自以為風流倜儻,向王妃“咻咻”吹了兩聲口哨。 不料國王知悉此事後勃然大怒,未經任何審判程序,便將年輕的奧古斯丁關進了監獄。 三年過去了,外邊的世界已天翻地覆。 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摧毀巴士底獄,引發了聲勢浩大的法國大革命,可這似乎與奧古斯丁無關。 又過了四年,路易十六和王妃瑪麗·安多尼相繼上了斷頭台,還是沒人想到為奧古斯丁申冤。 拿破崙上台後,於1814年下令徹底清查舊案,為冤獄平反。 官員們這才發現,土牢裡有個因吹口哨而被監禁的公爵。 誰知正辦理釋放手續時,拿破崙失勢,被流放至厄爾巴島,於是這件事被耽擱下來。等拿破崙再度執政掌權時,誰也不記得奧古斯丁的冤案了。 直到1836年,被關押了50年、已72歲的奧古斯丁才被釋放。
奧古斯丁只因吹了兩聲口哨,竟換來50年牢獄之災。 入獄前還是一個朝氣蓬勃的青年,出來時已是一個步履蹣跚的老人。 他的一生,就因一個不經意的舉動而毀滅了。
生活中有很多細節,我們一不注意就會犯錯。 因此,佛教不僅嚴禁說髒話,還對其他很多小事都做了規定,乃至小便該採取蹲坐還是站立這樣的事。 一般人很難理解:為何對這些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還要製戒?看了以上兩個故事也許會明白,任何一個舉動都可能帶來“蝴蝶效應”,我們不知道它是帶來一次海嘯還是億萬彩票。 所以還是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做事,嚴格律己,才是安全之舉、明智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