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4日 星期四

探秘沉香:是修成之果是清越之音

新浪收藏

自古雅人愛沉香(攝影:氓卡)自古雅人愛沉香(攝影:氓卡)
探秘沉香
策劃&執行/本刊編輯部
北宋丁謂作《天香傳》,洋洋灑灑兩千言,為沈香立傳。
啟首即告曰:“香之為用從上古矣,所以奉神明,所以達蠲潔。”香之為物,備以供奉神明,昭明人心的高潔大德——此為眾香共​​有之“品”。
沉香居眾香之首,首在何處? 丁謂舉道書之載,說:“上聖焚百寶香,天真皇人焚千和香,黃帝以沉榆、蓂莢為香。”又說:“真仙所焚之香,皆聞百裡,有積煙成雲、積云成雨,然則與人間共所貴者,沉香、熏陸也。”
丁謂筆下的沉香:“沉香堅株”,“美之至也”,“古聖欽崇之至厚”,“此香焚之,上徹諸天”,“得非天上諸天之香耶? ”褒揚之心,彷彿人間的好詞本不夠用。
自古雅人愛沉香。 李白所謂“博山爐中沉香火,雙煙一氣凌紫霞。”沉香之香,香氣清嚴,煙清而品正,大異於諸香之趣,它是古琴的知音,也是茶道的益友,更是可供禪人一參的好話頭。它原是天人遺留,人間藉此以達天聽。 在香道中,香氣攜走滿心風塵,一時舒心悅意,頓時灑灑然,高天上聖,似已可共一夕談。
沉香的形成令人感動。 經年香樹紮根厚土,不惹風雨而風雨自來,蟲咬鼠噬,雷擊雨侵。 老樹凌然堅格,與風雨共舞,以病苦傷害為淬煉場,經年日久,結成一物,芳香馥烈,韻深意遠,是為沈香。 也不知是誰,受奇妙因緣的招引,在哪一處山谷林間,發現了它,從此青煙娉婷,人間又多了一位聖道的清友。
沉香入世,成為醫療身心的良藥。 心病之醫,在於心的端正無邪,沉香的清嚴,香道的儀式,是使人存誠去邪的方便和輔助。 身心互通,身的病理也源於心志的症候,中醫眼中的身輕體健,在於陰陽和諧之溫和與清通,而沉香為藥,正如李時珍所說,是“冠絕天下”之除穢去污的上品之選。
沉香入琴,入詩,入禪。 古琴名著《洞天清錄》的作者趙希鵠所謂:“夜深人靜,月明當軒,香爇水沉,曲彈古調,此與羲皇上人何異。”唐宋詩詞多有詠及沉香,蘇東坡於眾香中獨推沉香,謂其:“實超然而不群。既金堅而玉潤,亦鶴骨而龍筋……無一往之發烈,有無窮之氤氳”(《沉香山子賦》 )。 李清照的一曲《菩薩蠻》也寫及沉香:“故鄉何處是?忘了除非醉。沈水臥時燒,香消酒未消。”以沉香之香寄喻對故國鄉園的思念。
中國的香道、香文化,誠然博大精深,善於此道者心細如煙,以香為友,隱几坐忘,遊目騁懷,甚而逍遙生死寰宇間。 “有無窮之氤氳”的沉香在這其中,如香之龍首鳳翼,引領眾香把屢屢超越的清歡,灑向了眾苦藹藹的人世間。
沉香是修成之果,是清越之音,本期封面故事,我們一起,探秘沉香!
來源:《古典工藝家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