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香幾與文人的神秘仙境

新浪收藏 

1990年初,美國學者羅伯特·伯頓和他的團隊共同成立了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 作為第一家以收藏明式家具為主的專題博物館,它不僅僅是收藏和展覽,同時還集中了十來位有志於中國古典家具研究的人員,從事論文的撰寫等多方面的工作,編印出版了《中國古典家具學會會刊》。 1994年,博物館在羅伯特·伯頓本人的授意下閉館,這本刊物也隨之停刊。 但這些頗有價值的研究成果,受到學術界普遍的重視和高度的評價。 本期開始,常年涉足海外藝術品市場的岳夢琳小姐將逐篇進行翻譯。 由內容豐富翔實,資料信息巨大,故分期刊登,敬請留意。
香幾與文人的神秘仙境
文/Sarah Handler 譯者/岳夢琳編輯/陳盛娥
譯者名片>>>
岳夢琳(Monika YUE),23歲獲得巴黎高等工商管理學院藝術品管理MBA學位,24歲在巴黎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從事古董拍賣顧問、藝術品收藏諮詢、藝術策展等工作。 25歲至今擔任法國華裔青年收藏家協會會長。
試火添香,文人韻事,無過於此。 當香几上點起一盞香爐,紫煙氤氳,吟詩作畫的靈感思如湧泉,錦心繡腹便信手拈來。 焚香沐浴可消除文人雅士們內心的消極悲觀與忿忿不平的情緒。 因此,香幾作為功能性家具也有著它的社會歷史學​​維度:它既是宗教儀式中不可缺少的器具,同時也是能夠啟發文人思維與藝術靈感的一件藝術品。
香幾的演變歷史
香幾最早被用於敬神供佛、焚香禮拜的祭祀祈福儀式,隨後演變為如桌、床一般的常見家具,但它仍保留了寺廟禮器的精神內涵。 香幾不僅可用於擺放香爐,也常被用於放置花瓶、奇石等。 多功能用途體現了文人高士對生命靈性的精神嚮往和對家飾的審美品味,也隱晦傳達當時信仰與日常生活的密不可分。
圖1 鼎繪圖商代(公元前十六年十一世紀)青銅高19厘米,寬15.7厘米(由Eric Lidow先生和夫人收藏)圖1鼎繪圖商代(公元前十六年十一世紀)青銅高19厘米,寬15.7厘米(由Eric Lidow先生和夫人收藏)
縱觀歷史,香幾的腿足設計都有禮節與宗教的來源。 曲線腿足的範本是3500多年前的商朝(公元前16~公元11世紀)典禮所用的三足青銅容器,其模仿龍的造型,勾勒龍尾部鋒利上翹的足爪輪廓(見圖1) 。 到了東漢時期(公元25~220年),大型慶典上用於放置酒罐的低矮小桌也出現了清晰的動物腿足造型,這是彎曲桌腿的早期藍本(《中國往事》28頁) 。 人們對香幾最早的認知出現在唐朝(公元618~906年),它是用來在佛像前放置焚香和其他祭祀禮器的低矮小桌。 這樣先例源於日本(奈良)正倉院皇家寶庫。 寶庫中使用的桌幾多為早先從中國輸入,或是受到中國手工藝人的影響,都有著富有想像力的創意造型以及金、銀、彩色優美繪圖(見圖2,正倉院寶庫)。
圖2 八葉幾圖公元八世紀綠,金,銀漆木高100厘米,長度87厘米,寬度42厘米(來自日本奈良正倉院)圖2八葉幾圖公元八世紀綠,金,銀漆木高100厘米,長度87厘米,寬度42厘米(來自日本奈良正倉院)
圖3 四座廟柱之一細節圖公元十四世紀馬鞭草屬木材高度2.87ID,平均周長0.63米(火奴魯魯學院1931年由查爾斯.M.庫克禮捐贈)圖3四座廟柱之一細節圖公元十四世紀馬鞭草屬木材高度2.87ID,平均周長0.63米(火奴魯魯學院1931年由查爾斯。M。庫克禮捐贈)
隨著時間推移,人們從坐地席演變為習慣於坐在高桌高椅上,於是香幾的高度也隨之增加,並同時出現於宗教和世俗生活中。 在一幅13世紀中期的《嬰戲圖》的繪畫中,我們可以看到,男孩把香爐和花瓶放在紅漆木桌几上(《豐富的十年》36頁)。 這件桌幾有四葉形頂部,底部托泥、高腰曲線圍裙和四隻粗壯的彎桌腿。 在火奴魯魯藝術學院裡也有​​同時代的硬木圓形柱台,以浮雕的形式繪有佛教題材的故事(見圖3)。 裡面有一隻高圓幾,這整體構造非常接近加利福尼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館藏的兩件香幾造型(見圖4、圖5),但足底卻是宋朝時期(960~1279年)典型的對外面帶有花紋的雲頭設計,香幾的一部分用考究的布匹覆蓋或寶石裝飾。 旁邊的位置另有一隻方形香幾,上面陳設一盞香爐。 根據宋朝河南白沙墓畫的描繪,方形香幾約出現在公元1100年,其造型引用唐朝風格的箱形結構頂面,裝絛環板上鎪鑿透孔,方直腿使用插肩榫與彭牙結合。 發展至明末清初時期(1368~1735年),香幾的常見構造為圓形、曲線腿足(見圖4、5、6、9)。 同時變得流行,用於放置香爐、奇石或花瓶。
圖4 五條腿帶底座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97厘米,直徑41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圖4五條腿帶底座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97厘米,直徑41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
香幾的造型變化
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珍藏的四件香幾向我們展示了彎腿圓香幾的造型變化。 它們均採用紋理鮮明、富有光澤的黃花梨木材,器形穩重敦實,體型碩大,台座高束腰,線條柔和綿密,紋飾疏朗有致,立體感極強,特別是底架與托泥之間的巧妙銜接,使香幾整體看起來輕盈俊逸(只有底架厚實圖4是例外)。 香幾可以有三腿、四腿、五腿幾種。 這裡列舉三件五腿香幾和一件四腿香幾。
五腿香幾,幾面圓形,曲線造型,有束腰,腿下踩圓珠,與圓形托泥相連,肩部與膨牙壺門曲線相順,工藝精湛,張力十足。 整體上看,香幾輕盈纖長,亭亭玉立,秀美精巧。 以下三件五腿香幾外觀大致相同,但在造型和比例的細節上有明顯差異。
明黃花梨五腿帶底座香幾(圖4),其台座和幾面有著完全相同的尺寸,這種造型與腿足、束腰、肩部等幾身各部位的巧妙配合給人安定平穩之感,而高度與直徑的比例使其顯得更為亭亭玉立。 明黃花梨五腿帶攔水線香幾(圖5)以及明黃花梨五足圓香幾(圖6),這兩件的頂部均在弧形木條攢成的圓框內打槽裝板心,直徑比底圈略小。 與台座厚實的香幾相比,有止水線的香幾更矮更寬,曲線圍裙與幾腿更為粗獷,幾腿間距也變小。
圖5 五腿帶攔水線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87厘米,直徑43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圖5五腿帶攔水線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87厘米,直徑43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
圖6 明黃花梨五足圓香幾明代(1368-1644) 黃花梨高93厘米直徑56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圖6明黃花梨五足圓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93厘米直徑56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
明黃花梨五足圓香幾(圖6),相比其他幾件更高挑,採用線腳淺而密的台階式托腮,下坐圓球。 彭牙部分鼓出,喇叭形圍裙,使它成為三件中最華麗的一件。 可以拆卸的頂面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演變,使香爐或花瓶可以嵌入框架中並被固定住。 這樣的使用方式是在納爾遜阿特金斯博物館館藏的公元1700年左右的著名長篇小說《金瓶梅》的插圖中可以看到。
香幾的裝飾藝術
每件香幾都有其獨特的造型和比例,而裝飾圖案使它們之間的差別更加明顯。 明黃花梨五腿帶底座香幾(圖4)每個部位之間如延綿的水流,巧妙的整體統一性使它看起來嚴謹而又不失優雅。 沿著頂部的邊緣台階式內凹的托腮與台座遙相呼應,錐脊形腳支撐著腿幾,肩部與頂面之間造型簡潔。 細小珠飾體現了也一致的精煉風格,腰部的漩渦紋在中國被稱為“海棠式”,每支溫柔彎曲的“蜻蜓腿”垂入球形桌腳,腿頂延伸至圍裙邊緣在尖頭被覆蓋。 細木工匠的創意提高了香爐的視覺高度,兼具裝飾性和功能性。 這樣的構造把托泥、台座、幾腿、腰束、彭牙、托腮以及頂面連成了行雲流水般的整體一線。
帶攔水線的香幾(圖3)與明黃花梨五腿帶底座香幾(圖4)在外形與裝飾上相似,但構思更為大膽,它將幾身各部分明顯劃分開來。 頂部一圈有凸起的邊緣,被稱為“攔水線”,擔架邊緣也採用了簡單有力的陽線,一條窄槽將托腮與束腰隔開。 珠飾更密且並不落在延長點上。 每隻桌腳落在一個實心球上,球外包裹著特別的單片葉,作為彎腿上唯一的變化,造型含蓄而內斂。相反,當我們觀察頂部可拆卸的第三件香幾(圖6),它的設計更加精心飽滿,構造與裝飾都向上延伸。 頂部框架和腰束也有更為複雜的設計,圍裙上增添了雕花和鏤空捲軸,​​上翻的腿腳也用其更為豐富多變的造型吸引著視線。 腿几上有兩隻面對面戲珠的鳳凰浮雕(見圖7)。 帶裝飾的幾腿延伸至捲軸尖端。 腰部以上的環帶一周都有橢圓裝飾,內有印度馬卡拉海怪的雕刻圖案(見圖8)。
圖7 兩隻面對面戲珠的鳳凰浮雕圖7兩隻面對面戲珠的鳳凰浮雕
圖8 印度馬卡拉海怪的雕刻圖案圖8印度馬卡拉海怪的雕刻圖案
在中國藝術中,雕花裝飾總有著豐富​​的象徵涵義。 即使某個微小雕花也可以寓意吉祥。 鳳凰又叫朱鳥,是神話傳說中只出現在太平盛世的一種鳥類。 它是百鳥之王,也是善良與美麗的象徵。 鳳色赤,五行屬火,是南方七宿朱雀之象,代表熱情與豐收。 它經常與龍相伴出現,如龍鳳戲珠的典故。 而馬卡拉海怪則是印度神話中的水神,隨著佛教傳播來到中國,它魚身獸頭,長有獠牙,傳說中可以賦予生命以力量,並辟邪驅惡。
香幾的結構藝術
上述的三件五腿香幾都具有向上托起擺件的動感,相比之下,四腿香幾(圖9)上的擺放物彷彿漂浮在雲端,它不比五腿香幾更堅固有力,但卻可以使貴重擺件看起來像是懸浮在空氣中一般。 它從幾腿到圍裙都有浮雲雕花,腰束上雲頭狹窄。 這件香幾的結構似乎有些矛盾,不同於其他幾件,從頂部到整條連續的幾腿再到托泥都強調著香幾作為支撐物的穩固性。 而這件香幾的腿腳上都有雙重內漩渦雕花設計,腿幾隻有一次向內的單一弧度,看似脆弱卻給人以舒緩輕盈的視覺美感。 對稱的內漩渦是簡化的雲頭圖案,它使家具看起來更具有平衡感。
圖9 四腿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93厘米直徑56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圖9四腿香幾明代(1368-1644)黃花梨高93厘米直徑56厘米(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文藝復興時期,加利福尼亞)
圖10 五片木材在榫槽處聯結圖10五片木材在榫槽處聯結
雲頭圖案是平民家具裝飾中類似靈芝或如意的造型,有心想事成之寓意,四腿香幾(圖9)是難得的外表飄逸實則堅固的典範。 結構的統一得益於連貫性和精巧的工藝。 而視覺上的協調統一則來自於裝飾圖案和各部位的兼收並蓄。 每個層面的巧妙聯結,也成了裝飾的一部分。 腿幾的數量則取決於製作頂面和台座需要木材的數量,比如五腿香幾就需要五片木材製成,五片木材在榫槽處聯結。 在托泥內側我們可以看到榫舌伸長嵌入木材最厚處一半的位置(見圖10)。 頂部的榫眼在其框架上,只有頂面可以拆卸的香幾嵌接點在它的鳩尾榫的橫撐面內。 將頂部嵌入橫撐面可以固定又防止其變形,這樣的橫撐面同時出現在帶攔水線的香幾和四腿香几上。 所以香幾的腿都以暗榫與頂部相連,除了帶攔水線的香幾外,其他幾件的腿頂部都被圍裙覆蓋,使其與腰束半折疊傾斜相連。 而四腿香幾的腰束與裝絛環板為整塊木材,其他幾件則是用了兩片分開的木材。 頂部可拆卸的香幾的翼緣和腿部都在同塊木頭上取材,而在兩側添加了其他木材。 幾腿通常用榫舌固定在托泥或台座上,而桌腳則用榫釘固定。 帶攔水線的香幾的桌腳則是用雙榫舌半折疊式插入托泥,在托泥的下邊緣和桌腳也有連續的細木裝飾。
香幾的陳設
香幾的使用十分普遍,比其它中國古典家具更具有裝飾性、觀賞性。 根據15世紀木工匠經典書籍《魯班經》的記載,香幾的尺寸取決於房子的面積,於是我們看到高度相差甚遠的不同香幾。 它們常被無依無傍的獨立擺放,有時被放在大廳屏風一側,也有時被放在臥室的一角。 它們的功能是抬高和支撐花瓶、奇石或香爐等貴重擺件,但它們也具有信仰和美學的內涵。 香幾有時還能賦予擺放物不同等級的劃分,對於特別貴重的物件,在香几上還會另有一隻更小型的托座以凸顯其珍貴。 香几上擺放的花瓶中可以插入花枝、珊瑚或美麗的羽毛等,不僅有吉祥如意的寓意也與花瓶裝飾畫風相得益彰。 而擺放的奇石會做成山脈的造型象徵堅毅不朽的品格。有時會擺放繪有如世外桃源風景畫瓷盤。 香几上也常擺放瓷質或青銅香爐,伴有插香的小花瓶和香粉盒。 煙氣從香爐中飄逸而出,仙氣繚繞,讓人彷彿置身仙境一般。
當香爐成為家庭祭祀禮器盛行時,它的煙氣便被信仰者視為來自神界的仙氣。 文人雅士們創作時會點起一炷清香,便有了“紅袖添香”的靈感和雅興。 正如約北宋畫家郭熙在《林泉高致集》中所寫的:“然則林泉之志,煙霞之侶,夢寐在焉,耳目斷絕。”
當文人高士撫琴吟詩時總要焚柱清香,雲氣翻騰,借幽靜風雅的環境靜心凝神,享受高妙純粹的意境。 而香幾則是創造這種意境微小而神秘的舞台。
引用書籍:
《豐富的十年》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 羅傑編制、愛略特·羅蘭茲協助編輯。 堪薩斯市,密蘇里州,納爾遜·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1987年。
《中國明清硬木家具範例》 埃爾斯沃思羅·伯特哈特菲爾德。 紐約,蘭登書屋,1970年。
《中國古代青銅器》桑山,喬治。 洛杉磯,洛杉磯市立美術館,1976年。
《魯班經》魯騰比克·克拉斯未出版博士學術論文,萊頓大學,1989年。
《中國往事》四川省漢代畫像墓葬浮雕考古學研究報告。 三藩:中國文化中心,1987年。
《白沙宋墓》宿白。 北京,文物出版社,1957年。
《正倉院的寶藏》東京,朝日新聞社,1965年。
《中國畫研究》韋利·亞瑟。 倫敦,1923年。
《洞天清祿集》趙希鵠。
《中國版畫史圖錄》鄭振鐸。 北京,jenmin美術,1984年。
來源:《古典工藝家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