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星雲大師:講話也是修行

(一)
王陽明有一次跟學生出遊,路旁有兩個人在吵架,一個罵道:“你沒有天理!”一個反駁道:“你沒有良心!”
王陽明就對身旁的學生說:“你們聽,他們在講道。”
學生說:“老師,他們是在吵架。”
用天理、良心要求別人是在罵人,若要求自己是在講道。 與人相處,“講話”是一種很切實際的修行,語言的讚美是一種布施。 是非常因講者、聽者、第三者無心地搬弄而惡性循環。 大家都知道,是非止於智者,彼此能聚在一起,不要逞一時口舌之快,而破壞掉這份難得的因緣。
(二)
語言是溝通感情、傳達思想的工具,但不得體的言語或過多的音聲,常是是非煩惱的因由,故佛門常教我們要“少說一句話,多念一聲佛”。 還有維摩詰居士的“一默一聲雷”都是很發人深省的棒喝。
蘇格拉底非常善於演說,以教人如何講話為職。 有一位青年前來請他教導演說,並說明演說如何重要云云。 蘇格拉底等他說了半天以後,向他索取兩倍的學費,青年問為什麼?
蘇格拉底說:“因為我除了要教你講話以外,​​還要教你如何不講話。”
俗云:“一言折盡平生福”,謹言實在是修身要件。
(三)
“言語之於我們,乃在使我們互相說悅耳之辭。”無意間聽到徒眾的談話,措辭實在值得商榷,如:
“是我拉他來的。”為什麼不說“是我請他來的。”
“這是我管的……”為什麼不說“這是我負責的……”
“我調查大家都很高興。”為什麼不說“我知道大家反應都很高興。”
“你聽我的。”為什麼不說“我們來溝通一下。”
“你可別後悔。”為什麼不說“你不再考慮嗎?”
“你要給我小心!”為什麼不說“你還是謹慎點好。”……
同樣是中國字,為什麼不加點兒潤滑?不僅聽起來不舒服,也易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真是辜負中國文字之美。
晉武帝司馬炎剛登上皇位的時候,一天,他占卜得了個“一”字。 按當時的迷信說法,帝王傳代的多少要看得到數目字的多少,中國向來以三、六、九為吉祥數字,占卜得了個一字,晉武帝心里當然有點悶悶不樂,連群臣也大驚失色。
這時,侍中裴楷就上前進言道:“微臣聽說'天'得到一就清明,'地'得到一就安寧,'神'得到一就靈妙,'谷'得到一就充盈, '萬物'得到一就化生,'君侯帝王'得到一天下就能統一,人民都忠貞於他。”短短的一席話,說得晉武帝轉憂為喜,群臣也對裴楷的善對由衷嘆服。
可見任何一件事,都沒有絕對的,說得好,即能轉憂為喜,轉悲為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