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 星期六

星雲大師:做人,要學會對自己說“夠”


漢文帝登基伊始,為考察大臣,明辨賢愚,說:“賜你們到國庫裡去搬絹,能搬多少就賞多少。”結果居然有幾個大臣因為搬得太多,不勝重負,摔成骨折。 皇帝看了記錄說:“這幾個人不能用,貪婪而無自製,他日必因此而生變故,非朕可信之人。”
對自己說“夠”,是人生智慧,是豁達胸懷,是高人境界,也是保全自己的秘訣
對自己說“夠”,是人生智慧,是豁達胸懷,是高人境界,也是保全自己的秘訣
女作家池莉也“英雄所見略同”。 她回憶說,自己剛出道時,參加一次筆會,看見一個平素很崇拜的作家,興奮不已。 吃飯時,因為是吃的自助餐,看到那個著名作家的盤子裡堆得如同小山一樣,最後剩了一多半,她對那個作家的好感立刻蕩然無存:一個不會對自己說“夠”的人,我是瞧不起的。
對自己說“夠”,是人生智慧,是豁達胸懷,是高人境界,也是保全自己的秘訣。
情愛,要對自己說“夠”。 到處留情,那叫濫情,四方施愛,那叫亂愛,還是陶行知說得好:“愛情之酒甜而苦,兩人喝,是甘露;三人喝,是酸醋;隨便喝,要中毒。”家有嬌妻,一個就夠了,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當心噎著你。 因而,不妨學李敖:“不愛那麼多,只愛一點點,別人的愛情像海深,我的愛情淺。”
賺錢,要對自己說“夠”。 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喜歡賺錢、賺大錢,人同此心,不足為奇。 但千萬不要貪得無厭,欲壑難填,有了一千萬想著一個億,趕上了李嘉誠還想著超比爾?蓋茨,生生把自己當成賺錢機器。 錢夠花了,綽綽有餘了,就要放慢腳步,享受生活,多做善事,回報社會。 日食一升,夜眠八尺,要那麼多錢幹什麼?
喝酒,要對自己說“夠”。 “會須一飲三百杯”,那是詩人的浪漫誇張,千萬別信以為真!畢竟,喝多了容易貪杯誤事,最主要是會傷害身體,酒至微醺,花至半開,才是最佳境界。 因而,哪怕面對瓊漿玉液,也要及時對自己說:夠了,打住!
升官,要對自己說“夠”。 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兵,官自然是越大越好,其實未必。 如果能力、智商、人望、水平、操守均不足以支持你身居高位,那不僅官當得難受,說不定還會自取其辱,甚至招來殺身之禍。 所以,升官有癮者也要適可而止,見好就收。 權越大,責越重,這就叫“高處不勝寒”。
榮譽,要對自己說“夠”。 榮譽,是社會和民眾對一個人成就和貢獻的認可,應該做到實至名歸,名副其實。 過高的榮譽,猶如小腦袋戴大帽子,令人好笑;過多的榮譽,好比鳥翅上綁了黃金,難以高飛。 沽名釣譽,自吹自擂,結果盛名之下難以負荷,最後難受的還是自己。 因而,智者當拒絕高帽,警惕溢美之詞,勇於對過多、過高的榮譽說不:夠了,太多了,我不需要!
壽命,也要對自己說“夠”。 人皆希望長壽,但“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祝愿“萬壽無疆”固然可笑,長命百歲也少人企及,達觀態度是,當走向生命終點的時候,回首往事,我們安詳寧靜,心存感激,有滿足之感:夠了,上天對我不薄,人世間這一遭沒有白來,我走也。 於是,駕鶴西去,得大自在。
對自己說“夠”的人,進退得當,收支平衡,有生之喜,無死之懼,逍遙如陶淵明,“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使人艷羨。 對自己說“夠”的人,與人為善,於世有益,心地坦蕩,知足常樂,瀟灑似陶朱公,“霸越功高早退休,五湖浪跡泛扁舟”,令人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