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羊年漫談青瓷羊

 文物鑑定與鑑賞 

安徽博物院劉東
羊是中國遠古社會中六畜之一,早在母系氏族公社時期,我國北方草原地區原始居民,就開始擇水草豐美的河湖周邊,牧羊狩獵,以獲取基本的生活資源。 自古以來,“羊”寓意著吉祥,東漢許慎《說文解字》中便說:“羊,祥也。”早在先秦時期青銅器和漢代瓦當上就出現了“吉羊”的字樣,正是最好的實證。 羊的造型出現在文物上的例子也很多:商代的青銅四羊方尊知名度是極高的;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以羊為造型的青釉瓷器,數量之多、製作之精良,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社會風尚。 在這午馬揚蹄而去,未羊款款來臨之際,讓我們一起共同欣賞幾件青瓷羊,了解它們背後的歷史文化。
1972年,安徽省宣城出土了一件青瓷羊(見圖1),器高10厘米,長11.6厘米,寬6.7厘米。 青瓷羊呈跪臥狀,直頸挺胸,目視前方,兩角向後彎曲置於耳上,瓷羊背部有三根高低不等的圓筒狀插管。 器身滿施青釉,釉色光潤。 現收藏於安徽博物院,被鑑定為二級文物。
图1 1972年安徽省宣城出土的青瓷羊(安徽博物院藏)圖1 1972年安徽省宣城出土的青瓷羊(安徽博物院藏)
1986年,安徽省宣城又出土了兩件青瓷羊(見圖2、圖3),兩羊造型完全相同,保存完整的一件器高13.6厘米,長15厘米,寬8.4厘米。 羊呈跪姿,昂首直頸,雙角捲曲,頜下有鬍鬚如釘狀,頭頂有一圓形小孔,腹側刻劃一對羽翼紋。 釉色青灰,均勻瑩潤,施滿釉,且眼睛點染褐彩,顯得炯炯有神。 現收藏於宣城市博物館,被鑑定為一級文物。
图2--1986年安徽省宣城市出土的青瓷羊(宣城市博物馆藏,完整的一件)圖2 1986年安徽省宣城市出土的青瓷羊(宣城市博物館藏,完整的一件)
图3--1986年安徽省宣城市出土的青瓷羊(宣城市博物馆藏,有残缺的一件)圖3 1986年安徽省宣城市出土的青瓷羊(宣城市博物館藏,有殘缺的一件)
1996年,安徽省馬鞍山市東吳大將朱然家族墓也出土了一件青瓷羊(見圖4),器高21厘米,長33.2厘米,此羊身驅肥壯,四足捲曲作臥伏狀,昂首張口,羊角捲曲,頭頂也有一圓形孔洞(見圖5),腹部、背部飾一周寬菱形紋帶,尾部刻劃斜線紋。 瓷羊全身施青釉,釉色極瑩潤,釉薄處微泛黃色,釉厚處呈青綠色。 因這件青瓷羊與其它出土的六朝時期青瓷羊相比,體量大、造型美、工藝精,而被耿寶昌先生讚譽為“羊王”。 現收藏於馬鞍山市三國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館,2003年被鑑定為一級文物。
图4 安徽省马鞍山市朱然家族墓出土的青瓷羊(马鞍山市三国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馆藏)圖4安徽省馬鞍山市朱然家族墓出土的青瓷羊(馬鞍山市三國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館藏)
图5 朱然家族墓青瓷羊头部照片(马鞍山市三国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馆藏)圖5朱然家族墓青瓷羊頭部照片(馬鞍山市三國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館藏)
安徽省蕪湖市博物館也收藏有一件青瓷羊(見圖6),器高21.1厘米,長25厘米,寬14厘米。 此羊頭堆刻雙角,淺刻的雙眼炯炯有神,牙齒與鬍鬚刻畫精到。 身軀肥壯,腹部兩側刻劃一雙羽翼。 下有四蹄作跪伏狀,昂首而臥。 器型飽滿,青瓷釉色瑩潤均勻。 另值得注意的是這件青瓷羊的肩部及後背有四個系,這是其它青瓷羊中所未見的。
图6 安徽省芜湖市出土的青瓷羊(芜湖市博物馆藏)圖6安徽省蕪湖市出土的青瓷羊(蕪湖市博物館藏)
上述這五件安徽出土的青瓷羊,均屬於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早期越窯的青釉瓷器。 此類青瓷羊,在南京博物院、江蘇省鎮江市博物館、浙江省安吉縣博物館等處也收藏有多件(見表1)。
表1皖、蘇、浙三省出土的早期越窯青瓷羊統計表
名稱時代尺寸(厘米)出土時間、地點(或來源)收藏單位
青瓷羊(燭台)西晉高10,長11.61972年安徽省宣城磚瓦廠出土。安徽博物院
青瓷羊(尊)(2件)東晉高13.6,長151986年安徽省宣城市石板橋獅子衝出土。宣城市博物館
青瓷羊(尊)三國吳高21,長33.21996年安徽省馬鞍山市朱然家族墓出土。馬鞍山市三國朱然家族墓地博物館
青瓷羊(尊)晉代高21.1,長25安徽省蕪湖市出土。蕪湖市博物館藏
青瓷羊(尊)西晉高22.3,長261958年江蘇省南京市西崗果木場西晉墓。南京博物院
青瓷羊(尊)東晉高14.7,長161980年江蘇省丹徒縣諫壁磚瓦廠出土。江蘇鎮江市博物館
青瓷胡人騎羊(燭台)三國吳高10,長111993年浙江省安吉縣高禹天子崗出土。浙江安吉縣博物館
青瓷胡人騎辟邪抱羊燭台晉代高25,長18.5安徽省舒城縣出土。安徽博物院
(信息來源《中國出土瓷器全集》等)
從出土地點看,這些青瓷羊主要集中於皖、浙、蘇三省交界地帶,如上述安徽五件青瓷羊全部出土於皖東南,究其原因自然與這裡臨近越窯產地,以及“吳越地區”共同的文化傳統有關。 皖東南、蘇南、浙北三省交界的地區,是三國時期吳國統治的核心區域,很顯然這一區域內的人們有著共同的習俗與文化傳統。 有研究認為,這些青瓷羊器形的出現,與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建業、會稽一帶道教思想盛行有關。 如部分青瓷羊,羊身兩側刻劃有羽翼紋飾(同時期的一些青瓷虎子上也有同樣的羽翼紋飾),這就很可能與道教的“羽化登仙”觀念有關。 此外,在一些三國時期青瓷卣的上腹部常塑有一對羊形舖首(見圖7),這也體現了吳地人對羊的圖騰崇拜。
图7 青瓷羊铺首卣(安徽博物院藏)圖7青瓷羊舖首卣(安徽博物院藏)
值得一提的是,安徽博物院收藏的一件晉代青瓷胡人騎辟邪燭台(見圖8),胡人雙手緊抱著一隻小羊於胸前,小羊溫順而可愛,與胡人親密無間。 辟邪一直以來是南京及周邊地區崇拜的一種瑞獸,顯然與南方文化有關。 而胡人騎著南方瑞獸懷抱著小羊,是否象徵著胡漢之間的貿易往來,與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各民族的文化融合有關呢?
图8 安徽省舒城县出土的青瓷胡人骑辟邪抱羊烛台(安徽博物院藏)圖8安徽省舒城縣出土的青瓷胡人騎辟邪抱羊燭台(安徽博物院藏)
此外,關於這些青瓷羊的用途,文物專家的看法不盡相同。 有的認為“羊體中空,額頭有圓孔,或許是盛放酒漿等的器皿”,即所謂的“羊尊”。 確實早在商周青銅器中就常見一種“犧尊”(也稱獸形尊),即塑有動物造型的盛酒器,如牛尊、象尊、鳥尊、羊尊等。 那麼,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這些“青瓷羊”腹體中空,頭頂有空,很有可能是繼承商周以來獸形尊的傳統,作為一種盛酒的禮器,在重要祭祀場合使用。
另一種觀點認為它們的用途是“燭台”或“插器”,《中國出土瓷器全集》介紹數件出土的青瓷羊,都採用這種觀點。 我想也是有道理的,因為一些類似的青瓷獸形器,如多地出土的青瓷辟邪(見圖9),背部也多有筒狀插管,特別是前面所提到的安徽博物院收藏的晉代青瓷器(見圖8),塑一胡人騎坐於一隻辟邪背上,胡人頭戴高冠,冠頂中空,呈一筒狀插管,這樣的器形應該是燭台之類的插器,肯定不可能是盛酒用器。
图9 青瓷辟邪烛台(安徽博物院藏)圖9青瓷辟邪燭台(安徽博物院藏)
所以筆者以為,上述這些出土的“青瓷羊”應當分別考察。 背部有筒狀插管的羊,用途很可能是燭台。 而頭頂有圓孔的則可能是盛酒之用的羊尊,特別是蕪湖市博物館收藏的青瓷羊(見圖6),不僅頭頂有圓孔,而且肩部及後背有四個系,顯然具有容器的一般特徵。
筆者還注意到,商周時期的青銅羊尊與各類獸形尊一樣,羊為四足站立狀,而這一時期的青瓷羊則全部為跪臥狀,顯得十分溫順、乖巧,顯然已經進過高度馴化,成為真正的家畜。
將羊這一造型廣泛應用於瓷器上,既是一種裝飾,增加了瓷器產品的藝術性,同時更體現的是一種民風、習俗,同時也反映了當時南方地區動物會聚、物產豐富。 總之,動物造型的像生瓷,其藝術性與文化性都是極為重要的。
參考文獻:
[1]馮先銘.中國陶瓷(修訂本)[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
[2]張柏.中國出土瓷器全集[M] 。 北京:科學出版社,2008.
[3]安徽省博物館。 安徽省博物館藏瓷[M] 。 北京:文物出版社,2002.
[4]中國矽酸鹽學會.中國陶瓷史[M]。 北京:文物出版社,2001.
[5]楊泓。 青瓷羊的啟示[J].中國文物報,1991(2.24)。
[6]馬鞍山市文物管理所。 安徽省馬鞍山市朱然家族墓發掘簡報[J]。 東南文化,2007(6)。
[7]馬承源.中國青銅器(修訂本)[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