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宋瓷玉壺春瓶:這樣的女神當以金屋藏之

中國文物網 

作者:桂亞蘭
現如今男神女神當道,“鮮肉”橫行;躲過了李大仁卻沒逃過宋仲基;迷過了范冰冰卻依舊不忘念奴嬌。 念奴嬌便是“宋詞女神”李清照,除了才華橫溢的女詞人外,宋代還是“瓷的時代”,宋瓷中的玉壺春瓶,以其清素淡雅,純淨細膩的美學特點,成為當之無愧的“宋瓷女神”。
凹凸有致酒為名女神名喚“玉壺春”
老窯瓷博物館   元 磁州窯白釉刻花玉壺春瓶 (全品)   口徑:8.8CM 底徑:9.2CM 高:30CM老窯瓷博物館元磁州窯白釉刻花玉壺春瓶(全品)口徑:8.8CM底徑:9.2CM高:30CM
“玉壺春瓶”之名在通行的各類書籍中都說是因詩句“玉壺先春”而來,也有說是因“玉壺買春”而得名。 唐代司空圖的《詩品•典雅》:“玉壺買春,賞雨茆屋” 而“玉壺先春”之由來,有的人認為和蘇軾與陶工的民間傳說有關,他曾有“玉壺先春,冰心可鑑”的詩句,但遍查蘇軾的相關著作,包括詩、詞、文、賦都未得見。
在唐代人們習慣把酒稱作“春”,很多酒的名字都帶有“春”, 一直沿用至今。 李白《哭宣城善釀紀叟》詩云:“紀叟黃泉里,還應釀老春”。 明代高啟《客舍雨中聽江卿吹蕭》詩云:“恨無百斛金陵春,同上鳳凰台上醉” 。 直至現在,許多酒的名字仍然叫某某春,如燕南春、五糧春等。
詩人岑參曾有詩云“聞道輞川多勝事,玉壺春酒正堪攜” ,這是目前在文獻資料中所見最早關於“玉壺春”三字連用的情況。 詩人很明白地說出了“玉壺春酒”,而同樣內容的詩句也出現在中唐詩人朱千乘的《新移鏡中別業》中——“錦纜扁舟花岸靜,玉壺春酒管弦清” ,也指出了“玉壺春”是一種酒的名字。
古瓶盛酒後簪花暗香浮動玉壺春
玉壺春瓶玉壺春瓶
“古瓶盛酒後簪花,花酒由來本一家”,一句詩道盡玉壺春瓶功用之妙。 既可盛酒,亦可插花。北宋曹組《臨江仙》句云“數枝梅浸玉壺春…”,此詩中玉壺春瓶被用來插梅。
元代的玉壺春瓶裝飾逐漸增多,釉色品種豐富。 器身裝飾繁複、細膩,層次分明,而且圖案更具有欣賞意味。
此瓶為通體施白釉,釉色白中閃黃,腹部刻畫大朵纏枝牡丹,刻畫生動流暢,底部露胎無釉。玉壺春瓶以器形端莊,線條優美著稱,一直延續到民國都有燒製。
婀娜多姿有顏色金屋藏嬌玉壺春
玉壺春瓶玉壺春瓶
玉壺春瓶的造型是由唐代寺院裡的淨水瓶演變而來。 瓶體型態婀娜多姿,它是一種以變化柔和的弧線為輪廓線的瓶類。 其造型上的獨特之處是:頸較細,頸部中央微微收束,頸部向下逐漸加寬過渡為杏圓狀下垂腹,曲線變化圓緩;圈足相對較大,或內斂或外撇。 這種瓶的造型定型於宋代,歷經宋、元、明、清、 民國直至現代,成為中國瓷器造型中的一種典型器物。
2014年5月28日,在香港佳士得專場拍賣上,一件明洪武釉里紅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以1500萬港幣落槌,1804萬港幣成交。
不管因詩詞得名,還是因名酒得名,玉壺春瓶在瓷器歷史上都佔有重要的地位。 實用的器形,獨特的造型。 上至天子下至庶民,不分貴賤。 宛若女神,回眸一笑,傾國傾城。
中國傳統插花,賦予國人特有的宇宙觀和審美情趣。 受儒、道、佛思想影響,認為萬物有靈性; 因而常根據其生活習性;把無語的花草,賦予人的感情和生命力;借用花木抒發人的意志、願望; 以花枝展情韻,表現花品花格;令人在擊節讚歎之餘,心馳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