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沈周《行书五律诗轴》品评

  新浪收藏

  李路平
  原标题:沈周《行书五律诗轴》品评
  来源:李路平IP新浪博客
5
  明代中叶的成化嘉靖间,“吴门书派”、“吴门画派”、“吴门印派”雄踞艺坛,从艺术流派格局的形成到艺术巨擘的开宗立派,书画艺术呈现出至赵孟頫百年后的又一历史高峰,故王世贞在其《艺苑卮言》中得意地宣称:“天下书法归吾吴”之说。吴门艺苑这一庞大的艺术流派主盟者即为沈周,以沈周为领袖,文征明继起,一时追随者甚众,形成明代中后叶笫一大画宗。王穉登在《吴郡丹青志》中称,“先生(石田)绘事为当代第一”。以沈周、祝允明、文征明、唐寅、王宠、陈道复等为杰出代表的书家团体中,其中兼擅书画的文、唐为沈周第子,而王、陈复为沈周再传弟子,祝、文、王、陈又称“吴中四家”。吴门丹青传承的脉络,实际上是沈周一生构架的发展和延续。
  沈周(1427——1509)字启南,号石田、白石翁、玉田生、有竹居主人等。沈氏一脉以诗书传家而世代隐居吴门,曾祖良琛公亦精鉴书画,时与“元四家”之一王蒙交往颇深。祖父沈澄永乐初年即以人才见征,后引疾归卧吴门,以诗画学于杜琼,与谢缙、刘珏过从,因家传王蒙所赠《听雨楼卷》,故颜其居为“听雨楼”,时王璲、金问、张肯等名士常于此雅集,擅胜东南。父亲沈恒,又从学于杜琼。伯父沈贞亦以诗文书画闻名乡里,伯仲号称“长洲双贤”。
  沈周一生家居读书,吟诗作画,优游林泉。据《明清书画大事年表》载: 正统二年(1437年)沈周十一岁。仲秋,游南京,作百韵诗,上巡抚侍郎崔恭,恭疑非周所作,面试《凤凰台赋》,周挥笔立就,恭大嗟异,激赏之至,比之唐代王勃,惊为异才。正统五年(1440年 )松江诗人陆润玉教馆于沈恒家,授读沈周,周年十四,次年杜琼授沈恒画事,沈周每观父辈作画。其二十多岁曾供职于南京粮长之职被免去时,竟大喜,比曰“鸿鹄逃网罗”,作诗记之。沈周思归吴门,遵祖训一生未应科举入仕,仅“以丹青以自适”,吴宽尝言:沈氏自征士(沈澄)以高节自持,不乐仕进,子孙以为家法。沈氏四代游心艺苑,丹青传家百年,而文脉的传承蒙养了沈周人品、画品、书品,终究造就其成为吴门派开山师。
  沈周以画名世,世人往往重其画而轻其书。传世法书更为稀有,吴湖帆曾感言“白石翁画幅非尠,而书幅特少。余求之三十年,仅得此耳”(题沈周《行书蜗壳》)。笔者检索明清各类著家,凡论及其书者往往语焉不详、片言掠过,如《明史》评文征明“学文于吴宽,学书于李应祯,学画于沈周”,旁及而巳。可以说文征明的一生是谨守沈周的艺德,故与乃师并称“沈文”,先后主吴门艺苑五十年以上。文氏在回忆师事沈周时说“先生对客挥洒不休。所作多自题其上,顷刻数百言,莫不妙丽可诵”。正因为沈周文辞书法并美,这才产生了“妙丽可诵”的效果。沈周书法初学赵吴兴、钟太傅、王右军及宋四家,兼学“二沈(度、粲)”,于林逋着力颇深。传世的诗作尝探得沈周心迹所在,苏轼在诗跋林逋墨迹有“诗如东野(孟郊)不言寒,书似留台(李建中)差少肉。”林逋行草笔意类欧阳询、李建中,故苏轼评其书乏肉多骨,言存贬意。而沈周则有题诗:“我爱翁书得瘦硬,云腴濯尽西湖绿。西台少肉是真评,数行清莹含冰玉。宛然风节溢其间,此字此翁俱绝俗。”显然,沈周审美旨趣与东坡迥异的,崇尚的是书贵在用笔骨力,善笔力者多骨。书贵瘦硬方通神,直言书若丰腴不及瘦硬,赞叹林逋书瘦而不枯,冰玉绝俗。笔者从沈周三十八岁为吴门隐士孙叔善作《幽居图》题款等墨迹考察,确实沈周从字形到用笔之势与林逋相妨,甚至有杨凝式《韭花帖》那种严饬,于山谷体已见行迹。沈周从四十岁前后又学黄、米,在其画跋中能分别觅得数家路数。五十四岁以后,则主山谷体,并参以己意,这种转变,已由明早中期朝野风尚“三宋二沈”转为宋代的文人式风格,是对元代及明代前期鄙弃宋人的一种突破。这种观念对以后的祝允明、文征明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文征明的大字山谷体,体势和运笔当得益于沈周。沈周中年形成的这种纵逸铦刮的笔势,始终贯穿其书法、画法,直至终老。有趣的是,吴门书派另一先导,授文于文征明的吴宽却祟尚苏轼的宽博厚实。其实书体各异,玉环飞燕,不可一概。日前正在苏州博物馆展出的《石田大穰——吴门画派之沈周特展》中,《虎丘恋别图》长卷即为沈周酬赠知已吴宽的绝世之品,见证了五百年前吴门艺苑的习习君子之风。
  《行书五律诗轴》从书风、笔势、用印考证当为沈周中晚年墨迹,整体结字如“疏、静、迹、落、叶、看、待”的横画用笔沉着挺劲,不像黄山谷行笔那样一波三折,而其借用撇捺特征的伸展放逸与山谷相类,结字中宫收紧而四周向外放射,峭劲的笔势形成了跌宕开阔具沉雄老辣,而韵、法兼备,诚为吴门书派典范之作。对于沈周书法,近代书画鉴定大家吴湖帆在其《行书蜗壳诗》轴有跋“石田翁画,为有明一代大家领袖。六如、衡山俱出门下,然其书法之精深,得山谷悬腕纵健之奥。诗则吴文定比之为陆鲁望,盖其书之明,皆为画名所掩耳。晚年神化之笔,如白云在空,流走自在。”知者当许吴倩庵所言不虚。观此作,当知沈周对于吴门书风的形成确乎有着非凡的意义。
6苏州博物馆 《沈周特展》此幅我定为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