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清代紋銀青蛙荷花筆洗:荷香浸潤洗塵去

 新浪收藏

雨林
“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炎炎酷暑,正是荷花怒放的時節。 荷花艷而不妖,媚而不俗;荷香芳甜清遠,沁人心脾,讓古今文人墨客皆對它青睞有加。 古人賞荷由來已久,明袁宏道在《瓶史·清賞》中將賞荷的境界分為上中下三等:“茗賞者,上也,談賞者,次也,酒賞者,下也。”其實除了茗賞、談賞、酒賞之外,古代文人更將對荷的喜愛之情融入到常用器具之中,放置在案頭時時賞玩。
筆者就有幸收藏了一個清代紋銀青蛙荷花筆洗。 這個筆洗乃純銀打造,長約15厘米,高約8厘米,重約47.5克​​。 筆洗造型非常別緻,底部設計為四小截蓮藕,伸出葉外的那一截呈弧鉤狀,其它三截由粗到細,穩穩地拖住了一枚碩大的荷葉。 其中一截上面刻有“奉天紋銀”四個小字。但見荷葉呈五瓣狀向外伸展,葉片脈絡清晰,正中稍微凹陷,便可盛水做洗筆之用了。 一隻青蛙趴在荷葉之上,雙目瞪圓,正緊盯眼前的蚊蟲。 前肢匍匐,後肢微抬,彷彿隨時準備猛撲過去。 青蛙不過一枚硬幣大小,卻塑造得活靈活現,栩栩如生。 與之對稱的是一隻蓮蓬悄然從荷葉的左邊亭亭伸展,十二枚蓮子萌動飽滿。 整個筆洗看上去動靜相宜,曲張有致。 荷花花瓣雖已凋謝,但似乎仍有一股濃郁的荷香縈繞在鼻尖,蕩漾在心頭。
筆洗,顧名思義就是用來盛水洗筆的器皿,屬於文房四寶筆、墨、紙、硯之外的一種文房用具。 筆洗有很多種質地,包括瓷、玉、瑪瑙、琺瑯、象牙和犀角等,各種筆洗中,最常見的是瓷筆洗。 筆洗雖然是件洗筆用的東西,但是卻被賦予極其豐富的藝術性。 從一些古代文獻、名著上透露的信息看,古代文人在寫字、作畫時,還有沐浴、焚香、撫琴等過程。 光是筆洗的樣式已經這麼講究,洗筆的水也要求是泉水,為了取“清潔”之意,要用蓮蓬去了外皮來刷筆。 正是這些諸多講究,才給現代人留下了豐富的文化、藝術遺產。 古代筆洗有繁有簡,有的雖簡單卻功能齊全。 筆者收藏的這個青蛙荷花筆洗,除了洗筆之外,其伸出的一截蓮藕還可以兼做放置毛筆的筆架,兼具觀賞性和實用性。
古人稱荷花為花中君子,贊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高尚氣節。 案頭几上,擺放這樣一個青蛙荷花筆洗,任他暑熱難消,我心寧靜如蓮。 自有一種別樣的荷香浸潤,洗筆又洗心,萬般風塵皆逝去……
來源:牛城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