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7日 星期四

制砚名家:顾琢黄铭有几何

 新浪收藏 

端石莘田款凤纹砚端石莘田款凤纹砚端石莘田款凤纹砚拓片端石莘田款凤纹砚拓片
  欧志荣
  清早期,制砚以顾二娘名头最大,玩砚则以黄莘田名声最响。“顾琢黄铭”之砚,合二者之名望,声誉更隆。
  顾 二娘为黄莘田所制之砚究竟有多少,难以考定。林正青《十砚轩记》云:“既得十砚,乃就吴门顾大家琢磨之。”又,林氏《舟中口占简四会莘田明府》有云:“凤 眼龙文十砚陈,大家琢就品题新。早知天与使君便,合在人前说研邻。”(《瓣香堂诗集·粤游集》)按林正青所言,黄莘田十砚轩中之十砚,全部为顾二娘所琢制 (包括新制及改制)。则顾二娘为黄莘田所制之砚,起码有十方。如林正青所言为确,则据前文对“十砚”所作之分析,所列诸砚中,可首先认定为顾二娘琢制者有 五方,分别为:“美无度砚”、“十研轩砚”、“十二星砚”、“凤形改制砚”和“青花砚”,盖前四砚确认为“十砚”中物已无可争议(其中“凤形改制砚”谢道 承已言为顾大家重制),“青花砚”黄莘田已直言为顾二娘所制;而可确认非顾二娘制作者有一,即在端州时庄氏所蓄之“生春红砚”。
  今有学 者指“美无度砚”并非顾二娘所制,而是出于“端工”之手,盖余甸有铭云:“不方不圆,不雕不琢。略事磨砻,德修罔觉。如金在冶,如玉离璞。端州多才此超 卓,晤言一室君子乐。”学者谓“端州多才此超卓”,是言砚乃端工良匠所琢。又分析“多才”是否为“多材”之误,终认为从铭语看,纯言砚艺,故必指“端工” 无疑。笔者则以为,此句实指砚材。其一,文人笔下,常以石拟人,如端砚即有“石虚中字居默,南越高要人”之说,又有喻之为“风流学士”及“端友”者,此处 作“多才”而非“多材”,理正同。其二,砚铭中先赞雕工,再赞材质,或顺序相反,皆属常见。“美无度砚”之美,不仅在工,亦在材,是一件质美工良之佳品。 若余甸铭文只言工而不及质,反倒不妥。其三,“端州多才此超卓”之前,已有一句“如玉离璞”作铺垫,语意上不会唐突。其四,清初文人对端工颇有微词,如曹 溶《砚录》指责“粤工多俗”,在《与客谈砚三首》中又言至岭南后:“僻地良工少,镌磨欲自供。”施闰章《砚林拾遗》亦直言“石产于端而工不善斫”。就连黄 莘田到端州后,亦专门把董、杨二人请来署斋琢砚。故这里之“端州多才”若是形容“端工”,余甸之看法未免过于“反潮流”。其五,林正青《十砚轩记》中,已 言“既得十砚,乃就吴门顾大家琢磨之”,没道理“十砚”中之“明星”“美无度砚”,首先就不是顾二娘所制,林氏岂非睁眼说瞎话?其六,余甸另有题“七星 砚”之铭,云:“如霞之赤,如蕉之白。其眼莹然,其数维七。朝夕摩挲,殆不忍释。三洞多才,头地出一。”(《砚史》卷一)此“三洞多才”之“三洞”,乃指 端溪老坑内之东、中、西三洞,“多才”显指砚材。“端州多才”之用法亦然。
  关于“美无度砚”之作者,清代彭元瑞有《美无度砚》诗,末二句云:“吴门夸妙制,粉印墨花融。”(《恩余堂辑稿》卷四)彭氏意指此砚乃吴门女制砚人(即顾二娘)所制。
  顾二娘为黄莘田制砚,主要集中在康熙晚期,其时,黄莘田尚未官粤。莘田入粤后至雍正五年,制砚主要交由客其署斋的董、杨二人。黄莘田罢归后,是否还有请顾二 娘制砚呢?考黄莘田于雍正八年秋天自岭南归,于雍正十一年作《题林涪云陶舫砚铭册后》,中有“谁倾几滴梨花雨,一洒泉台顾二娘”之诗句,可知其时顾二娘已 离世。顾有可能在莘田回闽前已去世,亦有可能在雍正八年秋天后至雍正十一年之间去世,但亦已是人之将去。
  由此可知,黄莘田归闽后,已不 大可能再找顾二娘制砚。而《秋江集》所存诗作中,亦未见黄莘田回福州后,尚有出闽之记述。徐康《前尘梦影录》卷上云:“莘田曾任高要、四会,正开坑采石, 故所购独多。罢官后携至吴门,佳石多付顾二娘手琢。”徐氏之说,显为想当然之语,不可信!■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