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

星雲大師:歡喜與憂悲

歡喜與憂悲
人的生活,不是喜就是憂;得則喜,失則憂。 然而,得,不一定就是喜;失,不一定就是憂。 甚至,喜不一定就是好,憂不一定就是壞,例如:年輕的兒女在外偷盜、搶劫,看似有所得,但大禍就將臨頭;現代人所謂“憂患意識”,一時的艱苦,卻能帶來永遠的平安,是以“喜”不一定就是好,“憂”不一定就是不好。
所謂歡喜,要能與人共享共有,所謂歡喜,要能不妒人有;能夠享有無私無我的歡喜,這才是有價值的歡喜。
所謂憂悲,是關懷別人,是關懷道業;所謂憂悲,是不忍社會紛亂,是不忍眾生受苦,這種“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行為,有什麼不好?
歡喜,是人人所追求的,世界上最寶貴的東西,不是金錢,也不是名位,而是歡喜。 一個人如果有了財勢名位,可是生活過得不歡喜,人生也沒有什麼意義。 因此有人以“安貧樂道”為歡喜,有人以“無事自在”為歡喜,有人以“平安是福”為歡喜,有人以“知足常樂”為歡喜。
憂悲煩惱也不一定不好,佛法未興,眾生未度,怎能不叫人憂煩?國事紛擾,人心不淨,才是真正的憂煩!憂煩自己德性不夠精進,憂煩自己能力不見增長;憂煩自己待人情意不夠真實,憂煩自己對人服務不夠貼切。 因此,憂煩其實也是仁者之心;能夠“憂道不憂貧”,就是仁人之心的體現!
《岳陽樓記》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人,固然不可以把歡喜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更不應只為自己一人一事而歡喜,而應以天下蒼生為念,即使是一個小老百,也應該以一家人的溫飽、平安、和諧而歡喜;應以一社區的鄰居之團結、互助、友愛而歡喜;應以跟隨的老闆、主管、長官之順利、得到利益而歡喜。 總之,要以他人的歡喜為歡喜,則庶盡道矣!
“歡喜”讓這個世界充滿了色彩,“歡喜”讓我們的人生充滿了希望;沒有歡喜只有憂悲,這是不懂生活;有歡喜也有憂悲,此乃人之常情;能夠“無憂無喜”,則是更高的修養,也是最有智能的處世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