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

威慑四方的狴犴木牌

  新浪山西 

  封建社会的衙门物件在藏界并不多见,多次出现在明清小说中的狴犴木牌,亦稀见实物。近日,笔者就淘到了这样一件木牌(见右图)。该木牌长40厘米,宽27.5厘米,厚1.5厘米,木牌双面在顶部画着凶狠的怪兽。据笔者考证,画上的怪兽不是老虎,而是狴犴,因民间百姓不识狴犴,往往误认为老虎。传说龙生九子,狴犴排行第七,它平生好诉,却又有威力,不仅急公 好义,仗义执言,而且明辨是非,秉公断案。再加上它形象威风凛凛,因此除装饰在狱门上外,它还匍伏在官衙的大堂两侧,每当衙门长官坐堂,行政长官衔牌和肃 静回避牌的上端,便有它的形象,它虎视眈眈,环视察看,维护公堂的肃穆正气,也被视为公堂法官的化身。
  这木牌是笔者从河北美院一老师手中淘来的,画工精湛,刻画形象栩栩如生,两面的狴犴眼睛更是生动传神,木牌四周画有红色的波浪纹纹饰,且用铁皮嵌入包镶,铁皮早已锈迹斑斑。木牌上写满字,但由于年代久远,无法辨认,仅能分辨字体大概轮廓,如发现“登”字。
  从木牌使用痕迹推断,其曾被当成案板使用。中国封建时期跨度大,衙门文化丰富多彩。这件流落民间的木牌画功精致、生动、传神,原汁原味地保存再现了 古代狴犴形象,集中体现了我国官衙文化的庄重、肃穆,反映古代司法活动的威严和震慑,且保存较完好,具有其特殊的历史价值,是研究官府衙门文化的珍贵实物 标本。
  澎湖归隐
  来源:三晋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