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酒具一绝:明代德化窑八角杯

  新浪收藏 

  说起酒具,明代德化窑的酒杯堪称一绝,器型方面而言,或八角,或六角,或椭圆,或荷叶形,有的是仿青铜器造型,有的是仿犀牛角器,有的是仿金银器,更有一部分为德化所创,式样之丰富,令人拍案叫绝。在众多的酒杯中,有不少以诗词为装饰的杯子,成为德化窑酒具中光彩夺目的明珠。它们大多是以竹刀等工具直接题刻于器物之上,大多以草书居多,也有不少行书,以满足文人雅士的需求。题刻的内容多与饮酒有关,也有相当部分的内容表达了文人雅士的闲情雅趣。如李白的“三杯通大道”、杜甫的“李白一斗诗百篇”、苏轼的“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等等。这样的饮酒闲诗、闲情题于酒杯上,诗意与酒趣相应,极具文人气质与人情味。
  如图所示的明代八角杯,高8厘米,其上题刻“一斗不多”。字迹洒脱,内蕴丰富,既有殷勤劝酒之意,又有爽朗豪放之气,蕴含着文人雅士的风趣幽默,令人在饮酒之余把玩不已。
  “一斗不多”,源出宋人龚明之《中吴纪闻》卷二有“苏子美饮酒”一节,说到名士苏舜钦(字子美)“《汉书》下酒”的生动故事:
  “子美豪放,饮酒无算,在妇翁杜正献家,每夕读书以一斗为率。正献深以为疑,使子弟密察之。闻读《汉书·张子房传》,至‘良与客狙击秦皇帝,误中副车’,遽抚案曰:‘惜乎!击之不中。’遂满饮一大白。又读至‘良曰:始臣起下邳,与上会于留,此天以臣授陛下’,又抚案曰:‘君臣相遇,其难如此!’复举一大白。正献公闻之大笑,曰:‘有如此下物,一斗诚不为多也。’”元人陆友仁《研北杂志》卷下以及明人何良俊《何氏语林》卷二一也都说到苏舜钦“《汉书》下酒”故事。明人吴从先《小窗自纪》也提到这一故事,并且以其他史书和《汉书》比较:“苏子美读《汉书》,以此下酒,百斗不足多。余读《南唐书》,一斗便醉。”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福建德化 郑金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