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9日 星期二

金猴"怀"二宝新春献瑞 铜章"抱"邮票方寸共辉

  新浪收藏

  媒体来源:中国集币在线
  金猴献瑞大铜章  金猴献瑞大铜章
  如果总结“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的关键词,无疑就是地位独一无二、图案精美绝伦、雕工繁复细腻。
  史无前例数个第一,开创两大收藏品合作之先河
  为什么说“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是2016年艺术收藏市场地位独一无二的艺术藏品,当然是因为他开创了史无前例的三个第一。
  第一个“第一”:在以往的中国贵金属币章发行史上,无论是借鉴邮票发行的题材、艺术表现手法,甚至是使用相似图稿的情况并不显见。但是“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是第一次将完整的“邮票”作为表现素材,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将“邮票”搬上大铜章的章面。或者可以这样说,“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是中国大铜章自诞生以来,第一枚生肖邮票与大铜章两种收藏属性相结合的创造性艺术藏品。而且,这种创造性获得了官方的首肯和认同!这套大铜章正式获得中国邮政集团批准发行,并且也是中国邮政集团首次批准中国邮票用于大铜章之上,使中国邮票以大铜章为载体,得到更多渠道的传播。作为收藏品来说,这种被官方认证过的难得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纯正的血脉传承奠定了这枚大铜章的收藏价值。
  第二个“第一”:中国大铜章上第一次出现了“面值”。 大铜章的发行水平参差不齐,真正具有收藏价值的大铜章一般都是由专业造币机构发行,但无论是哪个机构发行,大铜章不是国家的法定货币,所以他与贵金属纪念币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没有面值。但是,“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又开创了一个“第一”,这是第一枚被允许使用当年的邮票图案,并且允许带面值使用,因此他也成为中国大铜章发行史上第一套带“面值”的章品。
  第三个“第一”:无论是收藏还是投资,大铜章不同题材、不同板块,甚至同一个板块内不同品种之间的收藏投资价值都会存在一定差异,所以大铜章藏家最看重一个系列题材的龙头品种。据悉,生肖邮票大铜章将以系列形式,于每年春节前夕如期发行,而这枚“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将是这个系列铜章的第一枚,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龙头品种,具有相当大的想像空间。
设计、雕刻、工艺无一不精,造就艺术珍品设计、雕刻、工艺无一不精,造就艺术珍品
  设计、雕刻、工艺无一不精,造就艺术珍品
  铜章的艺术收藏价值基于三大部分:设计、雕刻和工艺。一枚成功或说精彩的铜章作品,必须是这三者的完美和谐统一,设计图稿合乎构图法度之外又经营独特,雕刻技巧精湛之外又美仑美奂,工艺加工在忠实于设计和雕刻之外又能有所渲染,这样造就的铜章才能称之为真正的艺术作品。
  欣赏“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视觉冲击力很强烈,视觉线索很直接,味道很浓,但又细致入微,内涵深入而丰富,当下的大铜章能做到这些,实属难得。究其原因,是因为这枚套大铜章本就出自于大师之手。“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的重要创作素材之一是中国邮市中创造了财富神话的1980年第一版猴票设计者,著名国画大师黄永玉先生再次出山创作的2016(丙申)猴票,而这套大铜章的设计雕刻者则是上海造币有限公司著名设计师徐云飞,不同领域的两位大师携手力作,非同凡响!
  看大师是如何设计的!
  欣赏生肖题材的大铜章作品,首先是欣赏设计者对于该生肖题材文化内涵的解读。猴在十二生肖中排行第九,与十二地支中配属“申”。 “猴”向来是一线题材,因“猴”与“侯”同音,有“封侯”之联想,口彩甚好,颇受国人追捧。在中国的生肖文化中,猴被赋予了精灵敏锐的性格特点,另一方面,猴子是自然界生活方式最类似人的动物,多以家族式的群体生活为主,“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正背两面,正好诠释了猴文化的这两面。
  看正面图案,质朴本真,气韵流畅,平实中见奇幻,豪放中见细腻,以特别日常的视角切入,展现了每一个中国人最熟悉的那只“猴”……透现出生肖文化与传统文化、人与生肖文化之间的美妙共振。这只“猴”,就是腾云驾雾,齐天大圣!铜章正面图案以本色浮雕工艺,选取京剧艺术中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形象,表现了生肖猴的精灵、喜兴、敏锐。孙悟空在中国民间是本领通天的象征,他是神猴,生性顽皮机智,铜章上的这只孙悟空常见于京剧舞台上,只见他沿鼻翅画鼻窝,大粉的眼窝中勾出两只凤眼,眼圈以光芒环饰寓意火眼金睛,嘴角抿起,似乎正在向欣赏铜章的我们作出一个大大的鬼脸造型,但是眼窝中央一抹精光,显示了这只具通天彻地之能,翻云覆雨的神猴是如何具有王者气概,神仙气度的。整体造型甚是精灵俊俏,既突出了猴王的面部特征,又显示了齐天大圣神采飞扬的王者气概。从设计造型上,铜章正面图案上的这只“猴”取材于京剧《西游记》,本身就赋予了它浓郁的浪漫主义情结,猴首下方硕大的流云纹又增强了铜章画面梦幻离奇的诗意色彩,营造出中国古典艺术独有的神韵。而徐云飞在雕刻创作这一面时,通过典型的线刻示形,使浮雕和黄铜面浑然一体,加强了章面整体的气势贯通。借助雕刻线形的凹凸、曲直、疏密变化,用以勾勒猴首的轮廓,包括猴眼、猴眼窝、猴眉、猴嘴、猴耳,乃至猴面上的每一根皱纹线条。在后期的工艺处理中,不做过多的雕琢和空间处理,既尊重黄铜材质给人带来的感受,也更突出概括猴面的基本特征并夸张了创作思维想象中的成分,力图表现齐天大圣的气势和生动的造型。虽然客观上削弱了雕刻线条具有的流动感,但就是因为这份完整和厚重,塑造出了圆润厚重而又饱满的体积感,让铜章画面多了些稳健开张的气势,多了些民族的自信,也就多了些厚重的文化气息。
  如果说“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的正面图案是稳重的、张扬的、厚实的,那么这套大铜章的背面图案就是灵动的、温情的、细腻的。《丙申年》猴票一套两枚,其中一枚是公猴攀枝摘桃图,另一枚是母猴抱二子图。黄永玉说,当年画第一套猴票的时候,是为了纪念自己养的猴子去世,这次画的主题是全家福,其乐融融。
  表现“公猴攀枝摘桃图”这枚大铜章上的主体邮票画面里,一支粗壮的桃枝从左向右自然生长,撑住了画面的气流走向,一只灵猴俏皮地攀援“吊挂”在树上,就是这份手脚并舞,尾巴交缠的“吊挂”状态才表现出了猴的精灵、活泼,它左臂挂树,右臂举桃,眉眼之间的那份喜悦让人忍俊不禁。桃子自古以来就被视作延年益寿的果品,并且被加以渲染神化,形成了一股独特的寿桃文化。整个画面清新自然,经营有度的构图布局,酣畅淋漓的笔墨,仿佛我们透过铜章画面还能隐隐闻到桃子的香甜气息,感受到猴子摘桃后呼朋唤友的热络气氛。徐云飞的再创作过程中,黄永玉对猴子生理结构、神情状态“似与不似”之间那份精妙的把握,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尤其细节处灵猴眉目之间的三角状褶皱得到了丰富而生动的保留;表现“母猴抱二子图”这枚大铜章上的邮票画面,塑造的是母猴左拥右抱,与二子和谐相处的温情画面,母猴脸上的喜悦和满足,左右两只小猴对母亲的温情亲吻,微微嘟起的小嘴唇轻轻触碰着母亲的脸颊,母子三人形象形成一个稳定而坚固的三角,而它们之间的脉脉温情,则让每一个欣赏到这个画面的人不禁眼泛泪珠,想起自己的母亲,尤其是远在他乡的游子,恨不得立刻回家扑进老母亲的怀抱。这个画面,不仅仅在于它的型有多准确,它的神有多精彩,更在于它的情可以让每一个欣赏者动容,铜章将黄永玉先生想要通过这个画面表达的亲情美,表现得精到、精准。而且,这个母猴怀抱二子的形象,也很契合当下最流行的社会话题“开放二胎”,以猴形象指代人的社会关系,也是生肖文化的重要内涵之一。
  这套大铜章的背面图案,除了完整、精湛地表现了黄永玉大师倾情设计的《丙申年》猴票,还进行了巧有心思的布局构图,邮票画面被安排在章面的中央偏右侧,最左侧分别修饰了邮票的齿轮造型和一只带叶仙桃,暗示了这套大铜章的“邮票”血脉和生肖文化血脉,画面最上侧“2016”字样中,以仙桃造型取代了其中的“0”,与邮票画面的俏皮质感完美契合,也让画面显得更加别致、生动。在工艺处理上,还有一点非常值得关注,这一面图案中,猴票是以极精微的浅浮雕呈现的。原本平面的邮票,通过铜章浮雕艺术的处理,能给欣赏者展现一个富有生动变化的丰富的内容, 金猴形象显得更为生动,赏玩更有多了一层意趣。更重要的是,这种工艺处理手法打破了邮票和大铜章各自的艺术样式,邮票本身是平面绘画,铜章是浮雕作品,用浮雕的造型语言来表现邮票,通过浮雕高度的立体起伏中,浮雕语言的体积感与重量感,使得黄永玉的平面绘画作品原本轻灵潇洒的艺术造境多了几分凝练厚实,真正意义上将邮票艺术和铜章艺术进行完美的组合,而不是简单的叠加。
  从美学鉴赏的角度来看,“金猴献瑞”2016生肖邮票大铜章正面的京剧齐天大圣形象充分调动铜章艺术的造型语言和浮雕语汇,渗透着生肖猴文化奇幻纯真的感情色彩,这面的猴表形,而大铜章背面的邮票猴则展现了生肖猴文化温情细腻的感情色彩,这面的猴表意。不同领域的大师携手,为我们奉上这一套精彩绝伦的生肖猴题材大铜章,把“猴”这个形象放入多元的审美情趣中去凝练和提升,构图上呈现出相当独特新颖的效果,雕刻刀法粗犷而不乏细腻,工艺处理复杂多元,吸纳了邮票艺术和铜章艺术在艺术语言上的双重特点,是一套值得家族传承的大铜章精品。(作者:杨听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