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唐代长安城流行穿胡服胡饰

 新浪收藏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步辇图》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描绘了唐贞观十五年唐太宗在宫女簇拥下坐着步辇接见吐蕃请婚使臣禄东赞的场景。观画面局部(图1,左禄东赞、右典礼官),禄东赞由穿红袍的典礼官引见给唐太宗,禄东赞正在恭敬的向唐太宗拱手致礼。
  试读唐朝画家阎立本笔下的禄东赞及其所穿袍服:禄东赞是吐蕃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和外交家,职务相当于宰相,奉吐蕃霸主松赞干布之命来华觐见大唐天子。他没有穿戴吐蕃官吏服饰,也没有穿着吐蕃贵族阶层华贵的民族衣帽,而是身穿盛行于世的西亚波斯风格联珠立鸟纹织锦剪裁的圆领窄袖锦袍。是的,胡服、胡饰早已风靡都城长安,这样的着装符合阎立本心目中求婚使臣的身份和性格特性。
  画家阎立本用人物场景营造出较为自然宽松的氛围,用人物服饰、肢体语言、面部表情表述着不同人物的民族气质和尊卑地位。为了衬托唐皇仁爱宽厚、开明友善,用心良苦的阎立本有意弱化了禄东赞所穿锦袍原本色泽浓丽、纹饰张扬的异域特征,并赋予其恰到好处的形体语言,表现着他在唐太宗面前的诚恳、谦卑、机敏……
  禄东赞所穿锦袍的纹饰属于北朝至唐代异域风格经典纹样之一,巧合的是青海都兰吐蕃墓葬也有同纹样织锦残片出土。大同小异的纹饰在新疆、青海等地区多有发现,如:花卉对鸟(图2)、联珠对鸟(图3)、双联珠对鸟(图4)、上下纹饰略不同的对鸡(图5)、对鸭(图6)等等;至于袍服面料来源,仁者见仁:内地织造朝贡赏赐、吐蕃织造、波斯萨珊王朝、战争掠夺等方式,皆有可能。
  环视散藏在世界诸多博物馆以及收藏家收集的异域风格织锦,尽管学术界对它们的织造地、图案内涵等方面存在着诸多分歧和推论。但不可否认这些建立在收藏研究层面的交流、探讨和推论,直接或间接的促进着丝路文化的发展。
  让我们换个角度审视那一块块残旧却依然艳丽的汉唐织锦,无论它们是经典的中国传统织锦,还是直接来源于粟特、波斯萨珊、东罗马拜占庭帝等国。也不论它们是吐蕃统治时期织造于新疆于阗(胡锦)、青海都兰(番锦)、甘肃敦煌(沙州丝绵部落),还是流亡吐蕃的粟特工匠为吐蕃贵族建立织锦基地时织造的产物……时过境迁,能否暂时求同存异、搁置争议、共享科学严谨的研究成果。相信随着资料信息不断的增加,有序归类梳理排列出的脉络会更为清晰,原产地与产地之间的关系亦会更加明确。
  诚然,在大汉王朝至大唐盛世的千余年间,以丝绸为主要媒介的“一带一路”商贸活动,联结着欧、亚、非三大洲。但不得不承认,是中外商旅、学者、外交使节、宗教传播着等相关人士藉著丝绸之路促进着中西文化、经济等多层次、多方位的互通与交融。其文化交流层面的象征意义大于商贸经济的实际意义,正是这种内在的推动力对世界文明进程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推进作用;回看那一方方汉唐织锦残片,或许您会顿悟:是它们以丝路古道遗存的身份佐证着古籍中曾经记载的民族复兴、国家昌盛繁荣!是它们在演绎华彩乐章的同时,为今人增强着丝绸之路历史符号的记忆!
  如今,中国制造已遍及天下,商品结构正在不断优化,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们无暇伤春悲秋,复杂多变的世界迫切需要昌盛繁荣的中国,而这历史符号已昭示了中国全方位对外开放、合作发展,环联欧亚、延伸非洲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已然启动,中国梦不再遥远。
  锦衣华堂献风采,历史符号联天下。快速崛起的中国正在依托既有的陆路和海上经济带,一如既往地为人类和平发展发挥着巨大作用。中国昌盛繁荣,利在陆路、海上,福泽天下!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甘肃兰州 赵峰生 原标题:锦衣华堂献风采历史符号联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