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4日 星期日

明清瓷器太极八卦纹样的流行

   新浪收藏

明晚期太极八卦纹方盘明晚期太极八卦纹方盘明晚期漳州窑太极八卦纹盘明晚期漳州窑太极八卦纹盘漳州窑太极八卦纹盘局部漳州窑太极八卦纹盘局部
  浙江杭州 李熊熊
  在明清时期的瓷器纹样中,“纹以载道”是一个十分常见的现象。晚明出现的一种以太极、阴阳、八卦为主体的纹样(图1),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它的出现,是要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表达中国传统文化认同的一种宇宙观。
  “太极”、“阴阳”、“八卦”,原本是先秦古老的典籍中用来说明宇宙万物如何产生和变化的概念。如《周易·系辞上》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 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凶吉,凶吉生大业。”这段话后来被儒家奉为说明万物起源的理论圭臬,但因语句过简,历代不同的解说层出不穷。宋元明清时期,理学家 们进一步阐发,太极八卦学说成为儒家思想体系的核心理论,深入人心。
  太极、阴阳与八卦,作为瓷器纹样,命运是不一样的。在晚明以前的瓷器纹样中,太极、阴阳图较少出现,而八卦图至少宋代时已经非常流行。如龙泉窑的香炉 上,就常见八卦纹样。宋元瓷器上使用八卦纹样,更多的是看重它变化莫测的神秘性。到明晚期出现图1这样太极、阴阳与八卦组合在一起的纹样,所要表达的意思 显然已经比此前的八卦图复杂得多了。
  从图 1所绘的太极八卦图来看,它中间的圆圈代表的是太极;圆圈中几段黑白相对的半圆圈代表的是阴阳,阴阳一静一动,化生世界万物;太极圆圈之外是一圈八卦,象 征的是万物,因宋明理学家常用八卦进行万物分类,讲解其变化规律。这样,抽象的宇宙生成原理,就在这幅图中概括地表述了出来。
  在这幅太极八卦图中,阴阳的画法比较特别,不是我们熟悉的阴阳鱼,而是黑白相对的半圆圈。在明代人看来,这并不奇怪,因为它是南宋理学家朱熹定的画法,明代理学家曹端在其《太极图说述解》一文中,也用了这样的画法。
  晚明的瓷器上,为何会出现这种理论性极强的“太极八卦”纹样呢?这与西方天主教文化的传入有关。万历十年(1582),意大利传教士罗明坚、利玛窦率先 来到中国传教,在中国掀起了一轮传播天主教文化的浪潮。在罗明坚、利玛窦之前,已有许多西方商人于正德、嘉靖年间来华从事贸易,他们信仰的宗教也是天主 教。所以,在东南沿海地区,从明中期开始就有了西方天主教文化与东方中华文化的相遇,并必然会产生文化冲突。
  罗明坚在万历甲申年(1584)编过一本《天主圣教实录》,这是西方传教士用中文介绍天主教的第一本书。书中冒失地说:“自五千五百五十余年以前之时, 别无他物,只有一天主。欲制作天地人物,施之恩德。故于六日之间,俱各完成。第一日,先作一重绝顶高天,及其众多天神,混沌之地水。第二日之所成者,气 也,火也,九重之诸天也。第三日,则分其高者为山,流者为水。第四日,则作之日月星辰。第五日,作众禽飞于上,鱼鳖游于水。第六日,作百般走兽,及人祖以 生育乎人民。”这样的说法,中国人显然不会盲目接受,对传教不利。
  后来利玛窦接受教训,在中国长期传教中,只谈上帝创造世界和人类,对天主何时创世的问题采取避而不谈之策。传教士要宣扬上帝创世说,与儒家太极图说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生冲突。因此,利玛窦在他写的中文著作《天主实义》一书中,就系统地批驳了一通太极图说之谬。
  中西文化的冲突,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反映到瓷器纹样中来。这样的纹样最先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在中西文化交汇的外销瓷器上。图2是明代福建漳州窑生产的外销瓷盘,上面的纹样主体正是太极八卦图,要表达的思想是中国传统宇宙观。它们的出现,显然是有针对性的。
  图3是图2瓷盘局部,中央绘一个太极阴阳图,周围是一圈八卦,与图1几乎完全一致。由图2可见,在太极八卦之外,此盘还画了山水、人物、星辰、杂宝等等,表示宇宙万物之意更加明确。
  图2应该是完整表达中国传统宇宙观的两幅早期“太极八卦”纹样瓷画。
  漳州窑之所以会率先出现“太极八卦”纹样,与漳州窑的特殊地位有很大关系。据《明清时期漳州窑》所说:漳州府城东南五十里有一个“月港 ”,那里自明代 景泰年间兴起海外走私贸易,后转为明朝唯一的对外贸易港口,繁荣昌盛近200年,是我国明代东南沿海的外贸中心。漳州窑则是围绕月港外贸出口而兴起的一个 瓷器窑口。据史料记载和考古调查,漳州窑外销瓷的鼎盛时期是在明万历年间。这样,我们就容易理解漳州窑出现“太极八卦”纹样的原因了:漳州是明代中西文化 冲突的最前沿地区。
  从天主教中国传教史, 我们也可以看到晚明福建一带中西文化冲突的尖锐。1613年,意大利著名传教士艾儒略来到福建传教。天启年间,艾儒略曾与退休还乡的万历名相叶向高长谈两 日,讨论天主教教义。事后,艾儒略将讨论内容整理成《三山论学》一书,成为天主教在中国传教的重要教材。讨论中,叶向高曾提到中国的太极理论说:“太极 者,其分天地之主也。”艾儒略回应道:“太极之说,总不外‘理’、‘气’两字,未尝言其有灵明知觉也。既无灵明知觉,则何以主宰万化?……儒者亦云,物物 各具一‘太极’,则‘太极’岂非物之元质,与物同体者乎?既与物同体,则囿于物,而不得为天地主矣。所以贵邦言翼翼昭事,亦未尝言事‘太极’也。”艾儒略 的说法逻辑性也很强,对中国传统观念的冲击很有力。所以,艾儒略在福建生活了25年,赢得了“西来孔子”的美誉。
  福建传教的成功,使艾儒略的胆子大起来了。他于1628年著《万物真原》,又开始说天主创世的时间问题:“造物主之《圣经》详载天地之初年、人类之元 祖,又详记自有天地以来,世世之事,代代相传。自今崇祯元年,直溯始有天地,共不满七千年。……”这样的“歪理邪说”,自然不能为中国的儒家卫道士们所容 忍。
  崇祯年间,艾儒略到漳州传教,遭到当 地一位儒生“黄贞”的激烈反对。黄贞在其《请颜壮其先生辟天主教书》中,说到他对天主教最初的认识过程:“迩来有天主教中人利玛窦会友,艾姓儒略名,到吾 漳,而钝汉逐队皈依,深可痛惜。更有聪明者素称人杰,乃深惑其说,坚为护卫,煽动风土,更为大患。贞一见即知其邪,但未知其详耳。乃稽自万历间以至今日, 始知此种夷邪为毒中华不浅。贞不得已往听数日,未能辨析破除之,几至大病。至四五日以后,方能灼见其邪说所在,历历能道之,心神始为轻快。” 颜壮其是黄 贞的老师,时在北京,黄贞写信是请老师出马批驳天主教的种种邪说。
  由上述情况可知,晚明福建漳州一带,传教与反传教的斗争是相当激烈的,而包括人类在内的宇宙万物是怎么来的?成了中西两种文化交锋的焦点话题。在这样的背景下,瓷器纹样中出现太极八卦图,努力彰显中国文化,也就不奇怪了。
  进入清代之后,来华的天主教传教士与中国文人、士大夫阶层在文化上的冲突越来越尖锐。瓷器纹样中的太极八卦图作为中国文化的代表之作,也壮大成一个重要 类别,存在很长时间。图4、图5是康熙时期一种小号瓷碗上常见的纹样。它们是对晚明“太极八卦”纹样的两种改进型。其中图5中央是太极阴阳图;太极圈外有 短小的放射线,表示圈内的阴阳变化,八方流布;再外围的圆点代表的是星辰,浪花代表的是大海,两者象征天地之间的辽阔;最后是八卦纹环绕,代表宇宙万物。 这种图案,在表达宇宙理论上,显然更加形象、更加明确了。
  康熙之后,瓷器上画太极阴阳和八卦纹样的还有很多。图6、图7、图8是雍正时期太极八卦图的一种样式。它们是盘子,尺寸显然比康熙画太极八卦图的小碗要 大得多,画面中的内容也就要丰富得多。从残片来看,很可能这种雍正的太极八卦纹样与明代漳州窑的大盘相似:中间画的是太极阴阳图;外围画了许多的动物、山 水,代表宇宙万物;再在外围画八卦纹样。
  太极八卦纹样在明末清初有着鲜明的对抗西方天主教“创世说”的使命。当时中国的反教势力把天主教称作“邪教”,把对天主教的批判称作“破邪”、“辟邪”。
  反教代表人物徐昌治著《破邪集》、钟始声著《辟邪集》,杨光先著《不得已》等,在中国掀起了一场持续数十年的反对天主教“歪理邪说”的浪潮。瓷器纹样中的太极八卦图应该是配合这场反教运动的产物。
  鸦片战争之后,天主教、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趋于合法化,瓷器纹样中的太极八卦图渐渐地不再具有反教的意义。但太极八卦图“辟邪”的名声仍在,民间仍一直 认为太极八卦具有辟邪的作用。所以,清中晚期直到民国,在一些供器盘碗上、小药瓶上等,太极八卦图仍在大量使用。此时要辟的邪,显然与天主教、基督教已经 越来越没有什么关系了。
  来源:收藏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