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水盂:文房雅玩中的潛力股

新浪收藏

玉質雙羊水盂玉質雙羊水盂瓷器越窯四系網格紋水盂瓷器越窯四系網格紋水盂夏家店文化黑陶水盂夏家店文化黑陶水盂
在我國傳統的文房用具裡,筆、墨、紙、硯是最基本的,而與“文房四寶”相配套的各種文具,如筆架、筆洗、墨床、硯滴、水盂、臂擱、鎮紙、印盒、印章等,由於其造型各異、雕琢精細,使之成為書房裡、書案上既可使用又可觀賞的工藝美術品,並被人們稱為“文房清玩”,簡稱“文玩”。
隨著文房文化得到越來越多人的喜愛,文房清玩在市場上也越來越熱。 除了筆墨紙硯這“四寶”外,以筆筒、鎮紙、水盂為代表的伴生性文房用具也開始得到重視。 由於生活方式與書寫方式的改變,文房用具的使用價值逐漸被淡化,但其優美的材質、精湛的工藝和所承載的文化信息與蘊涵的文人雅趣卻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退,文房用具逐漸躋身品位收藏之列。 其中,小巧雅緻的水盂在具備深厚文化內涵的同時,頗能體現文人雅士的審美情趣,故而追捧者甚多​​,甚至被一些藏家推為文房“第五寶”。 雖然水盂在國內藝術品市場上仍屬於小眾藏品,但對其文化底蘊與投資價值的發掘尚存較大空間。
□景曉萌李榮坤
小小水盂承載文人情懷
水盂,又稱水丞、硯滴,在古代則直呼為水注,是古代讀書人用於硯池的貯水小罐。 水盂置之文案可賞心悅目,伴之筆硯則彰顯文化張力。
藝術品鑑藏家劉心亮是水盂的資深藏家。 他表示,水盂的歷史十分悠久,至少有2000多年。“目前所見實物以戰國時期的印紋陶器為最早,內蒙古赤峰夏家店文化時期也有黑陶質水盂。資料顯示,水盂在西周已見使用,從文物考古類型學的角度普遍認為水盂至少在戰國時期(有觀點說秦漢)就出現了。”劉心亮介紹。
追溯中國文房發展的歷史可知,目前對文房用品最早的完整記載是北宋文人蘇易簡撰寫的《文房四譜》一書,主要敘述筆、墨、紙、硯四寶。 而宋人趙希鵠的《洞天清祿集》中則講道:“晨起則磨墨,汁盈硯池,以供一日之用,墨盡复磨,故有水盂。”可知水盂最初為盛放磨墨用水的盛水器。
水盂在古代主要是實用,而現在更多的是供觀賞陳設之用。 它供置於書齋的案幾之上,與硯田相伴,與文人相​​對。 因此,它必須符合主人的愛好與審美情趣,包括其材質、工藝、造型、紋飾、畫意等。 另外,從養生之道來說,水盂可息心養性,更有愛盂者可以用來明志,“一洗人間氛垢矣,清心樂志”。 從心理學角度來看,水盂可助文思:“几案之珍,得以賞心而悅目。”另外,水盂多是小型器,但製作精微,較能考量手藝人的文化素養和技藝水平。 水盂也因此被稱“為文房雅玩之臻,文人雅趣之魂”,甚至有“丞兄”“丞友”的雅號。
水盂種類豐富且數量大
水盂的形制多種多樣,千變萬化,但以隨形、象形居多,另有一些方形、圓形的、或扁圓、或立圓、或橢圓等。 從材質來說,它的用料豐富,有陶土、瓷品、銅質、玉質、水晶、玳瑁、綠松石、瑪瑙等幾百種。 其顏色和圖案更是五彩繽紛,寶藍、鈞紅、翠綠、烏金、蓮青、鵝黃,人物、山水、花鳥、蟲草,應有​​盡有。
“水盂貫穿整個中國陶瓷史、玉器史與銅器工藝美術史的始終,並由實用功能昇華到文化載體,具有濃郁的文化和歷史價值,尤其是古代文人使用過的文玩更是傳承有序的珍品。從中國文化傳承的角度來講,水盂具備實用、審美與文化傳承的價值意義。”劉心亮說。
據了解,魏晉時期前的水盂形狀多為圓口,有註水口而無出水口,玉、瓷、紫砂等材質較常見。 而晉代以後,水盂形制多變、造型各異,材料以青瓷居多。 到了南北朝時期,水盂的形制不僅出現了較大變化,工藝種類也相應增多,如當時流行的浮雕技法也應用於水盂。 進入唐代,水盂造型趨於精緻,黑白釉色及褐彩較多,形像也更生動。 宋代以後,瓷器的發展日新月異,各種釉色瓷器水盂較為常見。 明、清兩代水盂傳世品較多,品種材料也非常豐富,多種材質與各種彩瓷如青花、霽藍、五彩、鬥彩、粉彩、豇豆紅、爐鈞釉及紅黃藍單色釉等百花齊放。 除了瓷器水盂,木質、玉質等水盂藏品也體現了髹漆、雕刻等各色工藝。 但因水盂為盛水所用,所以木器水盂相對較少。
業內人士介紹,瓷器水盂在各個時期的變化,因釉色的不同使用情況,可作為各朝代瓷器彩釉發展的又一佐證,以及判斷水盂年代的特徵之一。 劉心亮表示:“水盂器物雖小,卻是品類高古。透過不同年代的水盂,可以看出不同時代的審美特徵、工藝造型和紋飾風格。隨著歷史的發展,以及歷代文人雅士對文房用品的不斷探索,期間所製作的文房水盂不僅形制多、材質廣,且多有文化寓意,極富文人雅趣。”
水盂性價比高適於購藏
古人云:“筆硯精良,人生一樂。”因此,水盂等文玩不僅成了文人雅士追求悠閒優雅生活的一種表徵,而且更是一個包羅萬象,內涵豐富的收藏天地,適於投資收藏。
劉心亮介紹,從全球市場來看,水盂在國外市場上的關注度高於國內市場。 如一些東南亞國家的拍賣會中多次出現過水盂的身影,創下拍賣紀錄的乾隆御製翡翠雕辟邪水丞也來自美國巨富約翰·皮爾龐特·摩根家族歷經五代人的收藏。 “水盂屬於品位較高的文房用具,它吸引的多是文人書畫家與對歷史文化有興趣、有認知的藏家。”劉心亮說。
儘管水盂在國內拍賣市場上仍屬小眾,但其表現卻並不平淡。 2009年,一件清乾隆胭脂紅地軋道粉彩番蓮紋水丞在香港佳士得春拍中拍出了414萬港元的高價。 2012年的北京保利秋拍上,一件清乾隆御製翡翠雕辟邪水丞以4945萬元成交,創下水盂價格的紀錄。 該作品採用整塊翡翠為原料,通體長逾38厘米,其體量不單在宮廷翡翠雕件中首屈一指,在清朝玉器雕鏤的動物擺件中也屬罕有的大尺寸。
劉心亮表示,從目前水盂的市場表現來看,其整體價格仍處於低位,其中,出自清代宮廷的水盂通常價格較高,高古(宋代之前)的水盂價格較低。 他說:“水盂目前的價位偏低、數量較多,對藏家來說是入手的好時機,未來其價格一定會逐步上漲。”
在劉心亮看來,收藏水盂不僅有著經濟價值,更是現代人對古代文化的一種傳承方式。 他介紹,在所有的古董工藝品中,水盂屬於品位較高的藏品,歷史、文化、工藝、實用價值與鑑賞收藏價值都很高,其投資價值在文房收藏中亦屬上品:“由於文人的參與,文房雅玩歷來都是最受青睞的收藏品。近年來,隨著收藏市場的逐漸升溫,收集珍藏文房古玩已形成一個龐大的收藏群體。文房雅玩的集藏與投資價值與日俱增,從收藏市場的趨勢不難看出,文房雅玩雖屬文玩小器,若要細心收藏,也可形成系列。”他建議,收藏水盂應結合其材質、工藝、紋飾、時代文化特徵及審美內涵,做出綜合考量:“水盂種類很多,新藏家入手水盂首先要看材質,然後看品相、工藝,應多參考相關書籍、資料,將水盂與其所處歷史背景相結合,並建立自己的審美標準。”
來源:中國文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