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4日 星期日

妙祥法師:善心能改變我們居住的環境

曾經到過盤錦乞食。 也是九五年吧,那是秋天,我還記得那天刮大風。 我到一個場院那兒坐下了,休息休息,準備過一會兒進村里乞食。 這時候有一個老農,能有六十來歲吧——那時候也就五十多歲,身體很強壯,到了我們跟前,問:“你們從哪兒來的?”口氣還多少硬一點。 我就告訴他從哪兒來過來的。 他說:“你跟我走吧!”我們就跟他去了。 他說:“我不管你是真的假的,我供養你一頓飯。”他那個意思就是,我也分不清你是真和尚還是假和尚,看你的樣子好像是沒吃飯,得了,我寧可上當也得供養你,就這麼個意思。
我和另外一個師父也沒吱聲,到那兒以後,在沒進門之前,看他家的房子非常破,周圍鄰居房子都比他好。 但是從我們的角度看,別人的房子有點潮有點陰,他的房子有一種特大的陽光,非常光明,我們就知道這家人肯定很善,果然不假。 後來我們在那兒過齋,吃飯時比較次第,我還記得是燉的白菜,可能還有豆腐,花生仁。 我們倆吃飯的時候是次第吃,雖然擺上花生仁了,還有白菜,但我們就是次第吃饅頭、吃白菜,雖然花生仁擱那兒,我們一動沒動,因為什麼呢? 因為我們次第吃,哪個最近吃哪個,飲食的方式就是這樣。
我們吃飯的時候,他就觀察我們,看到我們吃飯沒有任何貪戀,而且沒有像世間人那樣緊著吃飯緊著吃點菜,再抓一把花生仁吃一吃,沒有這種習性,就是次第吃,頭不抬眼不睜的,就開始吃飯。 吃完飯了,我們要走。 他一把抱住我們其中一個師父說:“你不能走!”當時我嚇一跳,我想怎麼了? 犯什麼錯誤了? 他說:“我看出來了,你們是真和尚,不是假的。今晚說什麼也不讓走。”後來硬給我們留下了。
這說明什麼意思呢? 就是說,他那個房子我現在還能想起來,在道邊離溝挺近的,挺破的,還挺矮的一個房子,和別人家的高大房子比,差不少。 但他那房子給人一種特別光亮、特別明亮的感覺,就有一種光,就是說這個人心特別善。
不光是表現在對我們僧人招待這個問題上。 他家外面屋子有一個壓豆油的機器,我們去不長時間,就有一個村民拿了一碗豆子,去壓點豆油。 他說你壓吧! 那人就把豆油壓出拿走,把豆餅送給他,他瞅都不瞅,連看都不看,就完事了。 就是很隨便,像和自己家里人處事一樣。 由於這個老人的心態和他的行為比較光明正大,另外有善心,所以他住的環境就特別好​​。
我們要選擇住的地方,一定要選擇這樣的地方。 因為什麼呢? 它能給你帶來光明。 不是說鄰居好啊,我們可以避免偷盜的問題,還有一個住處吉祥和不吉祥的問題。 當有光明的時候必然會吉祥,所以說選擇住處和鄰居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居住宜安適處為真吉祥,一個安寧、適當、合適、舒適的住所這為真吉祥。 《佛遺教經》中佛告誡佛弟子:“不得佔相吉凶,仰觀星宿,推步盈虛,歷數算計。”佔相吉凶是不允許的。 現在佛教有不少抽什麼觀音簽,這都是不允許的。 看看星星月亮,推推有沒有災難,這都是不允許的。 推步盈虛,歷數算計這都不可以。 算命、看風水、批八字等都是佛所禁止的邪命生活。 佛教寺院也沒有世間所謂的“風水地理”等忌諱的地方,處處都是不離修行。
寺院的選址一般都選擇什麼地方呢? 寂靜之處,遠離喧鬧。 建築要沉穩莊嚴,不用絢麗的色彩。 總之都是為修行服務,回收六根,這就是體現修行的原則。 比如說我們選擇一個寺院,往往在“風水”來講,左青龍,右白虎,後靠山,前面有一個能擋住我們視線的東西,這就是好風水,這就叫所謂的藏風納氣。 實際上說穿了是什麼呢? 就是不讓我我們耳朵聽出去,眼根不要放逸,這就是風水。
如果符合這​​個條件,就是修行的好場所。 所以佛教僧人為什麼住在深山里? 主要就是具足讓六根不放逸的條件,這就是修行地,最後逐漸演變成了“風水寶地”了。 風水寶地對不對? 是對的,為什麼說風水寶地呢? 因為你六根不​​放逸就是​​寶。 並不是山是寶,是六根不放逸為寶,眼睛看不到世俗為寶。 這個風水實際上就是我們心裡的變化,也就是自然界的變化。 自然界也是我們心裡的變化。 對自然界的變化我們就稱為風水。 不是這地方有風水就好,主要是能攝住六根,攝住六根就是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