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撲克牌中的詩情畫意

 和訊網

唐詩撲克唐詩撲克
小小撲克中,有唐詩、有書畫,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情感——
撲克牌中的詩情畫意
在收藏界,字畫、瓷器、郵票、錢幣、火花、菸標等是最受廣大收藏者青睞的品種,但我的收藏卻有點與眾不同,那就是收藏撲克牌。 我的撲克牌藏品內容豐富,細細讀來簡直就是一部小小的百科全書。 因為攜帶方便,這一套套撲克牌還曾是當了一輩子教師的我的一個獨特教學工具。
大約在上世紀的80年代,我以當時比較昂貴的價格購藏了我的第一副撲克藏品——唐詩撲克。這副印製精美、形制較普通撲克大上一套的唐詩撲克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套撲克藏品。 全套撲克包含了50多首唐詩,全部採用詩配書與畫的形式,書法涵蓋正草隸篆諸書體,繪畫包括人物、山水和花鳥諸科。 如:撲克盒面上的詩選取的是張繼的《楓橋夜泊》。 詩以行書寫就,用筆老到,按詩意而作的畫中:河邊古樹下,停泊著一條烏篷船,船上一老者遙看遠方,月下的楓橋,寧靜幽雅,遠處的鐘樓隱約可見。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的迷人意境,被表達得淋漓盡致,充滿濃濃的詩情畫意。
再翻看其他50多張牌,每張牌的右上角都是毛筆書寫的唐詩及作者姓名,詩左邊鈐有書者印章,每首詩就是一幅畫,50多張牌就是50多首詩、50多幅書法作品、50​​多幅畫,一副唐詩撲克在手,可以賞讀到書法、國畫、唐詩等傳統文化精華,難怪令人愛不釋手!
除了這幅唐詩撲克,還有一副名家扇譜的撲克牌也頗得我的鍾愛。 在這副牌上匯集了34位古今國畫名家的扇面,如:“大王、小王”選取的就是明代大畫家唐寅的兩幅山水扇面。 由撲克上的唐寅扇面,我還想起了一件與之相關的往事。 那是在上世紀70年代末期左右,我曾在揚州博物館的一次館藏畫展上,見到過唐寅畫的折扇扇面,當時看了很激動。 因為,我知道這把唐寅畫的折扇是被藏友精心保管逃過了“破四舊”劫難倖存下來,後來被揚州博物館收藏的。
與唐詩撲克一張牌一首詩一幅書畫不同的是,在這副名家扇譜撲克牌上,常常兩三張牌上的扇面為一個作者,如:紅桃2、紅桃5和梅花Q這三張牌上的扇面就都是張大千的畫作,而梅花K和方塊K兩張牌上的扇面則都是齊白石的花鳥作品。 除了“北齊南張”,其他30多位古代、近現代畫家的畫作和書法,都是選取的名家之作。 一套撲克牌,就是一套小小的名家畫冊。
這些年來,因為一年有半年多在國外生活,所以這些撲克牌也常隨我漂洋過海,娛樂休閒,常看常新、百讀不厭。
行文至此,我還要講述一件事:就在上週晚報刊登了對我撲克收藏的採訪報導後,因為文中提到我的撲克藏品中至今沒有以揚州文化為主題的撲克藏品,熱心的讀者陳先生第二天就通過晚報編輯聯繫到我,將他珍藏了20多年的一套揚州風景名勝的撲克送給了我。 這套撲克以實景照片與書畫結合的形式展現了揚州的風景名勝,正是我喜歡的形式。 謝謝陳先生的同時,我想說:收藏,很多時候收藏的其實也是情感,這份情感不僅體現在人和物的情感上,更多時候也是體現在人和人的情感上。
陸錫增/文程曦/圖
來源:揚州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