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傳統嫌它不正統當代嫌它偏保守:新水墨新起點

 揚子晚報

洪健的《甲午傳統研習之二》(上圖) 毛冬華的《外灘12號》(下圖)洪健的《甲午傳統研習之二》(上圖)毛冬華的《外灘12號》(下圖)
方翔(上海) 資深媒體人,藝術品市場觀察者,藝術品專欄作者。
文/方翔
在11月20日舉行的中國嘉德2014年秋拍“開拓—中國繪畫的多元化探索”專場中,成交率達72%,總成交額4154萬元。 其中,徐累絹本彩墨《霓石》以620萬元起拍,1600萬元落槌,由399號牌蔣再鳴競得,最終成交價1840萬元,創徐累個人拍場最高紀錄。 而在本週的申城展覽市場上,11月26日至12月3日,申城新水墨代表畫家之一的毛冬華個展將在徐匯藝術館舉行。種種跡象表明,新水墨將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
新水墨在中國的藝術界並不是一個全新的概念。 早在12年前的廣東,皮道堅與王璜生在廣東美術館策劃“中國·水墨實驗二十年:1980-2001”,被當時認為是對前二十年新水墨探索進行的一次學術梳理。 與實驗水墨的大膽和前衛相比,新水墨的面貌似乎更加溫和、內斂,它不像實驗水墨那麼猛烈,比較注重傳統繪畫的筆墨語言。 在畫面的背後,是一種帶著距離感的觀看,不像西方的那麼直接、焦點突出,而是將畫面中所有的元素籠罩在這種遠觀的氛圍中。
全球一體化的背景下,傳統中國畫受到了巨大衝擊,文化氛圍、生活環境也完全被顛覆了。 在申城的畫壇,毛冬華、洪健等年輕畫家對於新水墨的探索,成為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像今年第18屆上海藝博會上,洪健的“傳統研習系列”成為了最大的亮點。 洪健表示,歷代畫家及畫論早就把傳統繪畫總結得足夠完善,新時代的畫家又如何畫出屬於這個時代特點、符合這個時代審美的作品? 我們必須在前人的基礎上尋求新的出路,這也是一個負責的畫家所應該追求的。毛冬華以畫玻璃幕牆中的城市景觀而蜚聲畫壇,《美術》雜誌主編尚輝認為,毛冬華的水墨創作代表了國畫走向國際的一個方向,她畫的是現代建築和時代感覺,但非常講究筆墨。
在業內人士看來,目前當代水墨收藏群體主要可分為原先收藏傳統書畫及收藏當代作品兩大類,就傳統書畫的資深藏家而言,由於收藏成本的提高,以及作品真偽等問題,新水墨的優勢逐漸體現出來,而收藏當代藝術的藏家,則對於新水墨表達的理念能夠認同,而且在他們看來,僅僅是使用的媒介不同。
但目前的現像是,傳統嫌它不夠正統,當代又嫌它偏保守,這無疑是目前新水墨發展面臨的最大門檻。 應該說,在前兩年的時候,由於新水墨的價格並不高,其優勢還是非常明顯。 但是現在,新水墨的價格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因此今年是水墨發展的新起點,新水墨能否成為一個獨立的市場板塊,還有待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