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揭西安地下玩玉阁:鉴定机构出假证书现象普遍

 华商网-华商报

  前几年随着收藏兴起,各类鉴宝栏目热播,不少赌玉传奇甚至上了电视,西安的地下玩玉也渐成气候。殊不知中央“八项规定”和党员干部廉洁要求越来越严,以官商和部分公务员为群体特征的玩玉圈子也受到波及,正在变冷。
  11月17日,西安下起了雨。
  说来也怪,当天早上西郊没有下雨,高新区的雨却下得比较大,路面积了很多水,道路两旁的银杏树叶,铺满了泛着绿色的草坪,给人以凄凉感。
  李高,西安地下玩玉圈子里的资深人士,当过诗人、做过编辑、也当过领导。李高点燃一支烟伤感地说:其实玉是个好东西,但这两年玩玉,就像这天气,冷门得很啊!
  65岁的李高已经退休,前几年在这个圈子里有些名气,也玩出了名堂。按照圈子里的传说,他过去几年玩玉,买了三套房子,还买了辆好车。
  听到华商报记者提起这些传说,李高笑了起来:“你只看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我当年玩玉时,穷得很,都把你第一个嫂子玩没了(离婚),那时工资不高,舍不得抽烟和打牌,一门心思把钱都捣鼓在玉上。老婆天天吵架,最后直接跟人跑了”。
  1 行当规矩 帮口,不帮价
  华商报记者经过多次做工作,李高才答应带记者进这个圈子“见识见识”。这次,圈子的活动地点安排在南郊某机关家属院,是圈内人刘小华的家。刘放出话来,最近到云南腾冲弄了点“好东西”。
  刘小华在机关是一名处级干部,还有两年就要退休,现在属于内退。工作也不忙,闲来无事常招呼圈里人过来。这是刘家的一处老房子,家里其他人并不在此居住,只用于他们玩玉人使用,只有熟人带领才能来。
  老房子外观破旧,但内部装饰很考究。客厅藤椅茶几,雀舌、安吉白茶、普洱生熟皆有,配有各种好茶,泥沙缸存水。
  客厅内五个人,从言语中知道两人是来买玉的陕北人,其他三人分别是圈子里的玩家。他们围坐在一起,刘开始讲他怎么到云南腾冲、怎么弄来的好东西,不停地卖关子,主要内容是“石头有多好,通过什么关系搞到的,货肯定没有问题”之类。
  说话间,刘小华抱一个皮黑、切面发菠菜绿的大石头。他不停地讲着,其他人拿着专用手电不停地照着。
  买家陈总,一米九的个子,蹲下他硕大的身子,脸靠近石头侧着眼睛顺着手电光线向石头内部看,那只戴着大大金戒指的手,把这块原石翻来翻去。其他几人,看到陈总如此专注,都在称赞这块玉品质很好,并催促刘快拿出个价来。
  因为都是圈子里玩玉的,刘小华右手做了个动作,叫价18万。看手势,在场的人也就懂啥价位了。从处级领导上退休的赵勇打圆场说,这块石头水头应该不错,这个价位算可以,如果打开后,做几副上等的手镯肯定没问题,如果出手好的话,远超18万元。赵的徒弟小张也是一名机关干部,正在家休年假,知道这天有鉴玉,就跟着师傅一起来了。戴着眼镜,瘦高个的小张,听师傅如此评价,也用手电不停地照石头,还略有所思,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赵勇帮腔出现,刘小华由进攻态势变得保守,不再讲话,而是不停地给大家倒茶,时不时插几句关于古董的知识。
  陈总反复看过后,闭口不谈价位。
  刘小华对李高说,老李你弄这时间比较长,懂行情,你给咱们拿个价。
  李高作为难状说,东西还是不错,但今年行情不好,这个价位再稍低一点,但价还得陈总拿。
  皮球踢到陈总这儿来,他爽快地说,差不多5到6万左右吧!
  刘小华一听这价,没吭声,只是右手的两个把玩核桃嘎嘎响。随后说,这个宝贝他还是留着吧!等行情好点再出手。
  事后,李高告诉华商报记者,这个行当有规矩,“行家帮口,不帮价”。
   2 圈子玩玉 有时玉只是借口
  一块大石头买卖未成,刘小华用黑布一包,抱走了。
  大家客套地聊了一会收藏后,陈总让刘小华把他收藏的和田籽料拿出来看看,大家也附和着让刘拿出来看看。
  刘小华起身从另一个房间里,拿出三个把件。
  一对乌龟把件,跟鸡蛋差不多大小,龟壳呈黄褐色,其它身体部位呈白色,雕刻精美。雕件下面还有一枚刻章。这物件拿出来后,大家又开始议论起来,面对大家的赞美或挑刺,刘只笑着给大家倒茶,不再参与价位与品相的争辩。
  陈:“你这个多少钱出手”?
  刘:“这个弄来的时候比较贵,现在不出手,等价位再涨一点”。
  陈:“有啥可涨的,今年都这个行情了,你还捂个啥”?
  刘:“就是行情不好,才不出手呢,再等等”!
  大家正聊着玉呢,突然陈总问刘小华,“老刘你有时间,把你提拔起来的张处长给咱约一下坐坐,近期还有件事要寻人家呢”。正谈着玉,怎么扯到工作上来了?看着记者一知半解,对面的李高,端着杯子喝茶,会意地把眼一闭,暗示记者不要掺和。
  刘小华爽快答应,“啥处长嘛,别看他这几年能了,以前给我当科长,我随时能把他叫来,在桌子上不叫领导他就不敢说话,你定个时间我来约”。
  有了刘小华答应陈总约领导吃饭,双方谈玉明显愉快多了,原本刘要价10万元,最终7万成交。
  整个上午,大家都在聊玉。最终,陈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宝贝后,高兴地许诺请大家吃饭。
  李高告诉华商报记者,圈子里玩玉,有时玉只是借口,更多的时候是通过玉拉近关系。一场游戏一场梦,来形容这个行当有时很恰当。
  华商报记者问李高,那你们几个人不是白陪了一上午。李高说,咋叫白陪了,回头刘小华还会给他分个5000元、其他人也会分个1000元,这是规矩,大家共享资源,暗递话,哄高玉价,找下家,是多年的默契,算是潜规则。
  李高接着说,陈总花不贵的钱买了玉,还通过老刘约上领导吃了饭,老刘的玉出了手,石头变现金,陪玩的人还赚了小费,如果有一天自己的玉经过倒手,赚几倍的差价,一年下来赚个三五十万应该差不多。
  3 乱局中玉价满天飞 鉴定机构出假证书
  张平,政府某局一处长。对玉有浓厚兴趣,在圈子里小有名气。
  因工作关系,华商报记者跟张平认识多年,时常跟他聊玉,所以约他并不太费时间。
  谈到现阶段玉石行情时,张平说,玉本身无价,没有一个标准,黄金、钻石用克和克拉计算,玉石却没有一个固定的计量单位,就是随行就市,从大环境看小环境。前几年,政府有些部门和事业单位都有小金库,福利还是比较好的,吃饭接待想办法报销,很多单位奖金超过工资,这些人,买、卖玉出手比较大方。再加上煤、油、药、房子的价位可观,一大批商人通过玉这个特殊桥梁,搭上了官商这条道,玉价也贵得离谱。坊传,一煤老板酒后尽兴,为讨领导喜好,掏大价钱购得一块玉送作生日礼物,而那块玉本身不太值钱。从去年以来,特别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公车不敢私用,饭也不敢乱吃,玉价还高吗?很多人手里的玉就成了一块石头。
  说话间,张平从抽屉掏出一块鸡蛋大的玉制貔貅,让华商报记者估价,记者称不懂行不好说。张平叹口气说,有人说上万元,有人说几万元,寻他办事的人还拍马屁说十几万元,其实是十年前花五百元从书院门买的,“这就是玉的价,不好说,说不来。”
  张平讲述,政府机关里有很多人玩玉,良莠不齐,似懂非懂、不懂的人占多数。这些人,有的是领导干部、有的是普通职员、还有的是刚参加工作的小年轻。这些人跟圈子里的同学和朋友一起玩玉,有个别掌握实权的领导干部跟商人交织在一起。可以说,玉在特定环境和特定时间上,本身已经没有了它的高雅内涵,成了交换物或者桥梁。
  张平介绍,前几年同事的一个孩子毕业安排工作,没什么好送的,知道他懂玉,让他给弄一对好一点的手镯。他带这个同事跑了西安几家店,挑选了一对价值3万元的翡翠手镯送给别人,为了让对方知道价格,还让营业员把标签价改成6万元。说到这里,张平左手点起一支烟,手拍着桌子说,这些年,有个别领导,所谓收藏玉,其实是通过低价买来或者别人赠送,再用自己手中权力把玉卖出去变成现金。也有些干部假借喜欢玉,让别人送,再寻时机把玉卖给求他办事的人,干脆来个转手换。还有一些机关干部,看到领导喜欢玉,为拉近跟领导的关系也玩起了玉。乱局中,玉价满天飞,看人下菜,鉴定机构出假证书,这种现象普遍得很,现在好多了。
   4 玩玉、赌玉界限难分 初学者别捡漏
  四十岁的李文化在机关上班9年了,三年前跟着单位领导玩收藏玉石,每月工资六千左右的他,拿出近一半的工资来玩玉,为此妻子跟他吵架,抱着捡漏的心态,他还是坚持了三年。近日,玩玉的专家给鉴定一下,花七万元买来的一大堆玉,专家鉴定为一堆石头,基本不值钱,如果出手的话,连五千元都换不回来。
  类似李文化这样,在机关上班的玩玉者大有人在。看着别人赚钱,总想自己花小钱捡大漏。
  初学者能否捡漏?为此,华商报记者专门采访了有着二十多年玩玉经历,同样从处级领导岗位上退休,现任中国珠宝首饰行业协会宝玉石鉴定师的同师傅。
  同师傅在西安南郊一高档小区有自己的鉴玉工作室,只做圈子里的熟人。
  当华商报记者相约采访他时,同师傅正在工作室展厅,指导几名年龄50岁左右的大姐排练玉器展示,还用手机拍照在朋友圈里转发。同师傅说,他准备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免费来一场珠宝展示,邀请的都是老朋友。
  谈到赌玉、捡漏。同师傅说,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玩玉这行水太深,初学者连鉴别知识都没有,只图便宜怎么会赌赢?怎么能捡漏?赢家和捡漏者都是专家。二十多年来,他跑遍了新疆、云南产玉区和深圳、浙江等地加工区,就是这样,他还是不敢玩赌玉和捡漏。
  谈到当前热炒的和田玉,同师傅说,广义来讲,矿物成分以透闪石为主的都叫和田玉,但现在昆仑山一带称为和田玉的地方太多了,大约有七八个县都在产。狭义上讲,和田玉就指和田当地产的玉,专门指墨玉河(喀拉喀什河),白玉河(喀什河)产的玉。即使是在和田地区同一地方产的玉,还要分为籽料、山流水料、戈壁料、山料。籽料还要分为独籽还是非独籽,价位差别会在几倍、上百倍或几百倍,有的万把元,有的数百万元,这些靠鉴定是不行了,全靠积累的知识。国家珠宝鉴定书上也不会写出产地证明,就好比小麦,陕西的小麦、河南、山东都叫小麦,“成分一样,但口感却不一样”。
  初学者如何购玉,同师傅有自己的心得:一是不要迷信鉴定书,鉴定书只是理论上证明真假;二是不要以为产地就能便宜,一般情况下,在产区没熟悉的可靠人,价格压不下来;三是不要光想捡漏,图便宜上大当,捡漏、赌运气都不靠谱。
  在谈到当下圈子玩玉时,同师傅介绍,圈子一直都有,的确各有各的玩法,跟前几年的炒作相比,现在通过圈子来玩玉相对比较踏实一点,能买到真的或价位不贵的。但对于工薪阶层来讲,玩可以,不要太有瘾,也不要太追求精品,任何事情都是慢慢来的。
  5 西安档口的原石 好成色的不多
  有特定圈子的,都是玩了很多年的老手或者资金相对比较富裕的人。在西安大唐西市等地还有地下赌石的,每家档口都在卖各种玉原石,每块石头都有编号。
  这些店铺,平时生意较清淡,双休日或节假日人员会比较多。来的人多数都是上班族,这些摆放在木框里的玉石形状各异,颜色不同,有的碧绿如涧水,有的纯白如冰雪、有的则灰头灰脸。架子上用绳子拴着很多鉴石用的手电,顾客来挑选时,也会打亮手电,查看玉石的透明度,判断玉石的优劣。有的帮腔、有的还帮价,店主也不停地鼓动着打开看看,一般情况下,打开的石头基本都能做物件,多数加工成手镯和平安扣等。
  看到如此高的命中率,很多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用手电照石头发亮后,就迫不及待交钱开石加工。业内人士直言,这些石头在原产地,已经被懂行的挑过很多次了,“能拉到西安档口来,好成色的不多”,也可以说非常低档。
  来这里赌石的人,一般都不太懂,只图个热闹,所以店主打开石头赚一点钱,然后再加工赚一点钱,这样玉主看到自己还能从石头挑出玉来,花几千元心里也高兴,“实际上就是自己跟自己玩,让外行找点内行的感觉”。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