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行灯之标范:战国形铜行灯

 新浪收藏 

  众所周知,学会使用火,是人类进化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一步。而人类开始使用灯,则实质上是用火的合理延伸。我国古代的灯具制作不仅具有悠久的历史,而且与灿烂的华夏文明相应相称,达到了非常精湛的水平。特别是在中国工艺美术史上非常重要的战国到两汉时期,随着艺术题材日益广泛化、世俗化,工艺手法也趋于多样性和创造性。这段时间的工艺品制作,从内容到形式,均洋溢着现实生活的浓烈气息,充满了来自民间的旺盛生命力。这种艺术趋向和风格,也在灯具制作方面有突出的显示。这一时期灯的造型,不仅样式繁多,而且构思奇巧,制作工艺也相当精细。
  甘肃省博物馆镇馆之宝、出土于甘肃省平凉市庙庄战国秦墓的战国鼎形铜行灯便是其中翘楚。这盏灯支起高度30.3厘米,灯腹径14厘米,是已知战国行灯中设计最为高妙、工艺最为卓越的珍品之一。收合不用时,它的造型为一双键扣盖的三足圆鼎,内盛燃灯所用之油料。鼎两耳有键槽,分别穿孔贯销以纳键。双键对称,每键两端直而中部弯成半圆,双键平卧即合成一环,压在鼎盖上。盖中心为一突起的柱状圆銎,两侧有顺盖之旋向的二鸭首,其宽嘴正好衔住双键无销的一端,鼎盖便被牢牢扣住。用灯时反向旋盖,使鸭嘴脱离键端,开键启盖,再将双键支起,键端合拢后呈圆柱状,恰可插入鼎盖中心的圆銎中。此时反转的鼎盖即成为被高高撑起的灯盏。构造精巧,设计科学,使用方便,可谓巧夺天工,卓绝千古。盖、键、耳、身四部分,配置科学,关联精巧,既合物件运作之理,又展灯体形态之美。而且,每一部分都得到充分利用,发挥多种功能;综合所有功能,使灯身具备了最优越的品位和实效。
  作为当年贵族出行时使用的灯,此灯的铸造工艺也非常高妙。灯体坚固而又轻巧,各部件连接密合而又灵动。在两千五百多年后的今天,仍可随意支、合,畅顺自如。器盖闭封后严密无隙,即使剧烈摇晃,鼎腹内的油液也绝不溢泄。这正是行灯最需具备的一种性能。行灯是长途旅行时携用之灯,它既要求灯体能容储足够的燃料,又要求方便、安全,不致因车马颠簸而使油液外流。此灯堪称行灯之标范。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