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翁林芳:混迹古玩行多年 藏品是一幢幢老房子

  新浪浙江 

  翁林芳一手建起来的这个博物馆叫居家博物园。大门正对的池子旁一左一右立着两块容易被忽略的石碑。一块刻着“爨”(cuàn),《广雅》里说,“爨,炊也”,意为烧火做饭。“你看这字多形象,下面架着柴火,中间是房子,上面是炊烟”,炊烟袅袅,百姓人家。另一块刻着“龢”(hé),取调和之意,家和万事兴。这就是翁林芳心目中理想家园的样子。
  “我要为这个地方找一个根”
  居家博物园位于鄞西高桥镇民乐村的一片工业厂房中间。园内18座各有特色的江南民居从宁波、金华、安徽等地收购拆建而来,被主人以人工园林式建构集中安置,总占地24亩。池水掩映着粉墙黛瓦、雕梁画栋,古色古香若世外桃源。
  翁林芳介绍,这些民居,当初有的面临拆迁岌岌可危,有的藏在深闺无人识,他想方设法移来一处,一为保护二为展示。“你看这屋柱多么粗,用材多考究;顶上的横梁是方的,说明房子稳固,二层不会吱嘎作响,这在宁波很少见;门面上的生漆都是老的,现在看来还很新,当年至少刷过二十遍……”翁林芳颇为得意地介绍着他的收藏“林地园5号”。这座三间一弄两厢房布局的楼房是2006年在镇海城关面临拆迁时被他相中的,此前已转手三次,“应该是清末民初标准的大户”。移来居家博物园,翁林芳将之取名“憩竹居”,门口栽竹。2013年,该座楼房形象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代表登上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中国屏”,成为翁林芳又一件得意事。
  又如博物园进门左边第一幢老房子,他取名为“真隐堂”,用来纪念宋代慈溪文豪杨适先生。杨适人称“大隐先生”,是北宋庆历年间王安石聘请的五位教书先生之一,与同仁创办妙音书院,讲授经史,历经30余年,开四明讲学风气,“据说妙音书院原址就在离此100来米的地方”。翁林芳原来也不知道这些,是他专门从做学问的人那里打听来的。真隐堂内设杨适纪念堂、妙音书院纪念馆,老房子配老故事,“我就是要为这个地方找一个根”。
  “有心去做,什么都做得出来”
  平移古建筑是个技术活,包含了建筑学、历史学、美学多门学科知识,翁林芳初次从事的时候也心有惴惴。
  1999年以前,农民出身的翁林芳机缘巧合经营古玩行业,生意越做越大,一度在上海城隍庙开有古玩店。一日,有人告诉他金华某处人家的“牛腿”挺漂亮。那是中国古建筑的特色构件,安置在梁与柱交点的角落,形状如直角三角形,具有稳定和装饰功能。翁林芳去看了,确实雕工精美。他想收购这“牛腿”,可主人家不同意,说:你不如将整座房子拆了去。回家后,翁林芳寝食难安,逐渐拿定主意,花费50万元委托中间人买下了这座房子。
  可是,要让这老房子来宁波生根,谈何容易?混迹古玩行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实践出真知”。工人们上了房梁无从下手,翁林芳就自己上屋顶拆,先拍照、再量尺寸、再画图纸、再编号。搞不明白了就自己去想去悟,“有心去做,什么都做得出来”。最后他动用了50多辆大卡车将“零件”全部运回宁波,“你不知道,车队的气势有多壮观,真正是浩浩荡荡。”
  这座名叫“大同堂”的老房后来成了居家博物园的镇园之宝。“复原”后的整座三开间厅房依旧全是榫卯结构,没有一根钉子。硕大的梁架,厚实的门窗,十分气派。置身其间,身心敞亮。据考证,“大同堂”大致建于明清时期,因其装饰同时有两个年代的特点,“屋柱底下的石座托盘,就是明代建筑的标志”。
  “不管怎么样,博物馆的性质不能变”
  有了这第一次,翁林芳开始越来越多地收购老房子。他给自己定了三条规矩:房子必须历史过百年;做工精湛;出自大户人家。“退思院”、“品鉴轩”、“七间楼”、“迥影廊”、“千金阁”……边拆边建边学,他不仅自己成了一名拆建古建筑的专家,顺带还把手下的30多名工人也训练成了“拆宅”专家。在居家博物园,既有150年左右历史的徽派民居,也有从宁波集士港抢救来的100多年历史的老祠堂,还有各种江南风格的清朝大宅。
  这些老房子如何安放?翁林芳产生了建一个博物园的念头。经过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的古玩经营,翁林芳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千万富翁,但自从博物园开建,他不仅把3000万元积蓄花费殆尽,一度还负债700万元。2010年9月,居家博物园开园的消息曾登上全市各大媒体,那其实是他最艰难的时候。
  近五年,翁林芳把大部分精力花在自己的古建筑公司上,多年拆建老房子的经验成了他最大的财富,承揽工程,帮助维修、改建旧建筑,每年能有几百万元的收入,以供维护博物馆。其实,博物园的一幢幢老房子里还放着翁林芳30多年来收藏的3万件古董、家具。“雕床馆”摆放着从明末清初到民国时期的14张千工床;“品鉴轩”内收藏了12扇遍布奇花异草和暗八仙浮雕的木门;“家私汇”集中展示了宁波古代常用家具摆饰……他只要卖掉其中一些东西就能过上轻松日子,但他不愿意,“我已经不想赚钱了,就不会往赚钱的方面想”。有人建议他改造成高档酒店,他也不愿意,“不管怎么样,博物馆性质不能变。这是我建园的宗旨。”不仅如此,他还不停地在对博物园进行一些改造,比如新搭一个戏台,把诸暨收来的祠堂恢复原貌;比如请国家级陶艺师张尧来开工作室,丰富博物园除常规展览以外的活动类型。
  翁林芳已经快60岁了,最近常被人夸越来越“嫩”。他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蛮好,园子里五年前种下的树也慢慢大了,“再过几年会更好”。
  来源:宁波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