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6日 星期六

民国拜把子流行填写金兰谱

  新浪收藏

金兰谱金兰谱
  (原标题:见证民间结义风气的民国“金兰谱”)  
  我国古时朋友相交,意气相投之下,素有结拜为异性兄弟的习俗,俗称“换帖”或“拜把子”。如春秋时期齐人管仲与鲍叔牙的管鲍之交,东汉末年刘备、关羽、张飞的桃园三结义,均留下一时佳话。民国时期,民间亦效仿此风,作为社会交际习俗,义结金兰者大有人在,男性之间结为兄弟,女性之间结为姊妹,形成一时风气。近日,笔者欣赏到一件民国时期上海广益书局印制的作为结拜之用的“金兰谱”(见图),可谓当时义结金兰的一种范本。
  这件金兰谱为纸质,长方形,白底。红色的装饰图案,四角上的圆内分别写有“金兰同契”四字。装饰图案内的底色为浅蓝色,中间印“金兰谱”三个艺术字。右边印有义结金兰的序言:“夫埙篪叶(音xie)奏,兄弟固一本之亲,玉石资攻,朋友亦五伦之次。应求悉洽,即骨肉无珠,何必吴虎蜀龙,始竞门庭之爽;王珠陈璧,方符兄弟之文。”“文”字后特留出空白,以填写结义等人的名字。继而是:“等偶合萍踪,如亲兰臭,踵桃园之胜,结契殷怀,联梓里之通家订盟有愿,从此衣冠展拜,吾翁即是若翁,胶漆愈坚,同志依然同气。齿年历叙,脚色兼详。各将楮墨珍藏,勿负笠车旦誓。”后面有结拜人的相关信息和结拜时间,如结拜人的出生年月、出生地、职业、住址,及曾祖、祖、父母三代的名字。
  金兰谱是结拜的重要信物,要在结拜者之间互相交换留存。之所以取名“金兰谱”,是因为“金兰”语出《易经·系辞》之“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如兰”,寓意友情牢固而融洽。这件金兰谱序言开首的埙和篪,为古时的两种乐器,分别为土制和竹制,二者合奏时声音互补融合,美妙无比,在这里比喻结拜兄弟之间的亲密无间,“笠车”之交,则明示结拜没有贫贱富贵之分。
  明清时期,文人官吏对换帖(结拜)十分讲究,结拜之期要请阴阳先生选定黄道吉日,除了认真填写金兰谱,还要备香烛贡品,将填写好的金兰谱供于桌案上,面对天地或刘关张牌位,依年龄大小依次焚香叩拜,极其虔诚。由于民间盛行结拜之风,有些书局和出版机构也开展了印制空白金兰谱的业务,这件金兰谱就是由创办于1900年的上海广益书局印制发行的,主要用于民间普通百姓,使用简单,只需要在结拜时买回来按内容填写空格,然后交换、收藏就行了。当时流行于市面上的金兰谱大多用于男性,女性使用的金兰谱一般都是请人在女人自绣的单幅丝绸上写上有关文字。
  金兰谱只是意气相投者交往的一种形式,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环境等因素的变化,如果日后反目成仇割袍断义,金兰谱就没有保存的必要了,会因之烧掉,俗称“拔香头子”。新中国成立后,流行于封建社会的“拜把子”的这种民间习俗转化为同志之间和睦相处的纯洁友谊,二十世纪80年代还发行过“桃园三结义”的邮票,金兰谱不复流行。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湖北武汉 李笙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