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8日 星期一

热剧掀起的战国藏品热

   新浪广西 

柳州藏友展示的寿山石灯光下通透无比。记者岑炜鑫 摄柳州藏友展示的寿山石灯光下通透无比。记者岑炜鑫 摄战国红饰件。记者岑炜鑫 摄战国红饰件。记者岑炜鑫 摄战国花蕾纹青铜镜。记者岑炜鑫 摄战国花蕾纹青铜镜。记者岑炜鑫 摄
  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岑炜鑫
  岁末由《甄嬛传》原班底推出的电视剧《芈月传》风靡大江南北,此热剧背景为群雄逐鹿的战国时代,剧中考究的战国物件,让战国藏品再次成为收藏界追捧的香馍馍。由于年代久远,至今在市场能够常见的藏品莫过于战国红与铜镜。
  战国红美艳绝伦
  美艳不可方物,词句最早就是用以形容战国红的,如今此战国红非彼战国红。如今的战国红指近年开采于辽宁朝阳北票,至2015年6月10日为止在 宝石学上被定义为红缟玛瑙的一种。其与战国时期出土文物的一些玛瑙饰物同料,而此料先秦时期被称为赤玉,因此把此种玛瑙称为战国红。 、
  在战国时代,战国红玛瑙多用于贵族饰物,如剑柄、珠串、环佩等。得益于玛瑙化学性质稳定,出土的战国红玛瑙依旧保持绚丽的色彩,土沁不多,与今天战国红玛瑙矿石十分类似。
  北票存珠营子料(战国红)在先秦应用史最为有利的证据则是1979年河北省平山县战国中期中山国贵族墓地的发掘,其间出土了作为项饰单独使用的300余粒珠、管(与当下的北票战国红材质高度相似),而先秦的中山国其族属是白狄,另外辽宁建昌东大杖子战国墓所出的玛瑙环也与当下的北票战国红材质高度一致。
  战国红玛瑙以红命名,颜色自然是越红艳越好,最好的是如鲜血般鲜艳厚重的血红色,又叫鸽血红或牛血红,是国人最崇尚的红色,而黄色中比较推崇的 是鸡油黄,以缠丝之间色层清晰,层次分明且扭曲多变的为上品,在润度上,以油润为佳。战国红玛瑙颜色浓艳纯正,质感光华内敛,但因为产量较低,且石皮较 厚,战国红玛瑙的雕刻对雕刻师的工艺要求很高,因此,市场上多是原石、半原石、珠串和小雕件,很难见到大型雕刻作品。在当前红火、价格高昂的南红玛瑙、绿 松等面前,优秀的战国红玛瑙雕刻石材将受到更多关注。
  铜镜映美人
  战国时期,是社会处于剧烈变革的时代,生产力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文化艺术出现了空前的繁荣。此时,商周以来青铜器中占主导地位、具有等级象征的礼乐器逐渐衰落了。而日常生活用器却得到了普遍发展,特别是铜镜。铜镜在战国时期,至少在统治阶级中已经普遍使用了。
  古文献中有许多关于战国人使用铜镜的记载,如《韩非子”现行篇》说“古之人目短于自见,故以镜观面”;《楚辞·九辩》“今修饰而窥镜兮”;《战 国策·齐策—》“朝服、衣冠窥镜”。今河南和湖南是战园时期南、北两个重要的铜镜产地。湖南是楚国领地,它制作的铜镜轻薄、精美,图案多作双层处理,一般 是在精细地纹上再加各种主题浅浮雕。河南是二晋(韩、赵、魏)界地,它以铸造精美的金银错纹镜而著称。
  战国铜镜能够取得大的发展,主要原因是:第一,青铜冶铸技术进步,随着铁工具在铜器制造业的使用,为作坊内部更细密的分工、创造新技术提供了有 利的条件。第二,经过商周以来的发展,至战国时期铜镜的合金比例已趋于科学和稳定,大大提高了实用效果。战国铜镜以它那规范化的形制、精美的装饰纹饰,标 志着中国古代铜镜已经从早期的稚朴走向了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战国铜镜的纹饰,明显地追求繁缛。纹饰常常布满镜子的背面,并多采用浅浮雕、透空雕等技法处理,还铸有精细的地纹。这时期已经开 始将一些特殊工艺用于镜背面的图案装饰,如:彩绘、金银错、镶嵌彩色琉璃等。此前本报曾报道过战国的山字纹铜镜,就是其中一个经典战国镜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