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文化日历岁末热销 老挂历渐成收藏新宠(图)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12月31日电(唐云云)每逢年末岁尾,日历都会成为百姓关注的话题。日历在中国出现起码已有千余年历史,从开始的皇家专享,到后来逐渐大众化、家庭化。如今,传统日历市场衰落,而注重设计感和文化内涵的文艺日历兴起,私人订制日历也颇受欢迎。
2016年故宫日历。图片来源:解放日报2016年故宫日历。图片来源:解放日报
  唐代皇宫已有日历 民国时《故宫日历》风靡
  真正的日历从何时出现还未有明确说法。据史料记载,大约在1100年前唐顺宗永贞元年,皇宫中已经使用日历,又称皇历。皇历一年有12册,按每月天数来确定每册的页数,并将月份和日期写在每一页上,由服侍皇帝的太监暂时保管,待太监每日记下皇帝言行,月终交皇帝过目批准后,送史官存档。史官再将日历的内容与朝廷、国家大事结合起来,提炼润色后成为《国史》。
  后来,日历逐渐地进入在朝大官的家庭。再后来,日历向大众化、家庭化发展,人们把历书上的干支月令、节气、黄道吉日都印在日历上,并留下供记事用的空白。
  民国时期,《故宫日历》曾风靡一时。据《深圳商报》报道,《故宫日历》问世于1933年,从1933年至1937年,共出了5册。封面和日期所用文字,除个别采用时任院长易培基的楷书手迹和篆书、仿宋印刷体外,均集自院藏古代楷书和隶书碑拓。藏品图片每日一张,历代书画、器物交杂穿插。
  《故宫日历》还成为当时文人雅士相送的头号礼物,俞平伯就曾将《故宫日历》赠送给老师周作人,梁实秋也在写给张佛年的信中,提过获赠《故宫日历》一事。
  挂历和台历由日历发展来的,但仅有近百年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以前,挂历仅供少数人使用,80年代开始,成为走入寻常百姓家的日用品、必需品。
传统的年历少有人问津 图片来源:中国常州网传统的年历少有人问津 图片来源:中国常州网
  传统日历市场衰落 赠送日历减少
  随着电脑和智能手机的广泛运用,人们查日期有了更加方便快捷的方式。电子日历、日历APP软件甚至比传统日历的功能更加齐全。前些年,很多单位会印刷日历发给员工和赠送客户,日历是一种福利形式,也是宣传手段。但如今,这样的现象已经较为少见,赠送的日历已经较难拿到。随之而来的是传统日历市场的衰落。
  据《济宁晚报》报道,城区一家文印店的负责人称,往年年底,市区一些企事业单位集中定制一批日历,或赠送给客户,或给员工发福利,但近两年,单位团购订单都取消了。“现在店里没有了单位的集中订单,从去年开始就转变了经营方向。”
  一位姓马的阿姨抱怨:“前几年,女儿单位每年都会收到很多免费的挂历、台历,可这两年连一本都没有。”她回忆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时,挂历是家家户户的必备品。那时的挂历花样繁多,图案有山水、花鸟、明星,款式除了挂在墙上的普通形状,还有铜版纸制作的圆盘式、中国结等。”
  她还称,如今商店里的日历种类少,款式也不好看。“逛了大半个城区,也没买到合适的2016年日历。前几天花5.5元在超市买了一本日历,但纸质非常粗糙,而且还有错别字。”
  在济宁城区琵琶山路一家大型超市文具用品区域,日历摆在货架的最底层,用手摸上去一层灰尘,种类有五六种,造型都是印有“福”字的常规款式,仅有一种卡通人物造型的立体日历,前来购买的顾客寥寥无几。
  “现在来买日历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销售员赵女士说,随着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附带的电子日历功能不断普及,现在日历越来越难卖了,有时一个星期也难卖出几本。
《日课》图片来源:太原晚报《日课》图片来源:太原晚报
  文化日历兴起 多在网上销售
  与传统日历遇冷不同,“文艺范”日历近年出现在各大图书电商销量排行榜上。
  据《北京晚报》报道,这些文艺日历设计别致、主题鲜明、内容丰富、印刷精美,手感好。当然,价格也不菲,一般都在60元至100元的区间里。但高价并不影响销量:《企鹅手账》初印了1万册,现已基本售罄;《日课》甫一出世时,曾用8天卖出了60天的量;《故宫日历》去年曾创下22万册的销量,今年更是一举冲上京东图书艺术类榜首,在“双十一”当天销量即逾5万册。
  精美化、艺术化、主题化、个性化成为这些日历的共同特征。设计师们不惜增加成本,挖掘适合的主题内容,名家名作成为一大素材。例如,读库的《日禅》选用了蔡志忠的漫画、《日趣》选用了丰子恺的漫画,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吴昌硕艺术日历》选用了吴昌硕的作品等。
  这些日历也不仅仅是日历,而成为能增长知识的读本。果壳网推出的《物种日历》像是一本科普书,将城市里、餐桌上常见的物种纳入其中,还附上了二维码,手机扫一扫就能跳转到数据库,了解到该物种的特性、分布、食用药用价值等详细信息。《故宫日历》则介绍故宫收藏的宫廷珍玩,传播历史知识。
  与手账(即用于记事的本子)结合起来,也是一些爆款日历的流行款式。这样的日历更像记事本,借助日期来规划日程,还配有个性化的书写、绘图。即便日期作废也有价值,能作为私人记忆保存。读库出品的《日课》便是如此。
  文艺日历已成为某种文化品牌的周边产品,是一种文化产业的衍生品。大多数人购买日历,还是会择定自己向来关注的圈子和文化品牌。从购买渠道来看,除了少量在书店卖出,多数在网上销售。
  此外,一些制作精美的个性台历渐受年轻人的追捧。在淘宝网上搜索“定制台历”发现,价格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大小、样式由顾客自行挑选,而且客户可以提供自己喜欢的照片印制成台历。
部分老挂历卖到上千元 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部分老挂历卖到上千元 图片来源:《三湘都市报》
  老挂历成为收藏新宠
  据《三湘都市报》报道,品相精美的早期挂历、题材特殊的挂历成为收藏的新宠,价值上涨数倍。
  在长沙天心阁古玩城,1955年至1958年反映社会主义建设的挂历,每本可卖到上千元。“挂历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并未成为日常消费品,还是少数人使用的‘奢侈品’,因此发行量少、存世量较少。”古玩城商户邓老板介绍道。
  藏家吴申称,“收藏老挂历的藏家大多数年龄在45岁以上,绝大多数为退休人群。”
  湖南省收藏家协会专家宋先生介绍,“挂历越老越吃香,收藏老挂历,首先时间上越早越好。早期挂历、题材特殊的挂历以及纸张、品相精美的挂历较有收藏价值。”比如民国时期的挂历,开价一般都上千或几千,而像上世纪60年代的《白毛女》挂历,目前市场开价也在数百元。其次,要选择热门题材。此外,印制精美、品相完整对于挂历收藏价值也有很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