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0日 星期日

115万:广绣拍卖最高价今年诞生

 金羊网-新快报 

■清乾隆 广绣花鸟屏风 雅昌供图■清乾隆 广绣花鸟屏风 雅昌供图■清 广绣百鸟图挂屏 雅昌供图■清 广绣百鸟图挂屏 雅昌供图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今年3月,一件“清乾隆 广绣花鸟屏风”以115万元人民币成交,通过雅昌数据显示, 这一件拍品成为了广绣历年拍卖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件。随着市场的关注以及广州首推的两条非遗旅游专线,广绣这门独具特色的手工技艺价值重新得到了发掘。广州 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古董珍玩部总经理周沐沄称“古代广绣作品在收藏市场的份额仍然很小,有好的作品仍不缺乏市场号召力。”
  在近日广州首推的两条非遗旅游专线中,其中一条便包括广绣,广绣在相关部门的推动下,终于逐渐再次走进人们的视野中。这是继去年成立的“广东首个民间刺绣研究院”之后,又一让广绣得到关注的事件。市民可以一边搭乘专线,一边欣赏广绣的艺术魅力。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华艺国际春拍的“古董珍玩-瓷器·玉器·工艺品”专场中,一件“清乾隆 广绣花鸟屏风”以115万元人民币成交,通过雅昌数据显示,这一件拍品成为了广绣历年拍卖成交价格最高的一件。
  周沐沄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分析介绍,出现高成交价有它的特殊性,“此屏风出身显赫,为欧洲贵族旧藏,四块屏风体量硕大,所绣图案各异并保存完好,存世量极少,凭地方特色浓厚的特点,备受本地藏家认可。”
  也有行内人士表示,随着有关部门的重视以及民间力量的推动,广绣的价值将被持续深挖。“因收藏群体的壮大,将陆续使得曾经不被重视的艺术门类的市场价值逐渐被挖掘。” 
  但周沐沄则表示,古代广绣作品在收藏市场的份额仍然很小,有好的作品仍不缺乏市场号召力。但精品难觅,大多数已被国有机构所藏,或仍在海外未受收藏界重 视。对此,他呼吁“国有机构配合社会需求加大广绣的推广展览,假以时日应为继广彩、石湾陶等广东的代表性工艺后,又一颗璀璨明珠在南粤大地发光发 热。”   
  西汉时广州刺绣生产已有相当规模
  与其他四大名绣一样,广绣的起源也是来自于女性闺阁之技。
  关于广绣的历史渊源,学界似乎存在分歧。在广州发掘的南越王墓中,数量众多的丝织品中的刺绣,表明了西汉时期广州本地的刺绣生产已有相当规模。也有学者认为这是迄今有关广绣发现年代最早的考古资料。
  但从有文献可以考证的历史则在唐代,唐人苏鹗《杜阳杂编》记载道,南海14岁姑娘卢眉娘于皇宫中在一尺绢上绣《法华经》7卷,字如粟粒而点画分明、细如毛发。由此可知,唐代南海郡(今广州)已有技艺精湛的绣女。因此,又有一部分学者常以唐代作为广绣有确切纪年之始。
  到了宋代,民间日常已广泛应用刺绣品,其中的欣赏品的工艺日臻成熟。广州也逐渐成为全国最大且唯一官营外贸港口。
  明代时广绣之名传至欧洲
  据资料显示,明代时,广绣就开始得到外国人的认同。正德九年(1514年),葡萄牙人在广州购得龙袍绣片回国,得到国王厚赏,广绣之名遂传至欧洲,绣品从此输出国外。
  后来,广绣开辟了对外贸易活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亲自倡导成立英国刺绣同业公会,按广绣作坊形式组织英王室绣庄,工人也是学广绣招收“男工”,王室 绣庄从中国进口丝绸和丝线,加工绣制贵族服饰;英王查理一世倡导让广绣艺术传播英伦三岛,并动员国人种桑养蚕,当时广绣被西方学者称誉为“中国给西方的礼 物”,英、法、德、美各国博物馆均藏有广绣。
  清末民初广府地区有女工12万人
  明末到清朝中期是广绣业的繁荣时期,也是广绣出口贸易的全盛时期。广绣开始从民间小作坊的小批量生产逐渐向商品化大规模生产发展。乾隆年间广绣业已成行成市,绣坊、绣庄多达50家。
  清末明初,男工多达 3000 人,女工在整个广府地区更有12 万。旧社会广绣专业技艺传男不传女,行业内俗称男工为“花佬”。当时花佬负责绣品图案 纹样等最重要的部分,而女工只负责一些简单图样。随着名画家陆续参与广绣设计,使技艺更有发展,如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广东省工艺局聘画家高剑父 任宾华艺术学校校长时,设绘画、刺绣、雕刻等习艺班,其红颜知己宋铭黄则任刺绣班教师。
  但是,社会的动荡变化,极大地影响着广绣技艺的 发展。对广绣第一次比较大的冲击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广州沦陷前,本来还有 1000 多人在广绣行业,但到了抗日战争结束后,仍然坚持的只剩下几十人了。 解放战争时期,这一行业再次进入低谷。 直到1955年,广州市组建了第一个广绣合作社——刺绣供销生产合作社(后更名为新滘刺绣社),走上了合作化之 路。
  上世纪九十年代广绣却一度停产
  上世纪六十年代,广绣再 度兴旺。当时从业人员达数千人,产品供不应求。但遭遇“文革”,广绣就突然断层了。改革开放后,广绣在市场上与机器绣品无法抗衡,老师父因“文革”断层多 数退休,而新生一代又鲜有意愿继承。到了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广绣更一度停产,几乎成了绝艺。近年来,这样的境况似乎有了变化。2003 年,转制 成功的广州绣品工艺厂(前身为新滘刺绣社)请许炽光、梁桂开等老广绣大师回来带徒授艺,这项技艺又逐渐恢复。在浮沉多年后,广绣对于传承更加重视。但是清 朝和民国时很多传统的、精美的工艺和针法,在现代的绣品中已经逐渐失传,传统工艺在市场化条件下发展较为艰难。所以,广绣的复兴,还要走过一段颇为艰难漫 长的路。
  小榄刺绣成为广绣独特分支
  从清中叶开始,因刺绣生产已实行简单的协作分工,中山小榄乡中出现了不少家庭作坊 及刺绣工场,如太史第绣坊、榄溪绣坊、大榄绣坊、净意庵绣坊等。当时在广州十三行经营蚕丝及刺绣的,有不少是小榄商人,他们在家乡设坊生产,绣品按市场需 要或客户来样,由绣坊师父上稿后发外加工,集中送回广州销售,当时小榄绣品已享有盛誉,成为广府刺绣独具特色的分支之一。
  二十世纪五十 年代中后期,小榄刺绣出现了一个黄金发展时期。1958年1月,小榄永宁乡率先将各绣社和散落民间的绣女组织起来,开办了“永宁绣花社”,产品主要是日本 背巾、和服以及披巾、被面、枕套等传统绣品,以出口为主。后来原城区内的“榄溪绣坊”改名为“小榄刺绣工艺厂”,有绣工130多人,产品经广州丝绸进出口 公司和广东抽纱公司出口国外。
  链接
  广绣讲究“随类赋彩”
  广绣,全国四大名绣之一,历史上指的是广府地区的刺绣品,包括手工刺绣字画、刺绣戏服、珠绣等。
  广绣最大的特点就是布局满,往往少有空隙,即使有空隙,也要用山水草地树根等补充,显得热闹而紧凑。但是其过于饱满的构图,例如百鸟朝凤中有母鸡和大小 猴出现,各种动物杂烩一堂,被诟病近俗,难登大雅之堂。实际上,俗,多指的是这类构图设计,与高度发展的技法无关。而用色富丽、对比强烈、大红大绿也是广 绣的一大特色。
  广绣的色彩主要分为两类:“威彩”以较饱满的色彩为主调;“淡彩’以三间色为主调。色彩根据刺绣品种而定。
  在艺术处理上,广绣讲究“随类赋彩”,注重写实,着重表现物体的本色,不注重研究色与光的变化。红是红,绿是绿,很少复色变化。而在自然界中,物体色彩由于受光线的支配、环境的影响,是千变万化的。光与色处理上的缺陷,也限制了广绣艺术水准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