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清代将军墓现盗坑最深有2米:古钱币玉器等失窃

 中国新闻网

由探洞发展成的盗坑,最深有两米由探洞发展成的盗坑,最深有两米
  昨日,有朝阳群众反映,在北石家村一片拆迁废墟中,发现多处深浅不一的盗坑。盗坑集中的方位,拆房前系北石家村8号院。
  在两个月前,《法制晚报》就曾曝光过此处探洞频现一事。当地住户证实,从探洞发展成盗坑,盗墓人之所以会前赴后继,只因该区域曾埋葬一位清代官员。如今小规模的探洞已经发展为大型盗坑,最深有2米。
  盗墓史学者指出,拆迁村人去楼空、基本不设防,挖宝人、盗墓人正好乘虚而入。
  新闻回顾 拆迁村空宅现多处探洞
  北石家村系朝阳区将台乡东八间房村属自然村,现正进行腾退拆迁。两个月前,有文物爱好者发现,北石家村8号院的空房内外,出现了多处探挖痕迹,其中 洛阳铲留下的探洞多达20余处。据记者了解,此地曾是清代福州将军石文炳墓,地表建筑已经无存。当地村民证实,有人在夜幕的掩护下,来这里探挖宝物,但村 民没人愿意“多事”,只听偷盗当晚狗一直在叫。
  昨日,有朝阳群众发现,北石家村盗挖宝物的现象并未得到扼制,而且又进一步发展了。
  现场回访 探洞变大盗坑均锁定同一方位
  根据群众举报,记者又回访了北石家村。和两个月前的探洞不一样,这次村里发现的全部是盗坑,数量将近10处,集中在同一区域,大小不同、深浅不一。小盗洞有半米深,洞口直径约50厘米,表面覆盖有积雪,应该挖开至少1周,而大的盗坑足以钻进一个人。
  记者看到,最大的盗坑深约两米,普通人蹲在坑内可轻松自如地辗转腾挪,在大坑的底部一侧,是一处向斜下方掏进去的小洞,但有回填迹象,因此小洞深不可测,挖到过什么也不得而知。从湿润的土壤来看,此盗洞挖开时间不长。
  曾经住在这里的居民张琳告诉记者,最大盗坑所在方位,正是北石家村8号东屋的墙下,两个月前住户交了钥匙、但房子还没拆的时候,这里就曾被挖开过。他曾听村里老人讲,这里过去的清代古墓,有三座宝顶。最大的盗坑,应该是东宝顶的位置。
  记者观察,盗洞所在的位置,在东五环路环铁桥以东50米左右。
  史料记载 此地曾埋葬清代将军
  《北京市朝阳区地名志》记载,北石家村,曾用名北石家坟村。因村落内原有清代福州将军石文炳墓,为与其父定南将军华善墓所在地南石家坟相对应,故名。
  已故学者冯其利所著《京郊清墓探寻》中记载,石文炳墓没起墙圈,树也不多,看坟户也姓石。选择墓穴时,风水先生一句“凤凰不落无宝之地”的原则,找凤凰落脚之地,正赶上两只喜鹊吵架,墓址就这样选定了。石文炳墓园破坏较早,久已无存。
  当地村民证实,被挖开的位置,正是古墓曾经的方位。
  学者分析 拆迁村不设防给挖宝制造机会
  中国盗墓史研究学者,《千年盗墓笔记》、《中国人盗墓史》作者倪方六分析,先垂直下挖、再向四周探挖,从而扩大范围,这是盗墓人常见的探挖手段。
  如果按村民描述,其方位寻找准确,可能真的发现了文物。而且这些挖宝人武装得很厉害,有使用金属探测器、GPS定位之类的现代化工具。这些人留下的“淘宝坑”,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挖出古钱币、玉器、烟嘴是常有的事。
  倪方六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地下埋藏的文物,任何单位或 者个人都不得私自发掘。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倪方六说,拆迁村基本不设防,而且现场并非文物保护单位,从而给了这些 挖宝人可乘之机。
  官方回应 会再次加强保护工作
  今天上午,记者致电将台乡政府办公室,一名男工作人员称,会将此情况传达给领导。
  随 后记者又联系了朝阳区文委文物科,一名女工作人员说,两个月前在北石家村发现探洞,他们已经和地方乡政府沟通,希望加强防控,根据相关规定他们不能进行主 动发掘。同时,这名工作人员建议,一旦发现挖宝的情况,市民可立即报警,她也会再次通知乡政府、加强拆迁村的相关保护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