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4日 星期二

古典家具收藏者:楠得半閒居

新浪收藏

清代金絲楠木五星櫃一對,天然紋理彷若一幅幅水墨圖。清代金絲楠木五星櫃一對,天然紋理彷若一幅幅水墨圖。普香居普香居
“楠”得半閒居
文/吳少菊 攝影/張嘉奇
導語
雅緻的生活,不該只是一種嚮往,更需要走進其中。 熱愛古典家具的唐先生,也珍惜與古典家具相伴的生活,品茗種花,偷得浮生半日閒。
藏家名片
唐先生,1965年3月生。 山東大學法學專業畢業,1983年9月至今從事行政工作。 2000年迷上古典家具開始收藏,且對普洱茶情有獨鍾。
核心提示
中國式的雅緻生活,閒適也充滿智慧。 坐在古典家具上品飲、生活,有嘉木百年不腐的清香醉人,也有一院花靜鳥喧的陪伴,唐先生的精緻生活就這樣鮮明地昭示著力量,且未完待續……
微雨的午後,福州市郊綠洲家園別墅區內,白色的紫荊花仍張揚著嬌豔,靜靜佇立著,自有一份沉靜淡雅,輕輕地打消初訪者的不安。 走進唐先生位於此處的休閒會所“普香居”,古典家具、普洱茶、名家字畫混搭共處,有著一種凌亂的秩序。
採訪中,唐先生不時從不同角落找出需講解的小物,或是不需思考地指出藏品所在。 這才慢慢明了,作為普香居、雅楠室的主人和唯一“管理員”,唐先生將所有收藏都放進了心間,對每個角落都了然於心,“亂”些又何妨? 普洱茶香溢出,思緒也跟著去往普香居、雅楠室和半閒居,品一品那份收藏的閒適與雅緻。
“楠”有嘉木
鐫刻時間年輪的明清家具,傳承千年,歷久彌新。 唐先生最為友人稱道的即是他的家具珍藏,自2000年與古典家具打交道開始,如今已有十餘年光景。
緣起於工作中不經意間看到的一塊海南黃花梨獨板,那時的它還蒙著不被珍視的塵,唐先生卻一眼相中,珍而重之地帶回。 隨後通過王世襄先生的著作,有了更多對古典家具的了解,為其中蘊藏的文化韻致所吸引。 儘管接觸古典家具伊始是與海南黃花梨結緣,他最愛、珍藏最多的卻是金絲楠木老家具,手頭上還藏著百餘件此類家具精品。
金絲楠木是中國特有的名貴木材,耐腐蝕性強,在歷史上一直為中國皇家貴族、文人雅士所倚重。 由金絲楠木製作而成的傳統家具氣質古樸,觸手溫潤柔和,經年而清香不絕。 唐先生收藏的金絲楠木家具多為清代閩作家具,造型、工藝都極為考究。 會所中佇立的一對清代金絲楠木五星櫃,其紋理自然流暢,彷若畫家細心描畫的山水風光,悠遠細緻,頗為惹眼。
第二次拜訪雅楠室,會所陳設已稍有不同,初次品飲時所用的茶桌不見影踪。 “前幾日一位山東友人來訪,要走了那件家具。”唐先生玩收藏,主張的是一種與藏友交流分享的收藏經。 他認為,收藏不應藏著掖著,“養在深閨人未識”未必是好事,交流其實是不可或缺的。 有不少家具藏家,看中唐先生收藏的家具形制,他也慨然相允,將手上購得的木料與家具形制送往仙遊加工製作,與藏友分享老家具的經典造型與文化內蘊。 這樣的交流帶來的是一種鑑賞眼力的提升,也不斷將閩作的家具文化推廣傳承。
購回一件古舊家具,經過自己細心“拾掇”來還原古典家具的魅力,這個過程對唐先生而言是收藏的最大樂​​趣。 他看中家具的實用性,更注重浸淫於古典家具中,不斷陶冶自身情操,復歸古代文人的雅緻與閒適生活。
普香飄遠
普洱茶被譽為“可以喝的古董”,具有可飲​​、可藏的雙重特性。 2003年,唐先生開始普洱茶的收藏,如今名品頗豐。 中國書法家草書專業委員會委員李木教先生親筆題寫的“普香居”,裱框高懸,照管著唐先生珍藏的一噸左右的雲南普洱,其中90%多為生普。 這其中,一款2004年的貴舒青普,還有一段不得不提的緣分。
唐先生鍾愛普洱,收藏的多為生普精品,圖為金瓜普洱系列。唐先生鍾愛普洱,收藏的多為生普精品,圖為金瓜普洱系列。
“貴舒青普”是以雲南普洱茶文化專家、普洱茶文化開拓第一人黃桂樞命名的,此茶也被中國茶葉博物館永久收藏。 2014年11月1日,在福州海峽國際會展中心舉行的第二屆福州茶產業博覽會上,唐先生攜帶這款收藏十年之久的貴舒青普,見到了黃桂樞先生,與黃老面對面地交流普洱茶的文化與淵源,並請他親筆簽名,題寫下這份跨越時間與地域的十年之緣。
十年,對於越陳越香的普洱茶來說,其珍藏價值和韻味或許都只是開始,更重要的是在時間地流逝中慢慢了解這份溫潤的情致。 結束一天的工作,唐先生的普香居成了招待友人的雅處,你拿出你的寶貝珍藏,我講講我的新近所得,伴著普洱茶香,交流自然真誠,給收藏增添諸多雅趣,也讓時間更加精緻地度過。
大樟溪隱
再次拜訪唐先生,恰逢他剛購回幾塊有百年曆史的刻字石磚要帶回老宅,便得以一同前往。 伴著後備箱裡清脆的石磚聲響,驅車半個多小時,來到他位於閩侯縣南嶼鎮的半閒居,這是他週末的度假屋,常令他樂不思歸。
唐先生的這處宅邸,已有200多年的歷史,雕工精緻而見匠心,且寓意吉祥。 這是他2010年左右尋覓所得,約有260平方米。 在此之前,唐先生已經多處尋訪心儀老宅未果,看到這棟當時即將要拆遷的老房子時,一眼便喜歡上了,當即拍板買下。 耗時半年多,請來老工匠細緻安頓,將其完整轉移至此。
清代金絲楠木南官帽椅清代金絲楠木南官帽椅
清代金絲楠木南官帽椅(局部)清代金絲楠木南官帽椅(局部)
老房的木架結構搭配素雅沉穩的青磚,古樸氣韻伴著金絲楠木老家具的幽香陣陣襲來。 古典金絲楠木獨板案面與舊時用作床前踏板的金絲楠木,化身廳堂茶室中的桌面與條凳,伴著普洱茶香,感受時間沉澱的力量。 登上二樓,視野開闊遼遠,“近水遙山皆有情”,獨享一幅天然的、常看常新的山水畫卷。 “汲來江水烹新茗,買盡青山當畫屏”,儼然古代文人雅士生活的再現。
唐先生的半閒居匾額,是請人照著弘一法師的小品行書“半閒居”,運用福州特有的脫胎漆器髹飾技法製作而成的,光亮如鏡,映襯老宅的沉穩,也照應院落的清幽。 唐先生閒時愛種花養魚,半閒居里因此種著一院的花草、果樹,還另闢了一個花圃。 友人來訪,能飽眼福,時節到時,還能嚐嚐新鮮摘下的水果,一飽口福,偷得浮生半日閒。
中國式的雅緻生活,閒適也充滿智慧。 坐在古典家具上品飲、生活,有嘉木百年不腐的清香醉人,也有一院花靜鳥喧的陪伴,唐先生的精緻生活就這樣鮮明地昭示著力量,且未完待續……
來源:《古典工藝家具》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