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文人空間:置器有道格古生情

置器有道,格古生情置器有道,格古生情
置器有道,格古生情
(本文原載於《文人空間》雜誌第一期)
“余嘗淨一室,置一幾,陳幾種快意書,放一本舊法帖;古鼎焚香,素麈揮塵,意思小倦,暫休竹榻。餉時而起,則啜苦茗,信手寫漢書幾行,隨意觀古畫數幅。心目間,覺灑灑靈空,面上俗塵,當亦撲去三寸。”從這段明代文人生活小品中,我們深切感受到了“器為人用”的理念,正應《閒情偶寄》中曰:“是無情之物變為有情”。
(清代阮元款白石方盆內置天然吸水石)(清代阮元款白石方盆內置天然吸水石)
(清代黃楊木柄大浮塵/明代漆金鐵如意/穆藕初題簽晚明董其昌行書許渾詩緞本鏡芯)(清代黃楊木柄大浮塵/明代漆金鐵如意/穆藕初題簽晚明董其昌行書許渾詩緞本鏡芯)
器物佈置得當,則會“使人入其戶、登其堂,見物物皆非苟設,事事具有深情”。 器物只有真正服務於玩家的生活,你才能真正體悟到古人的審美趣味和精神寄託,如果只單單是聚器、市器,那真是暴殄雅物了。
(南宋雲雷紋小銅瓶/舊白石小淺盆置海南沉香山子)(南宋雲雷紋小銅瓶/舊白石小淺盆置海南沉香山子)
近日有緣尋訪“軼園”,切身走進了一個由古器物有機構建的生活美學空間,而通過與主人錢軼士的深入交流,我們發現由些許器物所組成的“微空間”裡,確是存在著諸多學問與理法。 正如《閒情偶寄》中記:“器玩未得,則講夠求;及其既得,則講位置。位置器玩與位置人才同一理也……有才不善用,與空國無人等也。他如方圓曲直,齊整參差,皆有就地立局之方,因時制宜之法。”
經典的三角構圖法,給人穩定感,符合古器物沉穆、厚重的歷史氣質。 觀者心靈也隨之沉靜,極易致人寧和。
(十四世紀“官所”款獸吐環耳銅瓶/明代青玉螭耳匜杯/明代嵌螺鈿三彎腿台幾)(十四世紀“官所”款獸吐環耳銅瓶/明代青玉螭耳匜杯/明代嵌螺鈿三彎腿台幾)
同為香道具類,而光素和華紋相生,清雅與綺綠交映,沉而不悶。 輔以織錦、紫檀、籐編諸材質作托墊,有和而不同之妙。
(南宋素觶式銅筋瓶/元代螭龍紋迴紋繩耳鬲式銅爐/唐代絞胎瓷香合/明代推光黑漆四面平長方幾)(南宋素觶式銅筋瓶/元代螭龍紋迴紋繩耳鬲式銅爐/唐代絞胎瓷香合/明代推光黑漆四面平長方幾)
器存韻,人出神! 古人造像,引人遐想,帶人追憶,彷彿可見高士於歷史中賞玩諸器之景,古今對話,共賞清趣。
(清中期壽山石雕小羅漢/清黃楊木雕靈芝小如意/清早期鍾馗見福竹雕筆筒/晚清紅木小盤)(清中期壽山石雕小羅漢/清黃楊木雕靈芝小如意/清早期鍾馗見福竹雕筆筒/晚清紅木小盤)
坐席佈置莊重嚴律,雙椅對屏鏡像而置,方幾瓶花以呈中軸,禮儀合度,待客以尊。 相坐清談,寧神論道。
(清早期堆灰撤螺大漆對屏/清中期楠木螭龍開光南官帽椅一對/清中期楠木刀牙貼直棖長方幾/雍正青釉蒜頭瓶配紅木座)(清早期堆灰撤螺大漆對屏/清中期楠木螭龍開光南官帽椅一對/清中期楠木刀牙貼直棖長方幾/雍正青釉蒜頭瓶配紅木座)
名墨可觀,供石可玩,竹榻可憩。 莽山拳石,畫裡畫​​外,珠聯璧合,相得益彰,足以臥遊,心隨意遠。
(清代吳松仿北苑水墨山水軸/清代黑漆卷頭方幾/“雲岫”英石/清代柏木起線捲葉腿涼榻)(清代吳松仿北苑水墨山水軸/清代黑漆卷頭方幾/“雲岫”英石/清代柏木起線捲葉腿涼榻)
香幾與古聯錯落而置,上下留白,互映互襯。 熏香使人神情,佳對令人意遠。 清幽世界,立足便達。
IMG_2148
(清代崇思書八言對聯/明代銅須彌座香鴨/清代獅銜環耳小石鼓/宋代湖田窯素瓷香合/明代帶托泥槐木方香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