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南越王墓文帝行璽鑑藏(圖)

 金羊網-新快報

“文帝行璽”金印,小圖為其印面。“文帝行璽”金印,小圖為其印面。文帝行璽”金印 印面文帝行璽”金印印面泰子金印泰子金印泰子金印-印面泰子金印-印面趙眜封泥趙眜封泥
南越王墓“文帝行璽”用龍做鈕是目前中國璽印最早的實例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館長吳凌雲表示:
有學者曾撰文稱“宋代時出現龍鈕”,但西漢南越王墓出土的龍鈕“文帝行璽”似乎把龍鈕出現時間往前推了上千年。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館長吳凌雲接受收藏周刊記者採訪時直言:“'文帝行璽'用龍做鈕是目前中國璽印最早的實例。”學者肖華稱:“把龍與代表最高權力的帝璽結合起來是南越國的創舉。”
■收藏周刊記者梁志欽實習生曾樹剛
南越王墓出土了最早一批“皇帝印璽”
收藏周刊:南越王用璽印的情況如何?
吳凌雲:要講嶺南地區出土的璽印是迴避不了南越王的,作為嶺南印章的始祖,南越王有獨特的意義。 嶺南的開放從秦始皇開始,而南越璽印文化具有非常濃厚的秦印風格,例如有一枚“泰子”印,這裡的“泰”,又通“太”,漢代後才寫成“太子”。
南越王墓出土的印章,在印文上可謂極盡中國最強盛時代的“文字之美”,現在無論是篆刻還是治印,都在“宗法秦漢”。 無論如何學習,都要在秦漢時期尋找源泉。 所以,南越國的璽印是“宗法秦漢”最好的模證。 南越國恰好是承接了秦朝到漢武帝這麼個強盛的時代。
收藏周刊:從秦到漢,璽印有怎樣的變化?
吳凌雲:從璽印製度來看,秦始皇的功勞非常大,他規範了璽印的使用,到了漢武帝時期就出現了璽、印章的不同使用方法。 而從南越王墓出土的璽印來看,根據“文帝行璽”用“璽”,“帝印”用“印”,“右夫人璽”又用“璽”的特點,可以看出當時璽印在規範上還處於摸索階段,還處於相對混沌的狀態。 從科研角度看,南越王的這批璽印很有實證意義。
收藏周刊:從目前南越王墓出土的璽印來看,它為中國璽印研究提供了怎樣的參考價值?
吳凌雲:南越王墓出土了中國目前可見最早的一批“皇帝印璽”。 眾所周知,皇帝這個稱謂是從秦始皇開始的,秦始皇的印尚未發現。 而作為秦始皇屬下的大將南越王趙佗,(從合理的邏輯推斷)應該見過秦始皇的印章。 所以,南越王墓出土的皇帝璽印便可為我們了解秦代皇帝印或秦漢皇帝璽印的源流提供了最好的實物依據。 這也是中國目前見到年代最早、規格最高的一枚金印。 且用龍做鈕也是目前中國璽印最早的實例。
十字界欄是南越王璽印強烈的符號
收藏周刊:早期璽印均沒有用龍做鈕的現象,為什麼南越王卻用了?
吳凌雲:我們推測秦始皇使用的璽印也可能是用龍做鈕的。 龍是中國古代真命天子的符號或是像徵,秦始皇更有“祖龍”之譽。 所以,這批印章讓我們了解到當時皇帝用印的基本情況。 再看這個龍形已經基本具備了“中國龍”造型上的特徵。
收藏周刊:這枚璽印還有哪些特點?
吳凌雲:這枚印章是目前見到的最大的(秦漢時期)皇帝璽印。 因為在漢朝時有規定印章大小,為什麼印章叫“方寸天地”,就是在一寸之間施展才華。 一寸在漢代是2.3厘米,所以大家都是用這個尺寸,有的更小,僅1厘米或0.8厘米。 而皇帝會大一些,有的是寸二,即2.5厘米到2.8厘米間。 可以跟南越王這枚璽印媲美的是1967年在西安發現的“皇后之璽”,但那個璽印比“文帝行璽”要小,只有2.8厘米寬,而南越王的是3.1厘米,因此,這枚璽印是目前發現同一朝代中最大的。
收藏周刊:為什麼要做得這麼大?
吳凌雲:與自尊號“文帝”概念一樣,說明他內心自大,不滿足封王,而要自稱帝,包括用龍做鈕這一點,都說明南越王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效法秦始皇,達到與秦漢帝王平起平坐的野心。 也因此,可以推測趙佗自稱“武帝”。 同時,這枚璽印可以證明《史記》記載的南越第一、第二代主皆稱帝的事實,同時,通過這枚璽印可以看出南越國與中原皇帝用璽制度的區別。
“行璽”,即“天子行璽”,這枚璽印也佐證了“天子六璽”的說法。 而關於“皇帝信璽”有一塊很小的封泥,是在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裡的,原為民國時期山東藏家所有,估計是戰亂時期流落海外。 這一小塊封泥有很多人推測應該是秦始皇的用印。 那麼,兩者間就可做類比了。
另外,南越王的璽印有個很強烈的符號,就是邊欄界格。 而徐州獅子山里出土了一批年代比南越王墓還早的印章,但那些印章全都沒有界欄。 因此,收藏界和鑑定界便把邊欄界格作為秦印跟漢印的本質區別。 所以說,這批璽印在我們了解秦始皇時期的璽印製度時,有非常好的坐標意義。
收藏周刊:好奇的是,為什麼這裡出土的“右夫人璽”以龜作為造型? 這樣的情況在同一朝代多嗎?
吳凌雲:不同的鈕會反映出不同的地域和時代特徵。 例如有些少數民族會用蛇、駱駝的造型等做鈕。 漢代官印裡邊用龜做鈕的印章是非常多的,因為古人認為是長壽吉祥的象徵,是北方之神。 這裡更值得一提的是,南越王墓出土了一枚以魚做鈕的印,那是一枚少見的太監印。
簡介
吳凌雲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館長、研究員。
記者手記
漢代十二枚金印中南越王墓佔了四分之一
在西漢南越王博物館的展廳中,我們可以看到南​​越王墓共出土璽印23枚,質料為金、玉、銅、綠松石、象牙、瑪瑙、水晶等。 其中金印3枚、玉印9枚、銅印5枚、綠松石印3枚、象牙印1枚、瑪瑙印1枚、水晶印一枚。 23枚璽印中有印文的為12枚、無印文的為11枚。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已發現的漢十二枚金印中,南越王墓便佔了四分之一。
所謂“方寸天地展才華”,這些璽印體型均較細小,直徑多數為2-3厘米之間,有說法推測當時由於主要使用竹簡,每條竹簡較窄,因此,璽印不能太大。 而作為當時隨身攜帶的信物憑證,也許體型細小會更為方便。
“文帝行璽”作為我國目前考古所見最大的一枚西漢金印,也是唯一的漢代龍鈕帝璽。 其印面陰刻篆書“文帝行璽”印文書體平正、佈局整潔、蟠龍做鈕、龍首微昂,作欲騰躍疾走狀,堪稱時代傑作。
學者肖華認為,這充分反映了南越國在承襲秦漢之製的同時,還具有濃郁的本地區文化色彩。“把作為皇帝象徵的龍與代表最高權力的帝璽結合起來,可謂是南越國的創舉”。
知多D
封泥
封泥是古代抑印於泥,用以封緘的遺跡。 古代的印章,在紙發明以前,主要用於證明身份和蓋印封泥。 蓋印封泥這一銘記方式始於西周,終於紙已通行之晉朝。
封泥的原料是柔軟、光滑的黏性泥土,制法為取黏性土進行篩選、過濾、沖洗,製成澄泥漿,然後將稠泥漿貼在捆好書繩的財物或簡冊的鎖扣處,在其尚存軟性的似幹非干之時,用刻好的印章在封泥上蓋印(壓印),從而留印跡於封泥之上,人們為了保護封泥不易破碎,還發明了封泥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