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乾隆帝偏愛制薄如紙的痕都斯坦玉

大洋網-廣州日報

清乾隆 “桐蔭仕女圖”玉山子清乾隆“桐蔭仕女圖”玉山子
蔣衛東
1989年畢業於北京大學考古系,曾任​​浙江省良渚博物院院長,現為中國文物學會玉器專業委員會理事、中華玉文化中心專家委員、浙江省文物鑑定委員會委員。
清高宗乾隆是滿清入關後的第四代皇帝,25歲(1736年)登基,在位六十年,愛玉成癡,算得上是中國千古帝王中愛玉的第一人。
乾隆皇帝酷愛玉,並有著自己的玉器審美觀。 據鄧淑萍先生統計,他一生所作有關玉器的詩文800多首(篇),其中由題目可推定屬於古玉類的就有約280首(篇)。 在玩賞古玉之餘,他興致勃勃地為許多古玉填製了詩文,並命宮內造辦處的玉工將詩文鐫刻在玉器上。 好古的結果,導致乾隆帝熱衷於仿古,他常命玉工或照古代器物原物仿製,或依金石學著錄的圖形仿製,仿製的玉器既有仿古代琮、璧、璜等玉禮器的,也有仿青銅器皿、古陶瓷器形和紋飾的,還有仿漢唐宋元以來傳世玉器的。 古拙而不失典雅,是乾隆帝對於玉器仿古的基本要求。
除了好古、賞古、玩古,乾隆帝也非常喜歡有意境的“玉圖畫”(即“玉山子”)。 乾隆時期,玉雕工藝水平達到高峰,立體器型大量出現,甚至出現了摹寫山水人物的大型圓雕“玉山子”。 玉工們巧妙地利用玉料原有的形體起伏與色彩豐富的皮殼,碾琢出山林、溪流、樓閣等景緻和人物,將“大禹治水”、“會昌九老”、“秋山行旅”等耳熟能詳的歷史故事或傳世宋元名畫,化為生動鮮活的立體玉雕圖畫,引人入勝。 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桐蔭仕女圖玉山子”系宮內造辦處一位來自蘇州的玉工,利用一塊中心已挖去圓形碗料的籽玉棄料,精心設計,巧雕而成,曾獲得乾隆帝的激賞。
乾隆中晚期,由於回疆的平定,具有伊斯蘭風格的痕都斯坦玉器,開始大量進入宮廷,乾隆帝對“制薄如紙”有著異國情調的痕都斯坦玉器極為喜愛,經常以御制詩讚美其“制絕精巧”,還多次命工匠仿製,痕玉的工藝風格遂波及北京、蘇州等玉作坊,對清中晚期的玉器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有著好古、好異國情調的玉器審美觀的乾隆帝,對於有些被稱為“時樣”、“新樣”的時尚玉器,卻常持排斥態度,如對於全器鏤空、無法盛放香灰的花卉紋香薰之類的玉器,乾隆帝就批評製作的玉工盲目炫耀技巧,全然不考慮香薰的實際功用。 他認為這樣的時新玉器往往工藝繁縟、纖巧、瑣碎,譁眾取寵,貶斥其“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