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虢國玉器上的優美鳳姿


虢國墓地是一處西周至春秋時期的諸侯國公墓,先後經過兩次大規模發掘,出土文物三萬餘件。 尤其是出土的近萬件玉器,種類齊全,玉質優良,造型精緻,紋飾優美,工藝精湛,其價值之高在周代考古中實屬罕見,是我國先秦時期的藝術珍品。 最令人驚嘆的就是虢仲墓(M2009)出土的玉器,數量多達800餘件顆,是繼殷墟婦好墓出土玉器之後的又一驚人發現,成為當時轟動海內外的一大熱點,令許多專家學者感嘆不已。 在這些出土玉器中,有不少鳳鳥形玉器和鳳鳥紋玉器,不僅質地優良,造型優美,而且紋飾華美,做工精細,是虢國玉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鳳鳥紋(形)玉器介紹
鳳鳥形玉器主要集中在佩玉類。
三冠玉鳳(見圖1),高12.9厘米,冠寬3.8厘米,厚0.5厘米。 青玉。 冰青色,局部受沁成黃褐色。 玉質較細膩,微透明。 鳳鳥呈站立狀,釘子喙,圓眼,頭飾三冠,每一支冠末端均分三叉,昂首挺胸,高足有岐齒,翅膀上翹,尾巴下垂。 冠、頸部飾圓圈紋,身飾勾連雲紋。 嘴部一穿孔。 整體像一個身穿燕尾服的紳士昂然挺立,氣勢威武,充滿活力。
玉鳳(見圖2),高3.5厘米、寬4.1厘米、厚0.4厘米。 青玉。 青白色,喙及身體部分受沁有黃褐色斑。 溫潤光潔,半透明。 鳥作昂首站立狀,尖喙內勾,圓眼,長冠后披上卷,尾部豐滿分叉,一部分向後上方捲曲,一小部分向下彎曲,似做“足”用。 身體兩處形成鏤空,身飾卷雲紋。
玉鳳(見圖3、圖4),一對。 青玉。 冰青色,局部受沁有黃褐色斑。 玉質細膩,潤而微透。鳥作昂首俯臥狀,釘子喙,圓眼,縮頸凸胸,長冠后揚上卷,曲爪附地,魚尾形尾下垂。 身飾卷雲紋。 胸部、冠部各有一穿。
玉鳳(見圖5),青白玉。 青白色,局部受沁有黃白色斑。 玉質細膩,溫潤透明。 鳥呈臥姿,頭上揚,尖喙,圓眼,長冠后卷,長尾上卷,曲爪附地,尾下有一小環形鈕,胸部有一小圓穿。 翅、尾、爪陰刻線紋。
鳳鳥紋玉器主要是飾件類。
鳳鳥紋玉柄形器(見圖6、圖7),兩件。 前者高6.7、寬1.7-3.2、厚0.3厘米。 青玉。 色青泛黃,受沁較重。 玉質細膩,微透明。 大致如等腰梯形,扁平條狀,頂部略寬,底部稍斜收,頂與兩側有扉棱。 正背面各飾一組鳳鳥紋。 鳳鳥昂首挺胸,曲冠圓睛,彎嘴勾喙,高足利爪,尾羽向上卷過頭頂後復下垂於胸前。 梯形上邊正中有一穿孔。 後者高9.1、寬2.3、厚1.0厘米。青白玉。 青白色,玉質較好,透明。 平頂,頂下弧形內收,末端有榫。 正背兩面飾側面鳳鳥紋,兩側飾變形蟬紋。 鳳鳥昂首凸胸,長彎勾喙,圓眼,頭頂高冠前傾,尾羽從身後向上翹升,翻過頭頂從前面垂下,端部再捲起。 兩端對鑽通天孔。
兩件器物上的鳳鳥紋上面、脖後、尾羽、爪下等處均採用了西周常用的變形卷雲紋,長弧形線條穿插於上下左右,婉轉流暢,恰到好處,均以勾撤一面坡技法琢出,使鳳鳥紋之形象愈加鮮明奪目。 此種鳳鳥紋傲視天下,惟我獨尊,莊重雄強的姿態,成為周人以“小邦週”取代“大邑商”,贏得天下之精神力量的完美藝術寫照。
鳳鳥紋圓玉飾(見圖8、圖9),一對。 前者直徑 厘米。 青玉。 冰青色,局部受沁呈黃褐色。玉質細膩,透明。 圓形,器中部有小圓穿。 後者長徑 、短徑 厘米。 青白玉。 青白色,局部受沁有黃褐色斑紋。 玉質細膩,透明。 近圓形,中部有一小圓穿,正面鼓起,背面相應內凹。 正背面均飾一側面鳳鳥紋,圓眼,尖嘴,勾喙,身體隨器形彎曲。
雙鳳紋玉飾(見圖10、圖11),一對。 器形、質地、大小、光澤均相同,唯顏色各異,前者為和田白玉,後者為和田青玉。 均為長橢圓形,正面飾紋,以橢圓短徑為中心,兩邊分別飾紋樣相同的風鳥紋,鳳鳥尖嘴,勾喙,圓眼。 背面光素。
二、鳳鳥紋的相 ​​關問題
鳳鳥的形象早在史前仰韶文化時期就出現了,如陝西北首嶺出土的龍鳳紋細頸壺,浙江餘姚河姆渡出土的刻於象牙上的雙鳳紋蝶形器等,都是後來鳳鳥的雛形。 商人信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所以各種鳥紋經常出現在商人的青銅器上。 在殷墟婦好墓中出土了一件玉鳳,十分漂亮,可以說是最早的出現在玉器上的鳳鳥紋,通常認為是商代晚期的作品,但也有專家認為這件玉鳳不是殷商的作品,而是屬於新石器時代石家河文化。 西周時期,因為周文王“敬德保民”,故有鳳來儀,“鳳鳴岐山”,保佑週人興旺起來,最終這個不夠發達的小方國,戰勝了強大的文明程度相當高的殷商。 週人覺得這種差別懸殊的以弱勝強,絕不僅僅是一己之力所能為,一定是上天的意志,而這種幸運,正是源自“鳳鳴岐山”。 所以,週人對鳳鳥有種特殊的情感,特別尊崇鳳鳥,就像尊崇祖靈一般,故在《國語·週語》中記載了“鳳鳴歧山,週之興焉”,且在很多器物上都刻繪了鳳鳥的圖案。 而作為對西周王朝無比忠誠的虢國也不例外,虢國墓地出土的很多青銅器、玉器上常常能見到鳳鳥的形象,上述幾件鳳鳥形(紋)玉器就是玉器中的典型代表。
我國古代傳說中將鳳視為神鳥,是百鳥之王,雄的叫“鳳”,雌的稱“凰”。 在古人的心中,鳳是吉祥之鳥。 《說文》記載:“鳳,神鳥也,天老曰:'鳳之像也,鴻前、鱗後、蛇頸、魚尾、鸛嗓、鴛思、龍文、魚背、燕頷、雞喙,五色備舉。出於東方君子之國,翱翔四海之外,過崑崙,飲砥樸,濯羽弱水,莫宿風穴,見則天下安寧'。”戰國時楚人歇冠子的《歇冠子》也說:“鳳,鶉火之禽,太陽之精也。”並描繪出了“鳳”的基本特徵:鳥類,高大,五彩金,能歌善舞,吉祥安寧,被奉為氏族圖騰。 鳳鳥在帝舜時和周文王時都曾出現,預示著時代的興盛、事業的成功。就連被儒家尊為聖人的孔子,也發出了“鳳鳥不至,河不出圖,洛不出書,吾已矣夫”的千古慨嘆,說明了鳳鳥在古人心目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
虢國墓地出土的這些鳳鳥形(紋)玉器,無論玉質、造型,還是紋飾、做工,都是西周​​晚期玉器的代表之作。 從玉料上看,材質多為優質的和田玉料,質地緻密,溫潤光潔,晶瑩透亮,特別是鳳鳥紋玉柄形器為和田白玉,純淨無暇,給人一種聖潔的感覺。 從造型上看,鳳鳥形玉器造型優美,或氣宇軒昂,或姿態優雅,特別凸現鳳冠,或華麗多齒,或後卷飄逸,喙部由釘子形變得又長又尖,長長的尾羽垂於身後,優美自然;鳳鳥紋玉飾雖為舊玉改造器,但精心保留鳳鳥紋圖案,體現了周人對鳳鳥的深厚情感。 從紋樣上看,週人承繼了商代青銅器之鳥形,而一改前期的質拙寫實,朝著圖案化、裝飾化、藝術化、程式化的方向完成了根本性的轉變。 由武王克商成功而在思想上得到空前解放的西周人,其藝術想像力也實現了空前的昇華。 西周玉人更是用巧妙設計和卓越刀工,將玉飾上的典型的西周鳳鳥紋——彎勾喙,圓眼圓頭,逗號式捲雲紋,“《”形紋,長弧形曲線——既形像生動又特色鮮明地刻畫出來,形象逼真,線條剛勁,簡單明了,主體突出,視覺衝擊力極強,如行雲流水,給人以美的享受。 從工藝上看,雖然勾撤一面坡技法在商代已經出現,但周人將之發揚光大,改進了前期勾不深,撤帶弧度的不足,將一邊陰線作成深細,中間陽線再削窄,另一邊撤線的斜面作成又寬深又平直,使線條陰陽結合,寬窄對比,錯落有致,剛柔相濟,呈現出立體淺浮雕式強烈的裝飾藝術效果,大大優化了線條的形式美感,使玉器紋飾大放異彩,圖像栩栩如生。 這種用“勾撤一面坡”雙陰線來表現長弧形線條以及逗號式捲雲紋,是西周時期玉器紋飾琢制中最具代表性、最有表現力的典型刀法。 上述幾件虢國玉器,即是“特別注重曲線的琢磨,著力營造曲線的審美感”,使窄陰線、細陽線和寬撤線如影隨形,相得益彰,線條圓轉柔麗,婉轉流暢,優美而富有韻律,使得鳳鳥精神抖擻,意氣風發,神采飛揚,妙不可言,充分顯示了西周玉工高超的工藝水平。
三、結論
總之,虢國墓地的鳳鳥形(紋)玉器是其出土玉器中的一朵奇葩,代表了西周晚期的工藝水平,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這些玉器紋飾線紋的形式美,是中國玉器紋飾線形曲線美的真正發端,體現了中國人的傳統審美情趣。 古玉紋飾的曲線美,實質上是與玉的溫潤柔美的審美品性的統一。 西周晚期玉器線紋的重要藝術價值在於開了春秋戰國玉器紋飾的線紋技法及風格的先河,使它們達到形式美的高峰。
劉潔 李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