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5日 星期三

慈禧禦瓷:大雅齋瓷器

新浪收藏

“大雅齋”粉彩荷塘鷺鷥紋缸“大雅齋”粉彩荷塘鷺鷥紋缸“大雅齋”黃地墨彩花鳥圖碗“大雅齋”黃地墨彩花鳥圖碗
“大雅齋”瓷器,得名於口沿上書“大雅齋”三字,屬於堂名款瓷器,是慈禧太后專門為自己設計、燒製的御用瓷。 長期以來,“大雅齋”瓷器珍藏深宮,世人很難一窺真容。
這些濃艷華麗的瓷器,代表了晚清時期的宮廷風尚,也展現了慈禧個人的審美追求和取向。 異樣的奢華,為漸趨衰微的晚清製瓷業平添了一道獨特風景,堪稱晚清最為著名的御窯瓷器。
慈禧禦瓷
文 _王志強 呂埴
“大雅齋”瓷器,得名於口沿上書“大雅齋”三字,屬於堂名款瓷器,是慈禧太后專門為自己設計、燒製的御用瓷。 長期以來,“大雅齋”瓷器珍藏深宮,世人很難一窺真容。
這些濃艷華麗的瓷器,代表了晚清時期的宮廷風尚,也展現了慈禧個人的審美追求和取向。 異樣的奢華,為漸趨衰微的晚清製瓷業平添了一道獨特風景,堪稱晚清最為著名的御窯瓷器。
慈禧其人
提到“大雅齋”瓷器,首先要了解慈禧其人。
慈禧,葉赫那拉氏,滿族鑲藍旗人,生於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 其祖父景瑞當過刑部郎中,父親惠徵當過安徽徽寧池廣太道道台,都是五品官員。 清咸豐帝奕詝登基後,於咸豐元年(1851年)二月第一次挑選八旗秀女,葉赫那拉氏中選,時年16歲,次年五月進宮侍咸豐帝,為蘭貴人,住儲秀宮。 咸豐四年(1854年)封懿嬪;六年(1856年)三月生載淳,晉懿妃;翌年春又晉封懿貴妃。 咸豐帝死後,載淳繼位,懿貴妃被尊為皇太后,詔旨尊稱聖母皇太后,旗籍亦抬入上三旗。 同治元年(1861年)四月上徽號曰慈禧皇太后,以後又累上徽號。 光緒帝死後,慈禧決定立溥儀為嗣皇帝,她自己被尊為太皇太后,次日即死於中南海儀鸞殿,終年74歲。 在清朝二百多年的歷史中,慈禧經歷咸豐、同治、光緒三朝,統治中國近半個世紀之久,是中國近代史上顯赫一時、影響至深的一個重要歷史人物。
慈禧是一個擁有最高統治權力的人,但同時也是一個女人。 在她的一生中,除了朝綱獨攬,除了擅權專政,還有許多作為女性的共通點。 她喜歡花,喜歡聽戲賞景,喜歡華美的服飾,也喜歡精緻的瓷器。
“大雅齋”來由
關於“大雅齋”,清人吳士鑑在《清宮詞》中寫道:“大雅齋中寫折枝,丹青鉤勒仿笙熙。江南供奉雖承旨,不及滇南女畫師。”詩後小注有曰:“內廷如意館畫工,皆蘇州人。光緒間,昆明繆素筠女史嘉惠,工畫花卉,承直二十餘年。每當拈毫染翰,孝欽並坐指示之,眷遇始終不衰。大雅齋,孝欽自署名也。”魏程搏《清宮詞》亦云:“二十餘年侍聖慈,內廷供奉女筌熙。金箋寶篆紅泥印,認得先朝老畫師。”李珍注:“內廷如意館畫工,皆蘇州人。光緒間,昆明繆素筠女史嘉惠,工畫花卉,承直二十餘年。每當拈毫染翰,孝欽並坐指示之,眷遇甚隆。內有大雅齋印,即孝欽自署。”從以上清代詩文及詩注可知,“孝欽”即慈禧太后,“大雅齋”是慈禧自署的齋號,是她寫字作畫的地方。
但“大雅齋”到底位於何處,一直困惑著人們。 後據學者考證,“大雅齋”位於“天地一家春”的西間,而“天地一家春”是圓明園內“九州清晏”中一處建築名稱。 “大雅齋”瓷器,正是為這處建築特別燒造的慈禧專用瓷。 不幸的是,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中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大雅齋”隨“天地一家春”被焚而無存。
“大雅齋”藍地粉彩花鳥圖盤(一對)“大雅齋”藍地粉彩花鳥圖盤(一對)
燒造始末
同治皇帝親政後,並不能完全掌握朝政,為了擁有更多的自由和自主權,他一直在尋找機會讓慈禧退出權力中心。 於是,以感恩皇太后為大清朝所作貢獻為名,下旨重修圓明園,把圓明園闢為慈禧頤養天年之所,以示自己的孝心。 慈禧曾經居住過的“天地一家春”是此次重修工程的重點。
慈禧對於“天地一家春”的重修參與良多,多次召見負責設計的雷氏父子,並對裝飾中用到的各種花卉畫樣給出許多修改意見。 同治十三年(1874年)正月十九日,圓明園正式開工重建。 在圓明園開工重建的兩個月後,內務府傳辦江西九江關燒造一系列的陳設及日用瓷器,並且下發了瓷器的畫樣,在這些畫樣上標有“大雅齋”、“天地一家春”和“永慶長春”的款識。
故宮中留存的畫樣詳細地記錄了燒造“大雅齋”瓷器的釉色、紋飾及器形等方面的規定,現存實物也與之對應。 畫樣中,器形設計和紋飾描繪均出自內廷如意館畫工之手。 晚清如意館畫風多流行工筆花鳥,故而瓷器上的紋飾也多花鳥。 畫樣是統治階級對瓷器生產的直接干預,通過畫樣把統治者的審美情趣,對於自然,對於藝術的理解轉化為一種可以留存的物質載體。 同時,畫樣的回收制度也體現了統治者對於這種物質載體的壟斷性和皇權的不可侵犯性。
清代的御窯廠在咸豐五年(1855年)毀於太平天國的戰火,同治五年(1866年)籌措十三萬兩白銀,在景德鎮復建御窯廠,由九江關監督領其事。 雖恢復重建,但是重建後的御窯廠由於工人的流失,硬件條件的限制,使得這些御用瓷器的燒造困難重重。 還有時間緊迫,燒造數量大等因素,時任江西巡撫的劉坤一不得不上奏肯請延期交付。 直到光緒元年(1875年)、二年(1876年)頭兩批“大雅齋”瓷器才陸續完成。 不過此後,隨著內憂外患的加劇,景德鎮的御窯廠再也沒有燒出第三批“大雅齋”瓷器。
從現存的“大雅齋”瓷器來看,釉面並不十分光滑,多存在氣泡和橘皮紋現象,且在色地與彩繪紋飾之間有明顯的接痕。 “大雅齋”瓷器與雍正、乾隆時期的粉彩瓷器相比,缺少了工藝上的精細度,這與當時御窯廠客觀存在的困難有很大關係。
這些“大雅齋”瓷器的原意,是為重建後的圓明園“天地一家春”內的西間堂室陳設和日用所用。 但彼時,清政府的國庫並不充盈,對內危及半壁江山的太平天國運動剛剛平定,對外在與列強簽署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中,付出了巨大的經濟代價,已無力負擔重修圓明園工程龐大的開支,甚至連修園所需的大型木材都難於購得。 加之朝中大臣的極力反對,圓明園不得不於同治十三年(1874年)七月二十九日被迫停工,慈禧期望重溫當年景象的願望也成為了鏡花水月。 因此,“大雅齋”瓷器轉而入紫禁城專供慈禧在后宮裡使用,並主要集中在長春宮內。
藝術風格
“大雅齋”瓷器燒造於晚清時期,在動蕩的社會環境中,慈禧無暇投入更多的精力去關注瓷器的創新,並且御窯現有的條件連生產原有品質的瓷器都存在困難。 種種因素的限制,使得“大雅齋”瓷器基本沿襲了乾嘉時期御窯瓷器的藝術風格,體現了宮廷的華麗美感。 所有瓷器均為色地彩繪,器形也延續了前朝的樣式,只是在製式上更偏重於秀麗精緻,帶有獨特的女性審美特質。 這種特質的形成與慈禧太后的喜好是分不開的,因為御窯瓷器本身就是君主審美觀念的物化。
可與同時期其他官、民窯器物相比,“大雅齋”瓷器無論在質地和工藝上都較為考究,體現了光緒朝御窯瓷器的最高水平。 “大雅齋”瓷器的藝術風格可以歸納為釉色鮮豔、紋飾精美、器形多樣、款識講究。
釉色
“大雅齋”瓷器地釉的色彩有粉地、藕荷地、淺藕荷地、明黃地、大紅地、藍地、深藍地、淺藍地、翡翠地、豆青地、淺豆青地、淺綠地十二種。 其中以粉地、藕荷地、明黃地、藍地為多。在色地之上繪製有設色的花鳥,也有單一的水墨花鳥。 在設色方面充分汲取了傳統工筆花鳥畫的設色方法。
“大雅齋”瓷器的釉色帶有強烈的情感化、寫意化的特徵,充分利用色彩的對比變化,象徵性地去表達大自然中固有物象的美感。 色彩是表情達意的途徑,為了實現統治階級的情感思維和畫面情節的融合統一,用色不再是拘泥於自然的色彩,而是具備了更多的主觀審美意識的創作。
“大雅齋”綠地墨彩花鳥紋捧盒“大雅齋”綠地墨彩花鳥紋捧盒
“大雅齋”松石綠地粉彩藤蘿花鳥圖橢圓盤“大雅齋”松石綠地粉彩藤蘿花鳥圖橢圓盤
“大雅齋”陳設瓷器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器皿的內部施一層淡綠色釉,此種施釉方法創自乾隆朝,初為仿銅胎畫琺瑯的製作方法。 之後各朝的陳設用瓷均有仿製,只是內部施釉厚薄不均,且無細小的紋路,這也是晚清粉彩陳設瓷的特點之一。
“大雅齋”瓷器充分錶現了粉彩的裝飾性,整體的色彩搭配充滿了柔美的女性特徵。 花卉、蟲鳥的配色取自自然又不是完全地模仿複製,只是提取了自然中的精髓。 “設色不以深淺為難,難於彩色相和,和則神氣生動,否則形跡宛然”,“大雅齋”瓷器同一件器皿上常常出現四到五種顏色的搭配,但是色與色之間​​和諧的搭配,卻創造出別樣的韻味。 時而是清新雅緻的文人情調,時而是靜穆深沉的貴族之氣,都顯現出“大雅齋”瓷器的藝術質感。
紋飾
“大雅齋”瓷器紋飾精美,以色地黑線雙勾花者最多,很有新意。 紋飾描繪有藤蘿花鳥、藤羅月季花、藤羅蝴蝶、蓮塘荷花、鷺鷥蓮花、梔子桃花、葡萄花鳥、荷花蜻蜓、喜鵲登梅、牡丹花、牽牛花、桃花、紫藤花、萱花、繡球等。 “大雅齋”瓷器的紋飾告別了傳統官窯常見的龍鳳題材,代之為各式花卉、禽鳥,氣息雋雅,意境清新。 所勾畫出的花團錦簇、鳥鳴蝶舞的瓷上花鳥世界,是慈禧太后對於自然的一種美好嚮往。
由於慈禧生平酷愛花卉,所以“大雅齋”瓷器上自然也以花卉紋飾為最。 然而,“大雅齋”瓷器的紋飾已經不是選取單一的花卉主題去表達了,而是幾種花卉共同組合成富有像徵意義的複合主題。 畫面構圖不追求多層次疊加,只是選取自然中的一個場景,經過宮廷畫師的審美想像,創造出一種兼工帶寫的繪畫風格,呈現了柔美嬌媚、清新淡雅的女性氣質。
宮廷造辦處下發畫樣時,並不是每一種器形都附帶小樣,所以景德鎮御窯廠的畫工要根據瓷器造型的不同特點,在不改變畫樣主要佈局及紋飾的基礎上對構圖做少許的改動。 本來,畫樣上的紋飾是以大件器為模板繪製的展開圖,而同樣的紋飾在小件器形上就無法原樣複製,只能選擇主要的花卉圖案根據具體的器形進行再次構圖。
紋飾與釉色、器形等的完美結合才能誕生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但是,同治朝的御窯廠在經歷過戰火後,畫工的瓷繪水準也較盛世時期有所下降。 對比“大雅齋”瓷器的畫樣和成瓷,不難發現,繪製於瓷上的紋飾多了些裝飾的圖案感,少了些紙上紋飾的氣韻流動,。
器形
“大雅齋”瓷器在器形選擇上並無太多大件器皿,多是秀麗小巧的器皿,突出了慈禧太后的女性專用標識。 概言之,主要有如下兩個特點:
一、品種十分豐富,多日用瓷。 “大雅齋”瓷器是為慈禧太后專門燒製的堂名款瓷器,準備燒成後在大雅齋中使用的,故而其品種十分豐富,涵蓋了陳設和日用的多種器形。 其中陳設用瓷有:花盆、盆奩、魚缸、花瓶。 還有高足碗、高足盤等供器器形。 日用瓷有如下幾種:碗(因尺寸不同分為海碗、大碗、中碗、懷碗)、盤(分為九寸盤、七寸盤、五寸碟、三寸碟)、茶碗、蓋碗、渣斗、圓盒子、長靶羹匙。 其中渣斗的造型尤其小巧,高大約在8 厘米左右,口徑9 厘米,便於隨身使用。
二、花盆的款式眾多。 在“大雅齋”瓷器中,花盆的燒造量也很大。 花盆除了大小型號的區別外,還有器形上的差異,包括正四方形花盆、長方形花盆、八角花盆、扇形花盆、銀錠式花盆、梅花式花盆、圓花盆等,形制多樣。 有的花盆底部出於功能性考量,帶有滲水透氣孔。 燒造如此多的花盆和慈禧太后對花的喜愛是分不開的。 清代自雍正帝之後,皇室貴族的生活偏於享受園林美景帶來的清新雅緻。 在煩亂的朝廷人事傾軋中,皇室貴族藉由花草來放鬆和轉移緊張的心情。 慈禧則更不例外,在宮中的御花園裡遍植奇花異草,“大雅齋”瓷器中花盆數量的眾多也是這種生活風尚在器物上的顯現。
款識
“大雅齋”瓷器口沿處有“大雅齋”三字橫款,右邊多用紅彩圖章款“天地一家春”。 對於里外均繪製粉彩紋樣的碗盤類器物,在內壁的口沿處書“大雅齋”及“天地一家春”,而內裡施白釉或綠釉無紋飾的器物,則在外壁口沿處書寫二款。 橢圓形的“天地一家春”篆體閒印章的印紋文字排列有兩種方法,一種是雙排法,“天地一”三字居右側,“家春”二字居左側。 另一種被稱為“頂天立地”法,即“天”與“地”二字上下分佈,中間空白部分是“一家春”三字。 其中“一家”列右側,“春”獨自撐起左側。 款字的外圍是海水雙龍戲珠圖案。
“大雅齋”松石綠地粉彩藤蘿花鳥圖渣斗“大雅齋”松石綠地粉彩藤蘿花鳥圖渣斗
“大雅齋”松石綠地粉彩仙芝壽桃圖大缸(一對)“大雅齋”松石綠地粉彩仙芝壽桃圖大缸(一對)
除了少部分高足盤碗類的器物,“大雅齋”瓷器大部分器底都用紅彩書寫有“永慶長春”四字楷款,但並不是所有書寫“永慶長春”款的瓷器都書寫“大雅齋”、“天地一家春”款。 “永慶長春”為四字吉言款,寓意了慈禧太后希望自己永葆青春的美好願望。
需要指出的是,就款識而言,廣義上的“大雅齋”瓷器應包括“大雅齋”、“天地一家春”和“永慶長春”其中任意一種題款,或其中兩款或三款的組合形式以及個別製作、裝飾藝術風格相近的無款器物。 像“大雅齋”瓷器這樣一器三款的,在中國製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
“大雅齋”瓷器屬於堂名款瓷器,但在清代的女性中,無論是貴為后宮之主的皇后,還是各個貴妃、福晉,使用的瓷器都無如此的專屬標識。 慈禧之所以能享此特權,是緣於同治十三年(1874年)後,整個國家的權力都已經歸在她的手中。 “大雅齋”是堂號,同時也是慈禧個人審美情趣的象徵,在處理朝政之餘,她舞文弄墨、寫詩作畫,“大雅齋”正好契合了她對於“藝術”的追求。
來源:《藝術品鑑》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