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8日 星期六

皇帝也造假字畫 精品偽作亦有藝術價值


圖片資料 圖片資料
藝術品市場熱錢湧動,2011年春拍成交額創下歷史新高,比2010年秋拍增長了20%.伴隨成交額的步步高陞,「新出爐」的假字畫也紛紛浮出 水面,甚至有研究者悲觀估計,市場上真品和贗品的比例大概是二比八.高度成熟的制假(製造贗品)、造勢(宣傳炒作)、拍假(拍賣贗品)、假鑑(出具虛假鑑 定書)、護假(為贗品辯護)的完整鏈條大行其道.
自古至今,「真」與「假」的問題與字畫交易形影相伴,業內人士疾呼「打假」,但並沒有否定古代字畫中精品偽作的藝術價值.
皇帝也造假字畫
溯本求源,歷史上許多皇帝最早推動了書畫贗品的生產.
假字畫,又稱偽作或贗品,即非書畫家本人實際創作,而被人謊稱是其所作,署其姓名或採用其他方式表明其身份的美術作品.根據假畫製作方式,造假一般分為摹 、臨、仿、造等四種形式.
王羲之「蘭亭序」就是名作仿製的一個典型案例.
《蘭亭序》是東晉右軍將軍王羲之51歲時的神來之筆,據說當時王羲之臨崇山峻嶺、茂林修竹和清流急湍,乘酒興方酣,用蠶繭紙、鼠須筆疾書此序, 通篇28行,324字,有重複者,皆變化不一,精美絕倫,被宋代書法大家米芾稱為「中國行書第一帖」.傳說王羲之之後也曾再書《蘭亭序》,但均遜於原作.
《蘭亭序》原稿一直為王羲之視為傳家之寶,為王氏後代收藏,傳至第七代時被唐太宗李世民「騙」入朝廷.唐太宗得《蘭亭序》後,對王羲之書法推崇 備至,敕令侍臣趙模、馮承素等人精心複製摹本.他將這些摹本或石刻摹搨本分賜皇族寵臣,當時這種「下真跡一等」的摹本亦「洛陽紙貴」.
此外,還有歐陽詢、褚遂良、虞世南等名家的臨本傳世,而原跡,據說在唐太宗死時作為殉葬品永絕於世.而今人看到的是蘭亭序的「唐人五大摹本」, 從不同層面表現了「天下第一行書」的神韻,是後世蘭亭兩大體系的鼻祖:一是以虞本、褚本、馮本、黃絹本為宗的貼學體系;一是以歐陽詢的定武本為宗的碑學體 系.這兩大體系並行於世,孕育了後世無數書法大家.唐人五大摹本曾被收入清乾隆內府,後流散四方,虞本、褚本、馮本現藏於北京故宮(微博)博物院,黃絹 本、定武本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
有研究者認為,唐太宗發起的蘭亭「唐人五大摹本」,既以摹家名義傳世,不應界定為真正意義上的「假字畫」,而北宋徽宗趙佶開設的「皇家畫院」則 批量生產了諸多臨摹畫作.宮廷畫院始於五代,盛於兩宋.這位書畫皇帝開創了瘦金體書法,還為畫院制定了完整制度,形成了精緻華麗的「院體」風格.在繪畫學 習中,宋徽宗十分重視古人「格法」,他命人每旬將宮廷收藏的兩幅名畫押送到畫院供大家臨摹學習,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的黃居采的《蘆雁圖》就是在「傳移摹 寫」下產生的精品摹本.
「蘇州片」的是是非非
隨著明清經濟的發展,民間藝術市場日趨繁榮,民間以盈利為目的的書畫偽作大量出現,書畫偽造技藝也越來越高,最終在一些地方形成造假「產業群」,「蘇州片」成為贗品製造的「典範」.
「蘇州片」起自明代吳門畫派的興盛和當地經濟的繁榮,有錢人附庸風雅,慕名購畫,因而出現許多畫匠專以製作假畫為生.為了提高造假的專業水平, 他們開始分工合作,或專攻書畫,或專攻印章,或專攻樹木,或專攻山石,最終形成書畫名作的複製行業.他們生產的複製畫,後被稱為「蘇州片」.蘇州片數量 多,流傳範圍廣,全國各地的博物館都有收藏,許多還流傳海外.其中有些精品還騙過了皇帝,被鈐上「乾隆御覽之寶」、「嘉慶御覽之寶」等皇家收藏印璽.
「近水樓臺先得月」,有些蘇州片就出自名家的後代親友及弟子之手,如王淶仿好友沈周的畫,吳三江仿其外祖父祝允明的字,蘇州專諸巷欽氏父子兄 弟,專門偽造宋元以來的大家書畫,從徽宗趙佶、李公麟、董源、郭熙、范寬、劉松年、馬遠、夏硅、錢選 、王冕到黃公望、王蒙、倪瓚、吳鎮等「元四家」,長卷短幅,量大面廣,人稱「欽家樣」.
「老貨」不同於「新貨」.時下蘇州片仍在各種交易市場頻頻現身,幾可亂真又絕非真跡.有專家認為,這些摹品臨摹技藝高超,一切遵照原作,不露模仿痕跡,不能簡單地等同於現在的高仿工藝.
專家認為,從古至今,在文物鑑定過程中,許多「精品」偽作的價值往往不亞於真跡,從文物保護的角度看,歲月無情,紙絹壽命大約千餘年,保存得再好,也會自然消失,這些亂真的複製品可在最大程度上傳承文物原件的文化信息.
據介紹,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顧愷之《洛神賦圖》卷,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唐寅《溪山魚隱圖》卷,以及遼寧省博物館的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卷,或是宋代摹本,或是師友代筆之作,皆屬假畫,卻都成為博物館鎮館之寶.(《中國證券報(微博)》蕭薔)


來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