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3日 星期一

八仙過海玉山子賞析


八仙過玉山  八仙過玉山
張明華
玉山亦即山子,是中國古玉發展到清代才出現的新品種,它是以整玉通體雕成以山為主體的風景擺件.小的可以作為几案桌臺上的裝飾,大的可以著地放 置.存世的山子絕大多數是小器,刻琢的題材大都為山水名勝,或以有出處的名畫、名家的名句意境為藍本.如故宮(微博)藏《大禹治水圖》玉山,就是以宋本 《大禹治水圖》在新疆米勒塔山玉上起稿刻成的,描繪的是在夏禹的領導下人們在瀑布急湧的險峻山嶺上,披星戴月鑿山石、刨沙礫艱難治水的場景.《會昌九老 圖》玉山取材於宋代畫家李公麟的名作《會昌九老圖》,刻畫了白居易與胡杲、吉皎、鄭據、劉真、盧真、張渾、李元爽、釋如滿等九位老人,相聚洛陽履道坊白居 易居所歡聚,並舉行「尚齒之會」的情形.
玉山的琢刻工藝相對手把件、佩掛件粗獷,玉料也不會選用很精細優質的,許多玉材上的天然綹裂甚至不加修飾,直接巧借為玉山上的圖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以往大器僅見於皇家.
然而,最近筆者應朋友的邀約,到吳江盛澤鎮憩息,意外地在一藏家家裡發現一件大型晚清玉山.高98釐米、寬115釐米,重約千斤.全器蒼松翠 柏,亭閣隱約,山巒層疊,云遮霧障,氣勢磅礴,精美之極.器表沉穩潤澤的百餘年包漿,更讓它神秘誘人,讓觀者欲罷不能.整器佈局豐滿,輪廓虯曲靈動,若一 躍海神龍.壬辰年見之,尤顯緣巧意滿彌足珍貴.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其用材竟來自南鄰緬甸,屬於翡翠與輝石質的過渡類型(已作測定),民間亦有稱亞類翡翠或翡 翠的.此器質地雖非頂級,但僅倚其量重體大就足以震撼玉界.
細細鑑賞,發現在山道上,樓閣旁,綠蔭下雕有幾個人物,有的高舉玉版,有的橫握竹笛,有的手執蕉扇,有的倒騎毛驢……顯然是八仙.人們熟悉的八 仙都與「八仙過海」的故事連在一起,而今居然是「山上八仙」,出乎意料讓人不知所云.經檢索,原來,這件玉雕反映的竟是當年三月初三八仙渡海訪友之前,在 去蓬萊閣的路上,被蔚陽山上的美景所吸引駐足一飽山光水色的場景.據說就在八仙三三兩兩聚攏之後,呂洞賓興致勃勃,脫下道袍蒙在一方大青石頭上,施展法術 變出酒席,眾仙席地而坐,一邊欣賞山景,一邊交杯換盞暢飲起來,不一會兒都有了醉意.鐵枴李倚著寶葫蘆,醉眼迷離地說:「此番過海訪友,諸位只須躺在我這 寶葫蘆上,忽忽悠悠,一會兒就過去了……」張果老瞪著醉眼,不服氣地說:「誰稀罕你那破葫蘆,俺倒騎著毛驢,一拍驢腚,噢的一聲就過去了.」其他幾位也紛 紛誇耀自己的能耐.看看吵不出個結果來,漢鐘離腆著個大肚子說:「今日過海,大家還是各施法力,請太上老君前來評判.誰的能耐大,到時自有分曉.」於是, 呂洞賓雙目微合,默運神功,化作一道金光,直上雲霄,請來了太上老君.八仙收拾起趔趄的醉態,肅立恭迎.呂洞賓上前躬身稟道:「師祖,小徒等有一事難決, 煩勞聖駕.」接著便把比試法力的事說了.太上老君聽後,略作沉吟,說道:「渡水之術乃區區小技,何足道哉!爾等修行之人,怎可輕起爭雄好勝之心?」眾仙聽 後,個個面有愧色.老君又道:「隨緣行善,廣佈福澤,乃修道正途.此地風光秀麗,爾等何不施展各自法術,為凡間造福?」眾仙頓時大悟,一齊上前謝恩.隨 後,各顯神通每人造一座山峰,由此蔚陽山亦以「會仙山」而著名.據說蔚陽山山門前至今還有兩塊龍頭巨碑,銘記了這個故事.蔚陽山綿延九峰,如巨龍騰舞,因 此,也有稱「九節青龍山」者.頭峰以北有一小丘,圓形孤立,謂之珠山,吻合「九龍戲珠」之局,古人因有「九龍直下一珠懸」之詩句.有趣的是這件翡翠山子上 山巒起伏恰有八九峰,與民間傳說十分契合,顯而易見,我們的祖先以精湛的玉雕工藝,為世人留下了一件佳話永恆的文物.
清代玉器以蘇州、揚州工著稱,皇宮造辦處也有專為皇家刻玉的工匠.蘇州工的特點是精、小、細、巧的民間風習,皇家凸顯稀少、優質、豪華及反映權威禮儀的風格,山子之類的大型玉器、重大題材基本由揚州玉工完成.如果不出意外,如此大器也應該是揚州玉工的傑作.


來源:新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