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揭開慈禧太后座便器的神秘面紗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那個年代,「老佛爺」及妃子、格格們如何上廁所?使用什麼樣的便器?那時候的宮廷如廁家具何等面目?下面就將揭開它神秘的面紗.
  慈禧太后的座便器
  ——明清皇宮便具與手紙
  紫禁城明清兩代皇宮內,上至皇帝、后妃,下迄宮女太監,侍衛人員,以及盛大典禮和平日上朝拜見的王公大臣,人數眾多,在哪裡解大小便?糞便又如 何處理?有關記載不多,但我們還是通過文獻的零星記載及清宮藏的便器實物,多少能夠窺視皇宮大內除溷的大致情況來.據李詡《戒庵漫筆》和李伯元《南亭筆 記》記載,明清皇宮「宮人多用糞車,每月初四、十四、二十四,以空車擁入一換.」雖只寥寥數語,一帶而過,已能略見端倪.
  另據明•劉若愚《酌中志》記載,在干清門圍墻之內,左右廊廡之間朝南半間房,曰「東夾墻」和「西夾墻」處,「皆宮眷、內官便溺之所」.另外,隆 宗門外慈寧宮東小門內有北司房,即文書房;再南是司禮監掌管處,「即兩班四撥寫字所居也,亦有茅房、木桶,為便溺之所」,也稱之為「西茅」.看來,所謂 「便溺之所」、「西茅」等,即是明宮內廷所設置的廁所.在廁所宮墻之外,有宮內監「凈軍」值班,隨時打掃衛生.於每月初四、十四、二十四日,開玄武門(即 神武門)及各小門,「放夫匠及打掃凈軍抬運堆積冀壤」.
  明宮內使用的衛生紙(俗稻草紙),由寶鈔司(其址在紫禁城西華門外南花園)負責製造.寶鈔司左臨河,後倚河,專有泡稻草池,有作坊七十二房.草 紙「豎不足二尺,闊不足三尺,各用廉抄成一張,即以獨輪小車,運至平地曬乾,類總入庫.每歲進宮中,備宮人使用.」這類供宮人使用的草紙,較粗糙,而「大 內供御溷廁所用,乃以川中貢野蠶所吐成繭,織以成帛,大僅如紙.每供御用之物,即便棄擲.」(明謝肇制《五雜俎》)至晚明時期,皇帝所用的衛生草紙,一是 「惟市買杭州好草紙用之」;二是專由「內宮監紙房抄造,淡黃色,綿軟細厚,裁方可三寸餘,進交管凈近侍收」,而非寶鈔司造也.
  清宮中茅廁則主要採用便器的形式,存放便具的處所稱為「凈房」.解大溲時,盆內盛炭灰,解完後用炭灰蓋嚴;解小溲不用炭灰,解完倒進恭桶裡,用 蓋蓋好.每天由小太監清理後,將便盆刷洗干凈.皇帝、后妃們專用的便器稱為「官房」,並有專門的太監保管,若需要時則令太監或宮女傳「官房」;平時不放在 寢宮內.其他下等人用的便具稱「便盆」.
  官房有長方和橢圓兩種形式,用木、錫或瓷製成.木製大都鑲安錫裡,形如抽屜,外有木框,框上開橢圓形口,周圍輔以軟襯,口上有蓋;便屜可以拉 出.這種便具多為帝后所專用.據金易《宮女談往錄》介紹,慈禧大後所用的官房是用檀香木做成,外表雕成大壁虎,四爪抓地,成為官房的四條腿;壁虎的肚子鼓 鼓的,為宮房的盆屜;尾巴捲起,尾梢折回和尾根相交形成「8」字形,為官房的後把手;壁虎下頷稍稍鼓起,可以托住,為前把手.壁虎嘴微張,口內銜手紙.兩 眼鑲寶石.壁虎脊背即官房口,橢圓形.上有蓋,正中臥一條螭虎,作為提手.使用時,打開蓋子,坐在上面.官房內放些干松香木細末,便物下墜後,立即陷入香 木末裡.
  次一等的木質錫裡便具,結構大體相同,沒什麼裝飾.現在故宮內還藏有一個,長61.5釐米、寬31釐米、高31釐米;下有3.5釐米高的腿足, 上平面開出長35釐米、寬18.5釐米的橢圓形洞口;靠前端堵頭開方口,裝一具寬 21.5釐米、高15釐米、長58.5釐米的抽屜;抽屜內鑲安錫皮裡.此器木質不重,可能是香楠木,外罩柿紅油.
  還有盆式「官房」,以錫質居多.常見的為橢圓形,大小不等.盆上有木蓋,蓋正中安銀錠形鈕.有的還在裡口沿下鑲一圈帶槽錫條.盆的一頭開出與槽 口平行的扁口,另用一塊錫板隨盆內形狀做成橢圓形抽拉蓋,蓋的一頭安拉環,使用時可以從盆外將蓋板拉出.用後插上錫蓋,再將上口木蓋蓋好,可以減少在搬運 過程中因顛簸震動而造成的臟物外溢.使用這種便盆,還要配有便凳,亦稱「恭凳」、「茅凳」.便凳四足與常用坐凳無異,只是較矮.坐面開橢圓形口,有的把坐 面前邊開通,便盆可以從凳前腿間放入凳下.還有一種圓形夜壺,高 11.6釐米,也屬於錫金屬製品,口上附蓋,側處有提梁,外面包一層黃色錦緞.質地精細,做工考究.
  據金易《宮女談往錄》講,西太后的專用官房有人專管.老太后—說傳官房,幾個宮女就分頭準備.一個去傳喚管官房的太監,一個去拿鋪墊,一個去拿 手紙.管官房太監須終日值班伺候,所以宮女去叫,點首即來.官房用繡著云龍的黃布套裹著,由太監頂在頭上,送至寢宮門外.請跪安後,打開黃龍布套,取出官 房,由宮女捧進寢宮裡的凈房(寢室凈房,設在臥室床的右側,明面裝一扇或兩扇小門兒,裡面是一個不足一米寬的死夾道兒,專為解便之用).這時,另一個宮女 已取來油布,鋪在凈房地上,將官房放在油布上.又一宮女拿來手紙,放進壁虎(即壁虎官房)嘴裡.待太后恭事完畢,仍由宮女將官房捧出寢宮,管官房太監雙手 接過官房,仍用黃龍套包好,舉到頭上頂出去.清除臟物後,重新擦抹乾凈,再填充香木細末放好,以備下次再用.
  另據清史專家孟森《記陶蘭泉談清孝欽時事二則》一文記載,光褚二十九年(1903年)慈禧太后坐火車謁西陵,商務大臣盛宣懷和北洋大臣袁世凱為 討好西太后,不僅搶修了京廬鐵路,使其和廬(盧溝橋)漢(漢口)鐵路相接,還特製了專用龍車.龍車內安置了舒適的臥室,在臥室床側另闢一門,門裡是街生 間,備有「如意桶」,即便溺器.桶外以宮絨緞為套,如同繡墩.這在當時可算是登峰造極的高級衛生設備.
  慈禧太后所用草紙,是細軟的白棉紙,宮女們要先將一大張白棉紙分開裁好,然後把紙噴得發潮發蔫以後,墊上濕布,用熱熨斗熨兩遍,把紙毛熨倒.不帶毛的紙發滑,而帶毛的紙又發澀,只有把紙毛熨倒了的紙最好用.折迭好後隨時備用.
  據清宮陳姓老宮監講,光褚皇帝居養心殿時,「便所在寢宮套殿.小便用錫夜壹,大便用腰圓盆,或磁或錫或木盆.有蹲足架盆,用時內墊以紙,大便用 紙,即用揉過去硝之裱心紙」.還有老宮監回憶,「娘娘行便溺之盆,木匣盛著,外付布套.便溺不出寢宮,完畢後木盆在下屋洗涮,凡太監不能近事,均由下屋女 子承當」.上面談到的幾種便器,除磁便壺故宮博物院沒有外,其餘均有收藏.
  宮中后妃、嬪等主位眾多,分居各宮,各處成千的宮女、太監也要有存放便溺用具的埸所.這個場所,宮裡稱之為凈房,常設在各宮院配房之後的小屋 內.凈房內備有恭桶、茅凳、便盆、灰槽等.每次恭後,都要將便溺處理好,蓋好蓋子,將便盆擦抹乾凈,放於茅凳之下,以供後來者使用.通常情況,在緊靠凈房 不遠,還另設一屋,內設板床、櫃櫥等物,是專為主子傳喚官房的太監值班室,也稱為「凈房」.這從清代檔案記載中可以得到證實.據《三海各殿座添做、改做、 裝修床張等項做法清冊》載:「光緒二十六年正月初四日傳:迎祥館後添蓋木板棚凈房一座,見方八尺,起脊,兩山掛博縫,前簷夾門窗,木坎墻代風門一槽.新樣 城磚底盤,寬八寸,屋內尺二方磚地面.前簷新樣城磚接腳.上頂挽灰泥背一層,青灰背二層.板棚外皮並外簷裝修油飾柿紅油.屋內茅橙兩個,大灰槽二個.」 「東群房內添做掛面床一分,面寬一丈零二寸,進深四尺九寸五分,高一尺五寸五分.櫃櫥一張,高二尺七寸,寬三尺,深一尺七寸,油黃油.大灰槽二個,見方一 尺四寸.小灰槽十二個,見方九寸.俱油朱紅油.檥子、枴子、御前巴掌各三分,油紅硍朱油.六腿盆架二個.小板橙六個.茅橙二個.」
  依筆者分析,床是供值班太監休息用的,櫃櫥是存放零用雜物的,灰槽是盛炭灰以供清除贓物和擦抹便具時用的,檥子、枴子、御前巴掌是凈房內常用的 工具.這些凈房分佈在皇宮內各個角落.《圓明園堂諭司諭檔》同治十三年四月十八日一份承恩堂改建工程的諭旨,有「東西凈房二間撤去,著照轉角房加高」的記 載.可知每個院落設兩處凈房.由此證明,宮內太監、宮女等解溲是男女分開的.
  末代皇帝溥儀被逐出宮,故宮博物院成立之後,這些便溺用具多被清理出去,留下的空屋子與其他屋子沒有什麼區別,這樣就給後人留下明清宮中沒有廁所的疑問.實際上,明
  清宮中的「便溺之所」「凈房」,就是廁所的代名詞兒.(載於《中國紅木古典家具》雜誌2012年第四期,作者:胡德生)


來源:新浪收藏